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農女有田超給力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最最有眼光的男子

    “相公,你是這人世間最最有眼光的男子了,不接受反駁。”白瑾梨故作嚴肅的開口。

    “……”林沉淵。

    “你怎么不說話?是不是覺得我夸得太形象了,一時間被我的才華所折服了?哈哈哈!”

    “娘子,我覺得,你也是這世間最最臉皮厚的我娘子了,不接受反駁。”

    “林沉淵!你這話什么意思!你居然說我臉皮厚!”

    白瑾梨冷哼一聲,伸手朝著林沉淵的胳膊上掐去。

    “嘶,疼。”林沉淵倒吸了一口氣。

    “啊?真的假的?我太用力了不成?哪里疼?不然我給你揉揉?”

    “我的渾身都不舒服,等吃完飯后回了屋子,你慢慢幫我揉。”

    “林沉淵,你是不是皮癢!!!”

    “娘子莫要氣壞了身子。方才去買菜的路上,我跟二哥說起白茉莉的事情了。”

    “我二哥他怎么說?”白瑾梨聽到這里,也收起了方才的玩鬧之心。

    “他說知道了,都是造化。”

    “誒!你說我二哥這會兒會不會很難過,一個人偷偷在心里落淚的?”

    “不知。”

    “白小明最近如何?他……有沒有改變?”白瑾梨繼續問道。

    “一直在幫朝廷干活挖礦,我有派人去試著接觸他,他的確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嗯?哪里不一樣了?”

    “……”

    沈青翰是下雪天的前一天回到家里來的。

    因為最近天冷了,他擔心他娘一個人在家凍著,便在書院的附近租了一個宅子,打算將他娘接過去住。

    馬上就要春闈了,這場考試對他來說,特別的重要。

    尤其是當他聽到白瑾梨的大哥跟相公都被封了官,來年要去京城里生活的消息之后。

    他更是暗自給自己定下了目標,一定要在春闈上有所表現,努力的考上進士才行。

    只有考上了進士,他才有資格進行接下來的廷試。

    才有以后在京城里生活的資本。

    當然,他想進京是身為一個學子的期盼,僅此而已!

    科舉之路漫漫又艱辛,大浪淘沙,但是他不會放棄的,他會一直努力!

    前一天跟他娘商量完后,他娘倒是同意了,只是有些舍不得家里,便在家里收拾東西墨跡了一天。

    原本今天是打算走的,但是前一天夜里就開始落雪,外面的雪太大,他只能等雪停了在走了。

    哪知剛打開門往外面看,就看到了白瑾梨跟林沉淵相處的那一幕。

    她言笑晏晏,他溫和點頭。

    他們嬉笑說話,舉止親密,看起來十分恩愛。

    可是不知道為何,他卻覺得心底深處有些酸澀。

    那種重要東西失去了很久,好不容易被他強制遺忘塵封的一些心緒又不聽話的飄了上來。

    他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手放在腰間,腰間的口袋里,有他珍藏的包裹的很嚴實的那張紙。

    嗯,他沒有想太多,只是在祝福。

    對,祝福白瑾梨而已。

    他要讓自己時刻都記住,他跟白瑾梨之間,甚至連朋友都不是。

    唯一有的,只是他欠她的一些幫助。

    等日后白瑾梨若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他一定不顧一切的去幫她。

    等幫完之后,他們之間便不會再有任何的瓜葛跟聯系了。

    “青翰,你站在門口做什么?凍死了,快回來。”屋子里響起他娘關切的聲音。

    “嗯,好。”沈青翰點頭,回家關上了門。

    至于方才開門的初衷,他已經記不起來了。

    ————

    剛回到家,就聽到李婆子的聲音傳入耳中。

    “梨子,沉淵,你們回來了?快進來!”

    “哇,火鍋都準備好了啊,太好了。”白瑾梨看了客廳沙發前的桌子上放的那些東西,瞬間流起了口水。

    跑了這一趟之后再回來,好餓啊。

    火鍋的鍋底是她上一次專門熬制成的,家里還有很多。

    只不過今天林沉淵他們買了很多肉,若是要涮肉片的話,還是暫時先不加底料比較好。

    “是不是餓了?快過來吃飯,就等你們兩人了。”

    “好,我們先去洗個手,馬上過來。”白瑾梨看著林沉淵放下藥箱后,又脫下披風,換了鞋子,一起去洗手間洗了手。

    圍坐在一起開始吃飯的時候,李婆子免不了問起了馬氏到底是什么情況。

    與此同時,她還夾起一根剛從鍋里涮過的油條放在了白天奇的碗里。

    白天奇不可思議的抬頭看了李婆子一眼:“!!!”

    這是天上下紅雨了還是怎么著?平日里偏愛小妹的親娘竟然給他碗里夾吃的?

    總感覺好像是在做夢,于是白天奇掐了自己一把。

    不疼,嗯,看來是真的在做夢。

    就在這時,旁邊的白天意忍不住嘶了一聲,看著白天奇問他。

    “二弟,你……你掐我干什么?”

    “……”白瑾梨等人停止吃飯的動作,抬頭去看他們。

    “哦,沒事,呵呵,手方才瓢了,對不起啊大哥。”白天奇連忙開口道歉。

    看來,竟然是真的!

    “天奇,你莫不是被凍傻腦子了?還不趕緊吃,等啥呢?咋地,不然我讓你爹給你喂?”

    “不用了不用了,謝謝娘,謝謝爹。”白天奇說完,連忙端起碗吃了起來。

    吃飯的過程中,白瑾梨跟李婆子說起了方才馬氏的情況,還順便跟她們說了很多注意事項等。

    等吃完飯后,張氏白夢她們去收拾碗筷了,白瑾梨跟李婆子他們坐在客廳磕著瓜子聊著天。

    “爹,娘,我覺得以后專門雇兩個人過來打掃衛生做飯吧,老是讓我大嫂跟白夢去做飯洗碗,不好。”

    “咋地就不好了?”

    “她們不是在做衣服手套那些嗎?洗碗做飯會傷害到手,若是手受傷了,做出來的衣服豈不是也少了一些美感。”

    “梨子,這是你大嫂說的,還是你說的?”

    “當然是我!大嫂怎么可能跟我說這些?主要是最近冷了,家里打掃起來太費力,還有洗衣服做飯那些,莫得意思。

    咱們現在可是地主家了,沒有幾個幫忙干活的,說不過去吧?反正我想要!”

    “也行!梨子,我倒是有一個人選。”李婆子點頭,也沒有過多糾結。

    “嗯?誰啊?”

    “就是我老姐姐她家的小兒媳,干活利索的很。我看她們家日子有些清貧,反正要找人,干脆找她家的,還能給她家稍微補貼一下家用。”

    看的出來,李婆子對于這個相見恨晚的老姐妹還是十分上心的。

    以前的時候,她哪里會想到這些事情?

    “行,等雪停了之后,讓人過去問問。”

    聊了一會兒之后,他們就各自回自己的屋子去午休了。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的過著。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沈青翰帶著他娘離開了村子,去縣里住了。大家都在夸沈青翰是個出息的孩子。

    譚木匠的家里裝了能在冬天讓屋子里暖和的壁爐。

    村子里的人也都羨慕好奇的很,然而那壁爐是要燒炭的,他們就算裝得起,也用不起,只能羨慕。

    不過還好,他們倒是從二胖家學到了一招。

    將睡覺的炕收拾收拾,在里面挖一個坑,然后就可以往里面塞進去一些柴火之類的。

    一到晚上,炕上就會十分的暖和。

    白家的生活一直是所有村子里的人羨慕嫉妒的,聽說她們家還特意花錢雇了人過去幫她們做飯洗碗什么的。

    而且白家可暖和了,進去還得脫了外面的衣服才行。

    聽說,白瑾梨跟村長提議,來年將村子里的路修一修,她出錢。

    這可把村子里的人都給愣住了。

    白家出錢給村子里修路?不讓他們出錢了?

    ……

    村子里每天發生的事情很多,各種消息也不少,但是最值得大家議論的,還是距離過年越來越近的話題。

    相比之前過過的所有節日,過年才是大齊國最最濃重的日子。

    張舒窈一直住在縣里不肯回去,非要等到來年跟閆云昭她們一起回去才肯。

    閆肅因為要回京一趟,所以縣里的宅子里也就剩下了張舒窈跟那些伺候保護她的人。

    也是因為如此,之后閆云昭還專門邀請著張舒窈來過白家幾次。

    后來,她們經過商量后,張舒窈干脆住在了白家的老宅里。

    縣里的宅子再怎么舒服,也沒有白家老宅住著舒服,最重要的是距離她女兒近。

    作為回報,張舒窈給了李婆子一個月十兩黃金的報酬。

    李婆子自然是大大方方的收下了,并且同意了。

    自從李婆子打心底將張舒窈跟她歸于一類之后,張舒窈在來白家做客的時候,她也會耐著性子跟張舒窈說說話。

    聽著張舒窈以前是怎么養女兒的,這些年都是怎么過來的等等。

    后來相處的時間久了,張舒窈還真是對李婆子這個人的看法有了改變。

    兩個人相處著也算是和諧。

    她們有時候會在一起下棋,玩撲克。

    甚至還在一起討論給白天奇挑選續弦的事情。

    只是找啊找,找了快一個冬天,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

    不過不管日子怎么樣,李婆子跟白老爺子她們一家的學習認字的步伐一直未曾停下來過。

    眼看著年關將近了,一直從京城趕路過來的沐親王終于找到了石頭村。

    張舒窈跟閆云昭不回京城過年,他一個人呆在府里自然是沒有意思的。

    于是跟陛下請了假,又跟和順王說過之后,他就趕過來了。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農女有田超給力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