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五章  穆爾陷害月芽兒

    紀嘉瑞看著月芽兒,月芽兒均勻的呼吸聲,甜美的睡顏,都讓他心疼,他是有多忽視這個孩子。

    想著想著,紀嘉瑞就睡著了,他斜靠在沙發上,進入了夢鄉。

    聽到了紀嘉瑞的呼吸聲,月芽兒睜開了眼睛,她看著天花板,等了一下,然后才起來,走到了紀嘉瑞的身邊。

    紀嘉瑞的面容很精致也很英挺,是少有的美男子,月芽兒從記事起就喜歡上了這個男人,這么多年,她都在默默的喜歡著他。

    她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她,不過她的愛是無怨無悔的,哪怕這個男人不喜歡她,她也會一如既往的愛他。

    她現在還小,等她成人之后,會對他表白的,不管他同不同意,只要讓他知道,有個女孩從小就喜歡他。

    她喜歡他也就要喜歡他的家人,包容他的家人,包括那一直對自己有敵意的穆爾,她都一直遷就著她。

    如果這個男人有一天有了其他的愛人,她會把這份愛放在心里,不會給他增加負擔。

    月芽兒撫摸著這個男人的臉,用手描繪他的五官,多想一切都是順順利利的,她可以擁有這個男人的愛,可是很多的事情都不是她可以主宰的,就好像她一直以為這里就是她的家,可實際上她卻只是這個家一個多余的人。

    “張媽,張媽,你收拾我的屋子看到我的戒指了嗎?”紀歌準備出門的時候,習慣性的在梳妝臺上找祖母綠的戒指,可是卻沒有找到,在所有的首飾盒里都看了,還是沒有。

    “太太,太太,是什么不見了?”張媽跑了上來,她沒有聽清紀歌說的什么

    “張媽,我的戒指,就是我經常戴的那枚祖母綠的戒指,怎么沒看到了呢?”紀歌還在繼續的找,張媽也幫著找。

    “太太,您的這個屋都是只有我可以進來打掃的,不過昨天打掃衛生也沒有注意到放哪里了。”張媽胖胖的身軀彎著腰還挺費勁的。

    “那算了,我先去公司了,你喊幾個人來屋里找找,看我是不是放到其他的地方了。”紀歌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她今天還要去談幾個合作的事項,要急著出門。

    “嗯,好的太太,我們一會兒上來慢慢的找,您就先去上班吧。”張媽也站了起來,她的老腰都給彎痛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紀歌拿起了包包和車鑰匙就下了樓。

    孩子們都已經早早的去了學校,因為要有早自習,家里就只有紀嘉瑞和穆思修還在悠閑的吃著早餐。

    看著傭人們在臥室里找東西,兩人就上來看看。

    “是什么東西丟了?”紀嘉瑞問。

    “太太的祖母綠的戒指不知道放哪里了,我們就來找找。”張媽對著紀嘉瑞欠了欠腰。

    結果找了一上午都沒有找到,穆思修就讓他們先不要找了,等一家人都回來了再問問,萬一是穆爾拿到哪里去玩去了也是有可能的。

    到了下午全家人都回家的時候,穆思修就問了問穆爾:“穆爾,你拿你媽的戒指沒有?”

    “戒指?什么戒指?我沒有拿啊!”穆爾一臉的茫然。

    “就是祖母綠的那枚戒指,你媽媽最喜歡的那枚,你沒有拿嗎?”穆思修又問了一句。

    “干嘛,我說了沒有拿就沒有拿,什么東西不在了就怪我?”穆爾大聲的抗議。

    “你激動個什么,爸爸只是問問,又沒說是你拿的。”紀嘉瑞看著穆爾的態度激動,有些兒生氣。

    “那媽,你有沒有放到其他的什么地方?”紀嘉瑞問紀歌。

    “應該是不會,那戒指我經常戴的,都是晚上睡覺前,順手就放在了梳妝臺上,在其他的地方我也沒有摘下來過。”紀歌回憶了一下,確定的說。

    “你們怎么就問我啊,家里不是還有其他的人嗎,你們怎么不問問啊?”穆爾很不服氣的說。

    這下紀歌、穆思修、紀嘉瑞就都把視線放在了穆爾的身上,看的穆爾直發毛,可是她還是不服氣。

    “本來就是嘛,也許是有人偷東西呢?”穆爾小聲的補充著。

    “紀阿姨,穆叔叔,我也沒有看到過戒指,要不就每間屋都搜一搜吧。”月芽兒見穆爾把矛頭指向了自己,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不過她很快就淡定了,就算是穆爾要栽贓,她放的地方應該不是很隱蔽,是很好找的,與其自己去找,還不如讓大家都去看看。

    “搜一搜?沒有那個必要吧,我相信你們是不會偷的,最多就是好奇,拿來玩忘了還回去了。”紀歌見穆爾和月芽兒的態度,心里也有了疑惑。

    “搜,還是搜吧,我覺得應該好好的搜一搜。”穆爾把小臉揚了起來,很有底氣。

    “媽,妹妹說搜就搜吧,她這樣說應該是胸有成竹的!”紀嘉瑞也聞到了空氣里陰謀的味道,他也想趁此機會教訓教訓人。

    “好,那我們就在大家的臥室里都找一找。”紀歌也就同意了。

    不過沒有讓下人們參與,就他們五個人,從每一間屋子開始尋找。

    “先去我的房間。”穆爾拉著紀歌,讓先去她的房間查看。

    當然里面什么都沒有,然后去了紀嘉瑞的房間,最后才去了月芽兒的房間。

    到了月芽兒的房間,穆爾就特別的興奮,她東翻翻,西看看。

    其他幾個人都還站在臥室的中央,沒有開始尋找的時候,她就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

    “月芽兒,這個盒子里是什么東西,可以打開看看嗎?”

    那盒子大家都知道,那是月芽兒母親李麗的首飾盒,是月芽兒回了一趟自己的家后,從父母的臥室里拿來的東西。

    月芽兒的臉色不是很好,那是她媽媽的遺物。

    “可以,打開看看吧。”月芽兒答應了。

    穆爾就當著眾人打開了,那里面都是李麗的首飾,不多,當時月芽兒只拿了幾樣母親經常戴的放在了里面。

    看到這個大家的心都有點兒痛了。

    “媽媽,你看這枚戒指是嗎?”穆爾卻沒有體會到大家的心情,她還在翻查著首飾盒,拿了一枚鉆石的戒指問紀歌。

    “不是。”紀歌回答她。

    “哎呀,媽,在這里,這枚就是,祖母綠的,就是這枚。”穆爾拿出了那枚祖母綠的戒指,展示給大家看。

    月芽兒的眼睛里都是屈辱的淚水,她沒有想到穆爾會翻自己母親的東西,還把戒指放在這里栽贓她,放在其他的地方她都可以不當回事,可是這里不能!

    “的確是這枚,怎么會放在這里?月芽兒,是玩了忘記給阿姨放回去了吧?”紀歌接過了戒指,微笑著拉著月芽兒的手,可是月芽兒的手卻是冰冷的。

    “媽,什么是忘了 放回去,這應該就是偷,她偷了你的東西。”穆爾見紀歌還維護著月芽兒,就上去扯著紀歌的胳膊撒嬌。

    “什么是偷?偷就是想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你說是偷,那你說說月芽兒偷東西的動機是什么?”紀嘉瑞也站在了月芽兒的身邊。

    “她沒錢唄,想拿去賣錢,好買東西。”穆爾說出了她認為的最好的理由。

    “穆爾,月芽兒姐姐她一個人的錢,就和我們一家人的錢一樣多,也許還要多的多,她想要什么都可以有,你認為她會偷我們家的東西?”穆思修也發現了其中的奧秘,穆爾這孩子還真的是被慣壞了。

    “你們瞎說,她那么有錢,干嘛一直住在我們家?她干嘛不回去。”穆爾才不信月芽兒有錢,她就認為月芽兒就是家里窮,才會把孩子送到他們家里來,在學校里,她對她的那些狐朋狗友都是這樣說的,說月芽兒是個窮光蛋。

    “紀阿姨,穆叔叔,這枚戒指不是我拿的,我也從來都不會進你們的臥室,家里的監控都有,可以調出來看,還有就是那監控昨天曾經有一會兒是壞了的,被我發現了,就把它給修好了,之后如果有人進入你們的臥室,都會被監控給拍下來的。”

    “我也已經都十五歲了,馬上就要十六歲了,這么多年給你們造成了很多的打擾,我也該回家了,我二叔已經給我安排好了下人,我下個月就搬回自己家住了,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也謝謝你們對我的撫養和教育。”這個時候月芽兒已經恢復了正常。

    雖然這個家里穆爾處處的為難她,可是紀阿姨,穆叔叔和嘉瑞哥哥都是明眼人,沒有讓她受委屈,不過這次穆爾敢動她母親的遺物,這個家她也是待不下去了。

    “月芽兒,月芽兒,你不要這樣說,我們的事情太多了,對你沒有照顧好,你還太小了,不能一個人生活,你就在阿姨家好嗎?”紀歌一聽月芽兒要搬出去,心里就急了,這孩子還這么小,就要搬出去,是不是穆爾做了很多對不起她的事情。

    “她要搬就搬嘛,有什么好挽留的,吃的用的都是我們家的,還有什么好神氣的。”穆爾剛說完“啪”的一聲兒,紀歌就給了她一耳光。

    “穆爾,雖然不知道你以前做過什么,可是你今天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分了,我們對你好,是想讓你有一個快樂的生活,而不是讓你去害人的。”紀歌已經從月芽兒的話里,聽出來今天的事情就是穆爾自己策劃的。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现在那些互助盘赚钱吗 梦幻西游打图和挖宝哪个更赚钱 头条号个人账户怎么赚钱 努力赚钱的表情包 做传媒什么赚钱吗 正规的手机赚钱软件排行榜 种植什么风景树赚钱 g片赚钱吗 交警队挂钩的律师赚钱吗 为啥说取老婆比赚钱重要 深圳东门步行街卖什么最赚钱 化妆美容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