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百九十四章  老夫妻

    兩人領了結婚證,月芽兒很大氣的拍了拍自己的錢包。

    “走,我請你吃飯,我們去慶祝一下,鮮玉樹你總算是成了我的人了,看你還往哪里跑!”月芽兒緊緊的挽著鮮玉樹,好像是一松手他就會不見了似得。

    一路上月芽兒把結婚證都拿在手上,她不停的撫摸著,翻看著,覺得不是很真實,她要把這東西好好的保管著,不能讓其他的人拿去了。

    連吃飯的時候,月芽兒的結婚證都不離手。

    “玉樹,你掐掐我吧,我怎么覺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議了,太不真實了,不會是我又在做夢吧?”月芽兒覺得自己掐自己都不能讓她覺得在現實里了。

    “好的。”鮮玉樹輕輕的掐了掐月芽兒,月芽兒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使點勁。”月芽兒讓他使勁。

    鮮玉樹又掐了掐她,“痛了,是真的,是真的,玉樹,我好開心,好開心。”月芽兒覺得自己被這巨大的喜悅沖擊的,都快要瘋掉了。

    “吃飯吧,結婚證就在你手上,誰也不會拿走的。”鮮玉樹給她夾著菜。

    “不行,我就要一直看著,這樣我才覺得安全。”月芽兒把結婚證放在了自己的手邊。

    “現在我們結婚了,我的錢也該由你來管理了,要不我又花完了。”鮮玉樹從錢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卡。

    “不要,你自己留著,我有錢。”月芽兒還沒有那種管錢的意思。

    “老婆,你現在是我們的一家之主了,當然該你管錢,你每個月給點兒零花錢就好了。”鮮玉樹堅持的把自己的卡全部上繳。

    “那好吧,你就先放我這里,不過密碼是多少?”月芽兒也就收下了,聽說一個家里是要女人管錢的。

    “你的生日。”鮮玉樹說道。

    “都是?”月芽兒揚著手里的幾張卡。

    “都是。”鮮玉樹點了點頭。

    月芽兒這下可就笑靨如花了,樂呵呵的把卡和結婚證仔細的放進了包包的夾層里。

    “那老婆,現在可以好好的吃飯了嗎?”鮮玉樹笑著問她。

    “可以了,我要好好的吃一頓,我現在可是大款了,哈哈哈,我有很多很多的錢了。”月芽兒高興極了,不過又馬上捂住了嘴巴,財不外露,自己怎么如此的不小心。

    鮮玉樹就那么一直的望著她,臉上也全寫滿了幸福。

    兩人吃了飯,手拉著手的去逛公園,說實話,兩人除了單獨去過西藏以外,還沒有去過任何地方,包括京城的公園都沒有來過。

    現在兩人都是閑人了,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在一起了。

    走在了林蔭道上,兩人手牽著手,慢慢的走著,下午的公園里人很少,有著零星的幾個人,也是沖沖的走過。

    來到了公園的湖邊,微風吹過,湖水泛著漣漪,周圍的柳樹也隨著微風擺動,就好像美女在婀娜的跳著舞。

    鮮玉樹給月芽兒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兩人相互依偎著,欣賞著湖邊的美景。

    遠處也是慢慢的走過來了兩個人,是一位老大娘推著一位老大爺。

    老大娘一邊推著大爺,還一邊低身給大爺講著什么。

    大爺就微微的點著頭,他那滿是皺紋的臉,一直都掛著笑容。

    他們走到月芽兒和鮮玉樹的身邊的時候,老大娘給他們打著招呼。

    “你們好啊,年輕人。”

    “爺爺奶奶好。”月芽兒朝里坐了坐,給奶奶留了個位置出來。

    “奶奶,坐一會兒吧。”月芽兒讓奶奶坐下休息一會兒。

    “好,你們是新婚吧?”奶奶把爺爺放在了自己面前,跟月芽兒聊起了天。

    “嗯,奶奶你是怎么看出來的?”月芽兒甜蜜的點著頭。

    “看你們臉上的幸福就知道啊,你們一定很相愛。”奶奶說著又回頭看了看爺爺,爺爺點了點頭,微笑著。

    “嗯,我們很相愛,爺爺奶奶,你們也很相愛啊,真的很羨慕你們呢,要是我們以后老了也像你們這樣該有多好啊。”月芽兒很羨慕爺爺奶奶的默契。

    “是的,我們也很相愛,我們已經結婚五十年了,由于我的原因,我們沒有孩子,可是他對我一直都不離不棄,我想過跟他離婚,讓他去找尋幸福,他卻說,沒有了我,他就不會幸福的。”奶奶說完了,又看了看爺爺,爺爺也就笑著點點頭。

    “不過他現在什么都聽不到了,我還是有什么事都要給他說,他也會配合我點著頭,讓我知道,他是懂我的。”奶奶說完了又看了爺爺一眼,爺爺的臉上還是那么幸福的微笑。

    “一場大病奪去了他的雙腿,還有他的聽力,他那時候也是堅決要跟我離婚,那時候我才三十歲,他說不能耽誤我,可是我愿意,我愿意照顧他一輩子,不管他是什么樣子,我都愛他。”奶奶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沒有悲傷,她笑著幫爺爺理了理衣服。

    爺爺就感激的望著她,爺爺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奶奶。

    奶奶已經是滿頭的白發了,臉上的五官依稀看的出年輕時的美麗。

    “奶奶,你們的故事很的很感人,我們祝福你們幸福安康。”月芽兒聽的都要掉眼淚了。

    “謝謝,謝謝小姑娘。”奶奶笑了,笑的很美很美。

    月芽兒和奶奶又聊了一會兒,鮮玉樹和爺爺都沒有說話,就在那里靜靜的望著她們。

    “好了,我們要走了,老頭子有糖尿病,不能餓著,我要回去給他做飯了。”奶奶坐了一會兒,就起身告辭了。

    “嗯,好的,再見了爺爺奶奶。”月芽兒站起來跟爺爺奶奶告別了。

    奶奶推著爺爺慢慢的走了,雖然知道爺爺聽不到,可是奶奶還是把自己的所見所聞細細的講給爺爺聽。

    “好感人。玉樹,如果我以后像爺爺那樣,你會照顧我嗎?”月芽兒把頭靠在了鮮玉樹的肩頭。

    “會,不管你是什么樣子,我都會照顧你的。”如果我是那個樣子,我會離開你的。這話在鮮玉樹的心里沒有說出來。

    月芽兒也沒有多問,她以為她已經打開了鮮玉樹的心結。

    “我們去買點菜,我給你做飯吃,我很久都沒有煮飯了,手藝都回潮了。”月芽兒看著時間不早了,也該買菜做飯了。

    “好。”鮮玉樹點了點頭,站起來扶月芽兒也站了起來。

    在超市買了一大堆的菜,兩人拎著菜上了車回到了家里。

    一回家月芽兒就開始忙碌。

    鮮玉樹想幫忙,月芽兒都把他推到了客廳,讓他看電視,他身體不好,要多休息。

    這下鮮玉樹反而覺得不自在了,老婆在廚房里忙著,他卻在客廳里喝著茶,看著電視,這畫面不對啊。

    想了想鮮玉樹又來到了廚房。

    “老婆,你忙著我閑著,臣妾做不到啊,還是我幫你吧,要不今天這飯我也吃不下啊。”

    “那好吧,你幫我剝蒜。”月芽兒抓了一把蒜遞給了鮮玉樹。

    “好。”鮮玉樹就開始剝蒜了。

    在鮮玉樹一再的要求下,月芽兒放了一些權,讓他幫自己,結果那權越放就越多,最后月芽兒就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吃著鮮玉樹削好的水果,鮮玉樹就在廚房里忙著。

    吃完了一盤水果,鮮玉樹的第一個菜已經上桌子了,辣子雞丁!

    聞到味道了,月芽兒急忙的跑了過去,鮮玉樹才做了手術,怎么能炒怎么重口味的菜,那雞不是給他說了要紅燒的嗎。

    “咳咳咳,咳咳咳咳。”果然鮮玉樹被嗆的臉紅脖子粗的,咳個不停。

    “快出來,都給你說了,那雞紅燒。”月芽兒把鮮玉樹拉了出來。

    “你喜歡吃辣子雞丁啊。咳咳咳。”鮮玉樹咳的眼淚都出來了。

    “我喜歡吃,你就不要命了嗎?出來,我自己來弄,警告你,不準再進來了。”月芽兒白了鮮玉樹一眼,其實玉樹的話已經打動了她的心,可是她如果不強勢,鮮玉樹就會繼續炒菜。

    “好。”鮮玉樹也是被嗆的不行了,他被月芽兒推到了沙發上坐著,喝了很多的水,才把咳嗽平復了。

    月芽兒把廚房門關上了,不讓鮮玉樹進去了。

    鮮玉樹只好坐在沙發上發呆,剛才咳的厲害了,傷口都有點兒扯著痛。

    他躺在沙發上喘著氣,從兜里掏出藥丸,吃了一片下去。

    剛才他確實疏忽了,把自己當成好人了。

    “開飯了,開飯了。”月芽兒把廚房的門打開了,開始往外端菜了。

    鮮玉樹也緩過氣來了,他起了身,去幫忙端菜了。

    月芽兒做的菜都是以燉的為主,還有豬肺湯,那一下子都讓鮮玉樹以為月芽兒知道自己的肺有問題了。

    “你什么時候買了豬肺的,我怎么沒看到?”鮮玉樹試探著月芽兒。

    “就你去買雞肉的時候,我就 買了,這個可以清除肺部的灰塵,吃一點有好處的,不能挑嘴的。”月芽兒給鮮玉樹盛了一碗豬肺湯。

    “哦,是有這個說法。”還好月芽兒不知道,鮮玉樹接過了湯,他不想讓月芽兒擔心,如果告訴她,他得的是肺癌,那么月芽兒肯定會寸步不離的守著他,他不要她把他當成病人來照顧。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襄阳这边卖肠粉赚钱吗 分分彩走势图冷热怎么分析 17139期大乐透带号码预测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网上棋牌网站 身份证注册app赚钱 福彩中奖表 宁夏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kk棋牌麻将下载安装 明年免费的容易赚钱 双色球历史开奖号码 福建11选5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