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神醫如傾最新章節。

    容奇的聲音都帶著激憤,整個人都在顫抖。

    “可我無能,什么都做不了,為了茍且偷生,甚至我還必須減少存在感,他能對外殘忍,憑什么你們以為他能對你們寬容?在南坊的心中,只有利益,并無其他,任何人他都可以利用。”

    他是個心狠手辣,沒有感情的人。

    南家的眾人全都渾身冰涼,如若只是容奇如此之言,他們不會放在心上,即使是死,也不會懷疑家主……

    可那些靈魂,全都散了啊!

    那是魂飛魄散,斷絕了他們投胎轉世的機會!

    家主他……怎能做到如此殘忍的地步?

    “飛魚長老,我們現在如何是好?靈魂牌在家主手上,我們逃也逃不掉。”

    若是他們能活著回去,對南家還有些用處,家主必然會好好對他。

    可……家主都做著讓他們送死的準備了,他們還怎能回去?

    “我不想死,我更不想魂飛魄散……”

    有一名壯漢更是痛哭出聲。

    世上無人不怕死,更何況,還是……魂飛魄散,死的極其殘忍。

    風如傾面無表情,神色冷淡,她涼颼颼的目光盯著那群人,眼底的殺意不減。

    “傾兒……”南弦清冷的眸光再看向風如傾之際,化為了溫暖的光,“你沒事了?”

    “嗯。”

    風如傾淡淡的道:“剛才誰弄死了我的靈獸,讓他們陪葬,其他人,全都讓小鍋化為奴隸!”

    不管南家的這些人有什么原因,殺了她的靈獸是事實,就算奴隸她都不想用。

    沒有殺過她靈獸的,那就一輩子供她的靈獸驅使。

    容奇慌了,從天空撲了下來,飛向了風如傾,就差抱住她的大腿痛哭流涕。

    “風姑娘,我不是他們的人,我是叛徒,我想中途跑了的,沒能跑掉才跟著過來,我全程都在渾水摸魚,我所言都是真的!”

    風如傾:“……”

    第一次有人當叛徒當的如此清新脫俗。

    “我不喜歡叛徒,誰能保證以后你不背叛我?還是宰了。”

    “風姑娘,我不是南坊的人,南坊好像控制了我家老家主,我是忍辱偷生才能活到今天,你不能把我宰了,你若是把我宰了,我就無法看到老家主康復,再也見不得我家小姐了……”

    南家的……小姐?

    風如傾想到了花豹曾經的那些話,頓了頓,問道:“南家的那位小姐,不是被南家家主趕出去了嗎?”

    “趕出去,不可能!”容奇激動的跳了起來,“老家主對小姐失而復得,視為掌上明珠!即使小姐當真忤逆不孝,他也舍不得敢她走,對家主而言,小姐做什么都能原諒……”

    “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

    風如傾目光微沉,出聲問道。

    容奇老淚縱橫,可憐兮兮的:“我家小姐名為南素衣。”

    南素衣……

    這幾個字,如同一記重棒,狠狠的砸在了風如傾的心頭,讓她剛平息下去的怒火猛地升了起來。

    “南家那些狗賊,全部該死!”

    容奇懵了,他這是說錯了什么?為何感覺這風姑娘更動怒了……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神醫如傾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