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月芽兒病倒了

    到了夜晚,月芽兒又給鮮玉樹發短信:鮮哥哥,我們明天要去爬山,然后去滑冰,我還沒有去滑過,要是你在就好了,你就可以教教我。我知道你很忙,可是這都兩個月了,為什么還不給我打電話呢?

    發完了短信,月芽兒把手機放在了床頭上,雖然一直都沒有什么動靜,不過她還是希望會有一陣兒吵鬧的手機鈴聲,把她從睡夢里吵醒。

    月芽兒一晚上都沒有關窗戶,寒冷的風從窗戶外吹了進來,月芽兒往被子里縮了縮,她覺得她好像是掉進了冰窖里,而且還是倒栽蔥,頭特別的冷。

    清晨,謝嘉怡和段思月,謝嘉豪和周若璇都在餐桌旁等著了,也沒見著月芽兒的蹤影。

    “怎么回事啊?不是說好的七點半出發嗎,都要七點了還沒有下來吃早飯。”周若璇看了看表,抱怨道。

    謝嘉怡白了她一眼,“我上去看看。”謝嘉怡站了起來,上樓去看看月芽兒。

    “咔噠。”謝嘉怡扭開了月芽兒的門,看到月芽兒還在那里睡的很香甜。

    “月芽兒,起床了,怎么今天想睡懶覺了,從來也沒見你睡過懶覺啊。”謝嘉怡一邊朝里走,一邊喊著月芽兒。

    沒有聲音,謝嘉怡很奇怪,月芽兒的睡眠是比較淺的,怎么今天都這么大的聲音了,她還是沒有聽見,睡的那么死。

    “月芽兒,月芽兒?”謝嘉怡走過去,只見月芽兒還是緊閉著雙眼,臉上紅撲撲的,霎時好看。

    “月芽兒,月芽兒?”謝嘉怡繼續喊著月芽兒,還推了推她。

    “我來看看。”謝嘉豪和段思月也上來了,謝嘉豪看著月芽兒的臉很紅,就想著不對勁。

    他用手一摸,月芽兒的額頭燙的驚人。

    “她發燒了。”謝嘉豪看了一下窗戶,正從那外面刮了雪風進來。

    “走送她上醫院。”謝嘉豪抱起了月芽兒,段思月和謝嘉怡跟在了后面。

    “真是掃把星,說出去玩,她就生病了。”周若璇小聲的嘟喃著,兩個大男人走的快沒有聽到,只有在后面的謝嘉怡聽到了,她狠狠的瞪了周若璇一眼。

    “怎么了?月芽兒怎么了?”看到大家緊張的樣子,宋玉和謝大齊也關心的問道。

    “可能是昨天晚上沒有關窗戶,吹了雪風,現在有點發燒,我送她去王凱家的醫院看看。”謝嘉豪抱著月芽兒,跟父母說了一句話就急匆匆的走了。

    “快去,快去,路上小心點。”宋玉和謝大齊也進去換衣服,他們準備隨后就去。

    “知道了媽。”謝嘉怡跟在后面,回答了宋玉。

    五個年輕人上了車,段思月開車,謝嘉豪一直抱著月芽兒。

    “好冷,好冷。”月芽兒覺得好冷。

    “把毯子遞給我。”謝嘉豪的車上有厚的毯子,他讓謝嘉怡遞給他。

    謝嘉怡趕緊把毯子找出來遞給了謝嘉豪。

    在月芽兒的被子外面,又裹了一層毯子。

    “水,水。”月芽兒又喊著。

    謝嘉豪從車上找了瓶水,可是他抱著月芽兒,一只手也不好喂。

    “嘉豪哥,我來吧。”周若璇接過水,打開了就送到月芽兒的嘴邊,可是手一抖,把水撒在了月芽兒的被子上。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周若璇毛手毛腳的找紙巾來給月芽兒擦。

    謝嘉豪看了周若璇一眼,周若璇立刻就是一臉的受傷。

    “我不是故意的,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聲音都有顫音了,再說兩句都要哭了。

    “又沒有人說你,你做那樣子做什么?”謝嘉怡看著周若璇的樣子,都覺得一陣的反胃。

    把月芽兒送到了醫院,人多力量大,找的找醫生,找的找王凱,很快月芽兒就檢查完了送到了病房里。

    有熟人還真的很好辦事,王凱來了對著院長指了指月芽兒,那院長就跑的屁顛屁顛的。

    “這孩子是怎么了?還發燒了,這大冬天的,你們是怎么帶的?”王凱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的月芽兒,三十九度八,臉都燒的紅撲撲的,不過看著還挺漂亮的。

    “她睡覺沒有關窗戶,所以被吹感冒了。”謝嘉怡解釋著。

    “那你們就沒人晚上去看看,是怎么帶孩子的?人家當家的不在,還生病了,真是可憐。”王凱自始至終那眼睛就沒有離開過月芽兒的臉。

    “你說什么呢?你的眼睛干嘛一直盯著別人看?”謝嘉怡看著王凱的眼神,用拳頭捅了捅他。

    “我是在查看病情,你懂什么,嘉怡,你頭發長了還是挺好看的。”王凱回過頭,開始調侃謝嘉怡。

    “去,去,去,這是我男朋友,你注意哦!”謝嘉怡指了指身后的段思月。

    王凱這才發現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帥哥,那身材還挺棒的,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你男朋友?多好的孩子,活生生的被糟蹋了。”王凱對著謝嘉怡不停的搖頭。

    “說什么呢?”謝嘉怡作勢就要去打王凱,他們從小玩到大的,打打鬧鬧都習慣了。

    “你好,我是段思月,是謝嘉怡的男朋友。”段思月對著王凱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王凱,是謝嘉豪的男朋友。”王凱也伸出了手,兩個大帥哥握了握手。

    “段思月,你的眼睛是多少度的?”王凱握了手,很好奇的問段思月。

    段思月就更加的摸不著頭腦,自己沒有戴眼鏡,王凱為什么要問自己是多少度的。

    “我的眼睛很好,1.5+的。”段思月回答道。

    “那么好的眼睛,怎么就把這跟男人一樣的女人看上了?告訴你哦,我們從來都沒有把她當女人過,都是當兄弟的,我還以為你眼瞎。”王凱一本正經的說著。

    “啊!”謝嘉怡發狂了,什么是朋友,就是關鍵時候拿來出賣的,她這回是真的要去打王凱了。

    “像嘉怡這么好的女孩子,我可是打著燈籠才找到的,有她是我的福氣也是我的榮幸。”段思月拉著發狂的謝嘉怡,微笑著給王凱解釋。

    “好!夠意思,哥們,我給你打一百分,嘉怡,你這個男朋友,凱哥給你打一百分。”王凱是在試探著段思月的,聽到了段思月的回答,他也很滿意,這小伙子不錯。

    周若璇站在一旁,她拉著謝嘉豪的袖子,臉上都是委屈的表情,讓謝嘉豪有點兒煩躁,又覺得沒人理她挺可憐的。

    “醫生說月芽兒沒什么大礙,就是重感冒,我讓他們給她做最好的治療,你們放心。”王凱的目的達到了,也就準備告辭了,他的這些朋友,每次都是要么在床上,要么在約會的時候打擾他,真是交友不慎啊。

    “嗯,好的,那你就去忙吧,我們在這里陪她就可以了。”謝嘉豪知道他的女人多,今天還不知道是從誰的被窩里提起來的呢。

    “那我走了,沒什么事就別給我打電話,拜拜。”王凱雙手揣在褲兜里,頭也不回的走了。

    四個人就都圍著月芽兒坐著,等著月芽兒醒過來。

    “月芽兒怎么樣了?”宋玉和謝大齊也趕到了,他們看到四個人默默的坐在月芽兒身邊,都不說話,還以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媽,爸,沒事的,就是感冒了,住兩天,輸點液就好了。”謝嘉豪看到父母來了,站了起來,其他三人也都站了起來。

    “哦,那就好,下次我一定要注意了,不能讓孩子再感冒了。”宋玉一臉的自責。

    “媽,又不是你的錯,你就不要自責了。”周若璇見到宋玉和謝大齊來了,總算是有人跟她說話了。

    “在我們家生的病,那就是我的錯,哎,這孩子。”宋玉心疼的看著月芽兒

    前面模模糊糊的,只是能聽到醫生在傳遞器械的聲音,薄霧散開,月芽兒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那個人靜靜的躺著,肚子被劃開,血琳琳的。

    月芽兒有點兒害怕,可是她覺得那人好像是鮮玉樹,她又朝前走了幾步。

    躺在床上的人忽然轉過臉了,正是鮮玉樹,他看到了月芽兒,卻把臉一板。

    “不要看,不要看,快回去,快回去。”月芽兒還想往前走,可是鮮玉樹卻把手一揮,他們之間就有著一道不可逾越的霧障。

    “鮮哥哥,鮮哥哥,你不要走,不要走。”月芽兒想過去,可是卻走不動,她的頭好痛,好痛。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頭上全是汗,有個人在給她擦著汗水。

    “鮮哥哥?”天有點兒暗,月芽兒只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我是謝嘉豪。”謝嘉豪幫月芽兒把汗水擦了,她剛才在不停的扭動著,他 知道她一定是在做噩夢了。

    “嘉豪哥哥,我這是在哪?”月芽兒想起來,可是渾身酸痛,沒有力氣。

    “醫院,你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天了。”謝嘉豪起身,到衛生間去洗毛巾。

    “一天了,今天不是要去爬山嗎?那我耽誤你們了,不好意思。”月芽兒才想起來,今天是準備去爬山,然后去滑冰的,結果自己這一病,他們肯定是都沒去成。

    “沒事,哪天都可以去,等你病好了,我們就可以去。”謝嘉豪走出來,又幫月芽兒擦了擦汗。

    “嘉豪哥哥,你跟鮮哥哥有生意上的往來,你知不知道鮮哥哥是去哪里了嗎?”月芽兒拉住了謝嘉豪給她擦汗的手。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网上棋牌玩法 山西十一选五26号开奖结果查询 109单开赚钱任务 福彩北京pk10合法吗 滴滴赚钱的车 宁夏11选5-百度 17148大乐透号码预测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体育彩票陕西十一选五 微信上卖翡翠赚钱么 蓝洞老版棋牌官网 开门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