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四章  紀嘉瑞的沉思

    鮮玉竹冷冷的拒絕了穆爾,轉身就離開了,留下了穆爾在那里氣的跺腳。

    紀嘉瑞也看著穆爾,自己的妹妹不討人喜歡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他都習慣了,如果鮮玉竹給了穆爾好臉色他才覺得奇怪呢。

    穆爾氣呼呼的坐在了紀嘉瑞的身旁,嘴里還在罵罵咧咧的。

    “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 ?就瞧不起人啊,真是,剛才跟那個賤人不是也呆的挺好的嗎?為什么我就不行?太過分了,太過分了。”穆爾一邊說著還一邊狠狠的叉著盤子里的食物,發著氣。

    “穆爾,我親愛的妹妹,人和人是不一樣的,在家里我們 可容忍你,在外面你要收斂一點兒,我記得你上次喝醉了酒,好像就是鮮玉竹和月芽兒救了你,當時還弄的挺尷尬的。”紀嘉瑞已經不是一次提醒過穆爾,是月芽兒救了她,可是她還是聽不進去。

    “什么叫她救了我,那是那個酒保擅自做主給她打的電話,要是我,我才不會去求她,你看她現在的樣子,尾巴都要翹起來了。”穆爾把東西塞進了嘴里,狠狠的嚼著。

    妹妹任性紀嘉瑞是知道的,可是沒良心他可就生氣了。

    “穆爾,當時如果不是酒保及時給月芽兒打電話,等我趕到的時候,你可能已經被毀了,這樣的話你怎么說的出口?還你不會求她,那我問你,你要去求誰?你的那幫朋友嗎?好像出事的時候,你的朋友一個都不在吧?”紀嘉瑞覺得妹妹的品行是不是被自己給慣壞了。

    “哥,你也向著她,你喜歡她,她領不領情?她一天到晚不是跟這個男人好,就是跟那個男人好,你受的了嗎?”穆爾也是不明白,為什么這些男人都對月芽兒好,那個賤人明明就是很討厭的。

    “穆爾,注意你的言辭!真是不可理喻!”紀嘉瑞也被穆爾給氣到了,他也端著餐盤離開了。

    “好啊,你們都去舔她的冷屁股吧,真是搞不懂,像我這樣的優秀的女孩子沒人喜歡,都去喜歡那個狐貍精,真是不要臉。”穆爾氣呼呼的把盤里的東西給吃完了。

    餐后,讓大家在休息室里稍微的休息了一會兒,因為等一下還有舞會。

    月芽兒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場合,想要離開,卻被人攔住了。

    “月芽兒,你不是喜歡勾引男人嗎?正好這個舞會是個機會啊,你就可以好好的勾引一下。”穆爾帶著幾個富家的千金,把月芽兒攔在了門口。

    “穆爾,請你讓開,我要回家了。”月芽兒沒有理會穆爾,就當她是一條瘋狗而已。

    “哎喲,怎么了,心虛了,回什么家啊,陪大家玩玩唄。”一個跟在穆爾后面的胖胖的千金接了話。

    月芽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可是那氣勢就讓那小胖子往穆爾的背后躲了躲。

    “看什么看,她說的很多,你不是喜歡勾引人嗎,那我們就來陪你玩玩。”穆爾換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她想去參加舞會,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愿意給她當男伴。

    “讓開,穆爾你不要跟一些兒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月芽兒提醒著穆爾。

    “哈哈,笑話,我就是大姐大,她們都要聽我的,我怕誰?你少岔開話題,賤人,走我們去那邊,這里的人太多了。”穆爾雖然很膽大,可是還是怕被父母發現了,而且這是凌叔叔的婚禮,要是攪了老爸肯定要訓自己的。

    “不去,我要回家,你讓開。”月芽兒可不想跟她廢話。

    “怎么?你不是挺不要臉的嗎?這個時候知道怕了?”穆爾想激月芽兒,她認為她們幾個人要對付月芽兒可是很輕松的,她就是要教訓教訓月芽兒。

    “穆爾,我讓著你,不代表我怕你,你不要再這樣咄咄逼人的,你讓開。”月芽兒也是對穆爾無語了,都這樣說了她還是不講理。

    穆爾見不能把月芽兒帶走,就想動手了,她給那幾個女子使了個眼色,幾個人就蠢蠢欲動,想把月芽兒拖到僻靜的地方,教訓一頓。

    穆爾和幾個女子朝著月芽兒靠攏的時候,月芽兒并沒有膽怯,這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她還沒有放在眼里。

    她也想教訓教訓穆爾了,她的忍讓不是沒有底線的,那是因為她是穆叔叔的女兒,紀嘉瑞的妹妹,可是穆爾這樣一再的逼自己,她也就不想客氣了。

    正在穆爾伸出手想抓住月芽兒的時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沖了過來,只聽到了“啪啪啪啪。”幾聲兒清脆的響聲,幾個女子就都捂住了自己的火辣辣的臉。

    一人兩巴掌,都給打懵了,發生了什么?剛才怎么了,怎么自己的臉就痛了起來。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都是又紅又腫的臉,而且還紅的很均勻,兩邊臉都是紅紅的。

    “你們幾個人欺負一個人,好像很不地道吧,哦,對了,我想說明的是,我一般不打女人。”鮮玉竹站在月芽兒的身側,掏出白色的絲質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嫌棄的扔在了地上。

    不打女人,那剛才他打的是什么?難道是豬?

    月芽兒聽到了鮮玉竹的話,有點兒想笑,可是她已經不知道怎么笑了,只是咧了咧嘴。

    “你敢打我,你為了她打我?”穆爾捂住紅紅的臉,想找鮮玉竹理論,可是卻給人攔住了,開玩笑,鮮總是想靠近就可以靠近的嗎?

    “怎么了?”紀嘉瑞聽到了動靜,也跑了過來,他剛才找不到月芽兒和穆爾,還以為她們在哪個地方休息,沒想到卻是來到這里打架了。

    “哥,哥,他為了那個賤人的打我,你看,我的臉好痛。”穆爾見紀嘉瑞來了,就好像是有了底氣,她哥哥在她小的時候可沒少幫她修理那些欺負她的人。

    紀嘉瑞看到鮮玉竹站在月芽兒的身邊,穆爾和幾個女孩子把月芽兒團團圍住了,一看就是來挑釁月芽兒的,他的心里就有了數。

    “月芽,你沒事吧?你走了怎么也不給我說一聲兒?”紀嘉瑞沒有理睬穆爾,他走到了鮮玉竹和月芽兒的中間,關切的詢問著月芽兒。

    “很多的事情不是事后彌補,如果事先不掐住源頭的話,是于事無補的,如果今天的事情經常發生的話,你們穆家是不是會讓人給慣上縱女欺人的名聲。”鮮玉竹看到紀嘉瑞來了,說了這些話,就跟著手下離開了。

    鮮玉竹的這些話聽在紀嘉瑞的耳朵里,卻刻在了他的心上,他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些什么?

    “哥,哥,你看到我受了欺負,都不幫我,你還是不是我哥?”穆爾卻不會看臉色,還在揪著紀嘉瑞不放。

    “月芽兒,是不是要回家,我送你。”紀嘉瑞這次沒有理會無理取鬧的穆爾,拉著月芽兒離開了婚禮的現場。

    對于月芽兒,紀嘉瑞是很在乎的,從小就是他欽定的媳婦,可是這長大了,他反而不知道該怎么去相處了。

    妹妹穆爾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一直都不喜歡月芽兒,她作弄月芽兒的事情,很多他都知道,可是他也沒有給父母說過,包庇縱容使得妹妹變本加厲的。

    紀嘉瑞覺得月芽兒跟他也是越來越生疏了,他怕,怕失去月芽兒,那就跟挖了他的心臟一樣。

    “月芽兒,晚上想吃點兒什么?我帶你去。”紀嘉瑞開著車,忽然轉頭看月芽兒,發現她都已經靠在車上睡著了。

    從旁邊的箱子里,紀嘉瑞拿出了一床毯子,細心的給月芽兒蓋上了。

    紀嘉瑞專心的開著車,就沒有再注意到月芽兒在他給她蓋上毯子之后,又睜眼看了看,然后繼續睡了。

    回到了家里,家人都還沒有回來,下人們也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

    紀嘉瑞把月芽兒抱回了房間。

    月芽兒雖然才十五歲,可是個子已經比較高了,比穆爾可是高出了半個頭。

    紀嘉瑞抱著她,感覺可比抱穆爾好,輕飄飄的,月芽兒這么高的個子,體重卻沒有穆爾的重,她是沒吃什么東西嗎?

    紀嘉瑞的心里就更疼了,孩子長個子的時候可是很需要營養的,這孩子吃的那么少,可別營養不良。

    把月芽兒放在了床上,脫了鞋,蓋好了被子。紀嘉瑞并沒有立刻離開,他坐在房間的粉色的小沙發上,雙手支撐著下巴,看著月芽兒。

    這個時候紀嘉瑞想了很多很多,這些年,他一直都以為只要在月芽兒的身邊,照顧她就好,卻是忽視了她的心里。

    月芽兒不是傻子,穆爾一直欺負她,她都沒有說過什么,也沒有告過狀,可她也是孩子,也需要人的愛護,自己是不是忽略了這一點兒?

    本來當年父親就對月芽兒犯了 個錯誤,現在自己也犯了這么大的錯誤,月芽兒的心里得承受多大的委屈,自己口口聲聲的說喜歡她,卻什么都沒有為她做過。

    想到這里,紀嘉瑞就想起了剛才鮮玉竹說的話,縱女欺人,這可是他的錯,他驚了一下,月芽兒現在的思想是越來越成熟了,會不會給她的心里留下陰影呢?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想投资赚钱投哪些项目 手机打电话赚钱软件daquan pk10牛牛计划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47 金博棋牌官方下载中心 股票软件 海南环岛赛体彩22选5 极速飞艇是什么 斗地主游戏 缩短网址可以赚钱吗 北京赛车冠亚最大遗漏 双色球怎么生日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