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三百一十二章 懷孕了

    鮮玉樹喝了一小杯紅酒,臉上的膚色都要好看了一些,帶了點點的紅潤。

    “光耀,我今天好高興。”鮮玉樹拿出了他買的那項鏈,連盒子一起放在了桌子上。

    月芽兒又很緊張,不會是要送給她的吧。

    鮮玉樹拿起盒子對著那盒子,親了親。

    “老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們一起過生日吧。”鮮玉樹又把項鏈放回在了餐桌上。

    月芽兒才想起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都忘記了。

    這一刻,月芽兒是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她走過去,輕輕的抱著鮮玉樹,眼淚一直往下淌著。

    鮮玉樹有點兒微醺了,他也抱著月芽兒,他在她的身上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老婆,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鮮玉樹喃喃的說著。

    月芽兒抱著他,鮮玉樹說著說著就困了,他忽然覺得在月芽兒的懷抱里很安心,他睡著了。

    月芽兒撫摸著他瘦削的臉頰,還能感受到他眼角的濕潤。

    為什么兩個相愛的人,會這樣的相互折磨,不過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玉樹,我是不會離開你的,不管你是老是丑,是病是。

    月芽兒把鮮玉樹扶進了臥室里,幫他脫掉了鞋子,褲子。

    鮮玉樹卻沒有放開她,他一直都拉著她的手,就算是睡著了,也沒有松手。

    看吧,你也是離不開我的,可是卻非要自己給自己找罪受。

    月芽兒就在鮮玉樹的床邊坐著看著他,任憑他拉著自己的手,他睡的很是安穩,嘴角還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月芽兒發現這出院后的這段時間里,鮮玉樹的頭發也開始長了,摸著都有點兒刺手了。

    在出院的這些日子里,在月芽兒的悉心照顧下,鮮玉樹的臉色是越來越紅潤了,人也長肉了,身體逐漸恢復的鮮玉樹,每天清早都會起來運動,跑跑 步,做做俯臥撐什么的。

    他雖然很想念月芽兒,可是卻一直忍著沒有給她打電話,他的心里一直有一個陰影,那就是 不知道什么時候癌細胞會擴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轉化成白血病。

    他不敢去冒險,如果這次再和月芽兒在一起了,他都不會再說分手了,所以他不和月芽兒聯系。

    月芽兒做了一些雞湯和小菜,兩人的午餐也還是挺不錯的。

    自從月芽兒來了以后,鮮玉樹的一日三餐都是她張羅著,最多有時候讓保姆去買些菜。

    傭人們都經常給月芽兒訴苦,在這個家里,都沒有了存在的價值了,月芽兒把鮮玉樹伺候的很是周到,她們都沒什么用了,還拿著高薪,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你們做的很好,我也只是給鮮先生做點飯,其他的還是你們在做啊,洗衣服,打掃衛生,哪一樣也離不開你們。”月芽兒安慰著她們。

    保姆們都喜歡這個小伙子,讓長的雖然瘦瘦的,可是人卻很不錯,還很體諒她們,要不是知道月芽兒有未婚妻了,她們都準備把自己的女兒介紹給她呢。

    “來,鮮先生,喝點兒湯。”月芽兒把湯盛好了遞給鮮玉樹。

    “我自己來,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恢復的很好。”鮮玉樹接過了湯,喝了一口,覺得很鮮美。

    月芽兒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剛送到嘴邊,就覺得很惡心。

    穩了穩神,月芽兒又要喝,可那雞湯的味道 讓她很難受,她急忙的跑到了洗手間去吐了起來。

    “你怎么了?光耀,你是不是吃了什么東西肚子不舒服了?”鮮玉樹跟著她走了過去,看著她吐的天翻地覆的。

    “沒有啊,我們兩人都是吃的一樣的東西,如果是有什么不好的,你也應該有反應的,可能是我有點兒感冒了。”月芽兒發現自己的頭也有點兒暈。

    “那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一會兒好了,再讓保姆給你熱。”鮮玉樹扶著月芽兒,把她送回了她的 臥室。

    月芽兒覺得自己真的是生病了,到了法國快半年了,一直是高強度的工作著,她忽然覺得自己好累,需要好好的睡一覺。

    鮮玉樹把她扶在了床上,月芽兒有一種想躺在床上就不起來的感覺。

    鮮玉樹也幫她把鞋脫了,鮮玉樹看著她的腳,一個男人的腳,不可能這么小的,一個一米七左右的男生,腳怎么也該有四十碼,可是這個男孩子的腳卻只有鮮玉樹的一個巴掌長。

    月芽兒把腳縮了回去,鮮玉樹又把她的腳給拉了出來,脫去了她的白色襪子,里面是一雙白白嫩嫩的小腳丫。

    鮮玉樹看了看腳,又看了看謝,這四十碼的鞋子,里面一定有鬼。

    鮮玉樹把鞋子拿起來把手伸進去一摸,里面墊了很多的棉花。

    月芽兒也知道自己大意了,可是這感冒早不來,遲不來,偏偏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候來了。

    “月芽兒,是你吧。”鮮玉樹捧起了月芽兒的臉,用自己的指腹把那雀斑給擦了擦,雀斑掉了,痣也被鮮玉樹給扣掉了,月芽兒那潔白的沒有瑕疵的臉,就展現在了鮮玉樹的眼前。

    “玉樹我”月芽兒見自己就這樣被鮮玉樹識破了,怕他生氣,想解釋什么,可是話還沒有說出口,嘴就被鮮玉樹給堵住了。

    鮮玉樹所有的思念,都融化在了這個吻里,他不停的吻著月芽兒,抱著她,吻她的嘴,她的臉,她的鼻子她的眼。

    “月芽兒,月芽兒,你怎么就這么傻,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這個周光耀會是你,是覺得你好熟悉,好熟悉。”鮮玉樹把月芽兒緊緊的抱在懷里。

    “玉樹,你不生氣嗎?”月芽兒以為自己欺騙了鮮玉樹,他會很生氣的。

    “我哪有資格生氣,該生氣的不是你嗎,我一次又一次的出爾反爾,讓你的人生抹上了黑影,我才是那個該道歉的人。”鮮玉樹恨不得把月芽兒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玉樹,我知道你是愛我的,我知道,你都是為我好,可是我希望你下次還是先聽聽我的意見好嗎?你不能左右我的思想,你可以愛我,為我做好一切,我也愛你,我為什么就不能接受你的一切嗎?”月芽兒撲在鮮玉樹的懷里,讓他把自己抱著。

    “是 我錯了,是我錯了,月芽兒,老婆,我真的是錯了。”鮮玉樹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其他的了。

    鮮玉樹又擁吻著月芽兒,可是月芽兒的胃又開始翻騰了。

    她一把推開了鮮玉樹,又跑到了洗手間吐了起來。

    鮮玉樹懵了,月芽兒這是嫌棄自己了嗎?

    月芽兒吐了個痛快,差點兒把膽汁都給吐出來了。

    鮮玉樹在一旁心疼的看著她,又幫不上忙。

    自己化療的時候,也經常嘔吐的,不過自己不覺得什么,看到月芽兒吐的那樣,他好難受。

    月芽兒吐累了,鮮玉樹抱著她,讓她休息一會兒。

    今天這是怎么了?丟人都丟到家了,月芽兒的臉都紅了,剛被自己的老公認出來,不是應該很開心的嗎,結果她卻一直在吐,吐的老公都有點兒手足無措了。

    “月芽兒,你好點了嗎?”鮮玉樹撫摸著她的背。

    “玉樹,你也經常這樣吐嗎?我算是體會到你的痛苦了。”才吐了這一次,她都覺得很惱火了。

    “我是男人,男人受這點苦不算什么的,你是女人,女人是不能吃苦的,女人就應該被愛,被呵護的。”鮮玉樹吻了吻月芽兒的額頭。

    “老公,你這就不對了,男女應該是平等的,你能 吃的苦,我也能吃。”月芽兒靠著鮮玉樹,雖然她已經沒什么可吐的了,可是胃還是很難受。

    “我送你去醫院吧,一定是生病了。”鮮玉樹不顧月芽兒的反對,抱著月芽兒就沖了出去。

    鮮玉樹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抱著月芽兒到醫院的時候,他已經出汗了,不過他也沒有放手,一直陪著月芽兒檢查了很多的項目,可是醫生查出來都正常的。

    “那她是怎么回事,今天已經吐了好幾次了,人都受不了了。”鮮玉樹對醫生都有意見了。

    “你們是夫妻?”醫生問鮮玉樹。

    “嗯。不過這跟她生病有什么關系?”鮮玉樹沒有明白醫生的意思。

    “那你帶她去婦科檢查一下。”醫生很含蓄的說。

    聽到醫生說的話,鮮玉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很茫然,可是月芽兒卻明白了。

    “走,玉樹,我們去婦科。”要不是現在吐的手腳都軟了,她還真的很舍不得讓鮮玉樹那么辛苦。

    “好。”鮮玉樹又抱著她去了婦科。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對月芽兒和鮮玉樹說:“恭喜啊,恭喜啊,你太太懷孕了,已經有四十天了,手術很成功。”

    “真的?那孩子怎么樣?”月芽兒覺得上天對她真的是太眷顧了,居然一次就成功了,這樣的概率是很小的。

    “孩子還不錯,不過你們每個月都要來檢查,密切的注意孩子的動靜,確保孩子的健康。”這醫生就是給月芽兒做手術的那位醫生。

    “嗯,好的,那我們現在應該注意些什么?”月芽兒沒有經驗,她想知道的更多。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股票配资平台个人代理 云南体育彩票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500 白山大嘴棋牌游戏大厅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形态走势图 万能娱乐棋牌app官网版 排列三组三直选复式奖金是多少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股票指数是什么 时时彩开奖视频游戏 宁夏11选5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