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百五十四章  鮮玉樹生病

    月芽兒見鮮玉樹被熏的不停的咳嗽,就想讓他到一旁去休息一下。

    “沒事,你喜歡吃辣的,他們烤的肯定沒有多辣,只有我來烤。”鮮玉樹說完,又一次劇烈的咳嗽。

    “我來吧,我會烤的,鮮哥哥,你到那邊去坐一下,好了又過來。”月芽兒也不由他分說,把他扶到了沒有煙子的地方。

    月芽兒把肉烤好了,就給大家分享,自己的那幾串辣椒放的特別的多,給鮮玉樹的就沒有放辣椒。

    “月芽兒的手藝不錯,烤的真好吃,比廚師烤的還好吃。”幾個都坐在了沒有煙的位置,現場就只剩下月芽兒一個人在烤了。

    “月芽兒,別去了,煙霧太大了,小心一會兒你也嗆到了,等廚師烤了端過來就是了。”鮮玉樹沒有咳嗽了,可是他也不讓月芽兒去烤了,那煙太厲害了,嗆的他現在的心口都還在疼。

    “好吧,我也不去了。”月芽兒知道鮮玉樹是心疼自己,也就不好拂了他的意。

    八個人就坐在一旁聊天喝茶,等著廚師烤好了送過來,廚師的手藝也是很不錯的,吃的大家的肚子都給撐圓了。

    吃完了晚飯,大家都分散的出去走了走,消消食,為一會兒的舞會做準備。

    鮮玉樹的心口還有點兒疼,可是他忍著,怕月芽兒擔心,當年大火的時候,他也沖上了二樓想去救玉竹和曼青,可是那火是放了油的,燃燒的特別的猛,還有很多的黑煙嗆進了他的肺。

    每到了變換季節的時候,他都會咳嗽,他特別的怕煙,見了煙就會被嗆到。

    散了步回了小樓,大家都換衣服去了。

    月芽兒換了一條翠綠的裙子,樣式簡潔,露出她修長美麗的腿。

    頭發簡單的挽在腦后,脖子上戴著鮮玉樹送她的項鏈,優美的脖頸像一只天鵝。

    鮮玉樹穿的很休閑,淡綠色的針織短袖T恤,白色的長褲,跟月芽兒的衣服很般配。

    鮮玉樹看到月芽兒的時候,眼睛的瞳孔猛的收縮了一下。

    “月芽兒,你真漂亮。”鮮玉樹由衷的贊嘆道,自己的妻子真美。

    “鮮哥哥,你也很帥氣。”月芽兒也夸著鮮玉樹,他的那身打扮,確實是太養眼了。

    “走吧,他們也該來了。”鮮玉樹拉著月芽兒的手,他這段時間,心里總是慌慌的,只有拉著月芽兒的時候,才覺得踏實。

    “嗯。”月芽兒乖巧的答應著,跟著鮮玉樹來到了歌舞廳。

    度假村的歌舞廳,里面的音響效果都是一流的,幾百平的大房間,今天就只有 他們八個人。

    莫文祥讓人上了些紅酒,幾個人一邊喝酒,一邊唱歌,一邊跳舞。

    王凱唱歌是唱的最好的,他在上面深情的唱著歌,其他的人就在下面跳著舞。

    鮮玉樹摟著月芽兒纖細的腰肢,她的臉,她的身體挨著自己很近,身上的芬芳直鉆鮮玉樹的鼻孔。

    鮮玉樹偷偷的把月芽兒朝自己靠近了些,月芽兒也沒有反對,她發現自己居然喜歡鮮玉樹的接近。

    一曲完了,又是一曲,王凱唱的歡,大家也跳的歡。

    終于唱了四首歌之后,王凱想喝酒了,停了下來。

    “我們蹦迪吧?那樣大家都可以隨心所欲的跳。”不知道是誰提議,大家都贊同。

    放上了勁爆的音樂,大家跟著音樂扭了起來。

    莫文祥和王凱都圍著月芽兒跳,可是鮮玉樹護的緊,根本就不給他們靠近的機會。

    最聰明的就是謝嘉豪,他知道鮮玉樹醋勁大,干脆帶著妹妹在一旁去跳,省的去礙鮮玉樹的眼。

    年輕人的精力都挺好的,大家一直玩到了深夜,實在是跳不動了,想著第二天還要去爬山,才收了場。

    “累了嗎?”鮮玉樹挽著月芽兒。

    “還好。”對于經常段煉的月芽兒,這倒是不算什么。

    “一會兒回去用熱水泡泡腳,明天爬山就沒有那么累。”鮮玉樹說道。

    月芽兒點了點頭。

    回到房間,月芽兒洗了澡,還真的用熱水泡著腳,剛泡完,鮮玉樹進來了,他的手里端著一杯牛奶。

    “月芽兒,泡完了嗎,來喝杯牛奶,對睡眠有好處。”

    “好。”月芽兒接過牛奶喝完了。

    鮮玉樹坐在月芽兒的身邊,深情的望著月芽兒,她的臉此時粉撲撲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我可以吻你嗎?”

    “嗯。”月芽兒閉上了眼睛。

    鮮玉樹壓抑住狂跳的心,慢慢的朝著月芽兒靠近,她的紅唇就在眼前,鮮玉樹卻只在她的臉頰輕輕的吻了一下。

    “晚安。”

    “晚安。”月芽兒也給鮮玉樹道晚安,說好的親親呢?就這樣就完了?

    鮮玉樹拿著空杯子,逃出了月芽兒的房間。

    在他的心里月芽兒是圣潔的,他的女神,他的天使。

    快了,月芽兒馬上就要畢業了,再等半年,就可以真正的擁有她了。

    鮮玉樹又只能去沖了個冷水澡,他怕自己吻了月芽兒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

    月芽兒躺在床上,臉也是紅紅的,她在回味那個吻,鮮玉樹是一個好人,她是他的未婚妻,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侵犯她,她已經成年了,再半年就畢業了,那時就會成為他的新娘。

    這些年來,鮮玉樹是用自己的真情一點一點的走進了月芽兒的心,現在的月芽兒是心甘情愿的想嫁給他,而不是因為其他。

    爬山可是月芽兒和謝嘉怡的強項,她們兩人的速度可是甩了那兩個女伴幾條街,才到半山腰,那兩個女人就爬不動了。

    最后到達山頂的就是月芽兒和謝嘉怡,還有四位男士。

    爬上了山,鮮玉樹又開始咳嗽,他最近的咳嗽是越來越頻繁了。

    山上的風景獨好,俯視山下,一切都盡收眼底。

    可是月芽兒卻沒有心情欣賞著這美景,她擔心著鮮玉樹的身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山上的風大,還是昨天的煙熏了之后的后遺癥。

    讓大家在上面玩著,月芽兒就陪著鮮玉樹下來了,回到小樓,月芽兒把鮮玉樹扶到房間,讓他在床上休息一下。

    摸了摸鮮玉樹的頭還有點兒發燒,滾燙的,為了陪月芽兒去爬山,鮮玉樹拖著發燒的身體,硬撐到了山上。

    月芽兒拿著毛巾,去衛生間打濕了,蓋在鮮玉樹的頭上。

    如此循環,等其他人下了山,都來看鮮玉樹。

    “老鮮是怎么了?他的身體可是一向很好的。”王凱看著鮮玉樹,鮮玉樹的臉紅彤彤的。

    “你們玩吧,我送鮮哥哥去醫院。”月芽兒見鮮玉樹發燒的厲害,本身又在咳嗽,怕是感冒了。

    “你送他去,你會開車嗎?”莫文祥問月芽兒。

    “會,你們玩吧,難得有時間聚在一起,我送鮮哥哥就可以了。”月芽兒想扶著鮮玉樹。

    “你們都走了,我們還有什么好玩的,也不能讓你送他,我們這些男人是做什么的?”謝嘉豪三人異口同聲的說,幾個人把鮮玉樹抬到了他的車上,由謝嘉豪開車,王凱和莫文祥跟在后面,送鮮玉樹去醫院。

    鮮玉樹只是覺得渾身都沒什么勁,可是腦袋還是挺清醒的,到了醫院,他就給安順打了個電話。

    “安順,一會兒的檢查結果出來了,第一時間告訴我,不要告訴月小姐。”鮮玉樹吩咐道。

    “好的,我馬上就過來。”安順很快的就來到了醫院。

    經過了一系列的檢查,還給鮮玉樹做了活檢,當天還沒有結果,要第二天才會知道結果。

    “醫生說鮮總就是肺部嗆了煙,加上有點兒感冒,沒什么大問題。”安順把鮮玉樹告訴自己的,告訴給了焦急的月芽兒。

    “沒什么大問題?那就好,可是他一直在發燒,怎么辦?”月芽兒摸著鮮玉樹滾燙的額頭。

    “沒事,打一針,輸點液就好了,月小姐,你先回去,我在這里守著就好了。”安順就是想讓月芽兒回去。

    “我不回去,我在這里陪他。”

    “不用的,月芽兒,你明天還要去實習,我沒什么事,有安順就可以了。”鮮玉樹可舍不得月芽兒累著了。

    “你也說了明天才去實習,今天我就陪你,明天我去實習就不能陪你了。”月芽兒打定了主意不走。

    鮮玉樹也沒有辦法,月芽兒的脾氣他是知道的,月芽兒看著很溫順,一旦她決定的事情,肯定是改變不了的。

    “那安順你今天回去休息,明天一早來陪我。”沒有辦法,鮮玉樹只能讓安順先回去了。

    “鮮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聽到沒有。”月芽兒給鮮玉樹喂著水。

    “好,我肯定好好的,你放心,這次感冒好了,我還要繼續加強段煉,要不以后怎么保護你。”鮮玉樹虛弱的笑笑。

    “嗯,知道就好。”喂了水,月芽兒就睜大眼睛看著點滴,鮮玉樹睡了,他覺得自己有點兒累。

    月芽兒就坐在鮮玉樹的身邊,仔細的看著鮮玉樹的臉。

    濃濃的劍眉,光潔的皮膚,發白的嘴唇,就是病了,他看上去都那么的帥氣。

    慢慢的,紀嘉瑞的身影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少了,鮮玉樹的身影越來越頻繁了。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大话西游2口袋怎么赚钱攻略 微博大胃王靠什么赚钱 开体育彩票店赚钱么 dnf单机版怎么赚钱 有什么可以用打字赚钱的软件 自己捞沙赚钱吗 农村养什么赚钱靠谱 订阅公众号怎么赚钱 通过2345安装应用赚钱 李彦宏百度怎么赚钱 地下城什么图最赚钱 赚钱是一件很难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