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排練節目

    “月芽,走我們一起去排練場吧。”拉了最后的一道放學鈴聲,辛運東已經等在了月芽兒所在班級的門口。

    “好。”月芽兒抿了抿粉粉的嘴唇,答應了一聲兒。

    “你們等等我。”穆爾也匆匆忙忙的從隔壁班跑了出來,她還推倒了前面擋著她路的同學。

    月芽兒站在原地等她,她知道如果不等著穆爾的話,還有其他的同學都會遭殃的。

    穆爾跑到了辛運東的另外一邊,挽起了他的胳膊。

    辛運東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笑吟吟的,卻是不露聲色的把胳膊給抽了出來。

    “走吧,他們應該等著我們。”辛運東就帶著月芽兒和穆爾一起到了晚會排練的場地。

    果然,下午課少的同學都已經在那里開始排練了,看到月芽兒的時候,大家都驚艷了。

    一件普通的白色羽絨服,藍色的圍巾,黑色的靴子,這樣的衣服顏色真的是普通的再普通不過了,可是硬是讓月芽兒穿的跟國際模特一樣的感覺。

    再加上月芽兒身材高挑,氣質脫俗,她走過的地方還真的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擦擦,你的口水都流到腳背了。”身旁的女生提醒著那些看著月芽兒的男生們。

    男生才回過神來,抹了抹下巴,有些兒人還真有口水。

    月芽兒跟著辛運東走到了詩歌朗誦的位置,指導老師已經微笑著對月芽兒招了招手。

    都說老師喜歡成績好的學生,一點兒都不假,尤其是成績好長的還漂亮的學生,老師就更喜歡了。

    “來月芽兒,先坐下休息一下。”指導老師是一個年輕的男老師,也是高中里出了名的厲害角色。

    可是他看月芽兒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都會以為他是這個學校最可親的老師呢。

    “好。”月芽兒點了點頭,她不會笑了,這五年來她都忘了笑是個什么感覺了。

    老師熱情的把位置讓給了月芽兒,又引的穆爾一陣兒的嫉妒。

    其他的女生也是敢怒不敢言,都練了一下午了,連喝口水都不讓,更別說坐了,這月芽兒才放學,就從教學樓走過來,十分鐘不到的路程,還怎么就累了,還先休息一下,真是氣人。

    更氣人的是老師還親自跑過去給月芽兒倒了一杯水,送了過來。

    “來月芽,喝口水,先潤潤嗓子,你聲音軟,一會兒練的時候怕傷著。”

    其他女生的臉就更綠了,還怕傷著,敢情她月芽的嗓子是嗓子,她們的嗓子就是風箱?

    雖然心里嫉妒,可是一個一個臉上還是掛著笑,她們怕萬一被老師看出來了,被趕回去了,連一個露臉的機會都沒有了。

    為什么大家如此的珍惜這次表演的機會呢?那是因為她們的學長,已經畢業了好多年的成功人士——鮮玉竹先生要回母校蒞臨檢查指導。

    成功人士,在外界傳說可是鉆石王老五,打拼在A市,把老牌貴族的鮮氏打造成了A市的第一,現在都還沒有結婚,雖然不知道到底長什么樣子,不過女孩子很多都是想找個有錢人,直接一步登天,管他長的什么樣子。

    所以很多高二高三的學姐們都想得到鮮先生的青睞,萬一鮮先生眼瞎呢?

    月芽兒接過了水,對指導老師說了聲兒謝謝。指導老師聽到那軟糯的聲音,更是激動的都想給月芽兒按摩一下了。

    辛運東已經把東西放好了,他穿的是藍色的羽絨服,看著也是一個小暖男,女生們熱烈的眼神他也都用微笑表示感謝,不過他的微笑讓很多女生都以為他對自己有意思。

    穆爾被辛運東安排在了大合唱里面,反正人多,她只要張張嘴就可以了,不出聲是最好的,就是出聲有錯,那么多人的聲音也可以給她掩飾一下。

    穆爾卻很不樂意了,她是想跟辛運東在一起,這個破合唱團,離辛運東還有那么長的一段距離,她連看都看不到。

    想到這里,穆爾也不顧正在排練,轉身就去找辛運東了。好在人多,穆爾又是在最后一排,少了也不覺得刺眼。

    詩朗誦是一男一女,男的就是辛運東,女的就是月芽兒,后面是伴舞的,指導老師在前面閉著眼睛聆聽著月芽兒甜美的嗓音,對于他來說,那就是天籟之音。

    辛運東的聲音磁性雄厚,月芽兒的聲音甜美婉轉,讓那令人乏味的詩朗誦,成了最讓人有看點的節目。

    休息了的其他節目的演員,都聚在了詩朗誦的場地上,來看看校草校花的完美結合。

    穆爾想找辛運東,卻被來看熱鬧的學生給攔在了外面,使勁的推了推,人墻紋絲不動,她氣的在外面直跺腳。

    “穆爾,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快回去,該唱歌了。”一位合唱團的負責人,過來找穆爾,雖然她也不喜歡穆爾,可是畢竟是辛運東交代過的,她還是要負責的。

    “我不去,我要在這里看學長演出。”穆爾可沒什么集體觀念,她是想做什么就要做什么的。

    “可是你是我們合唱團的啊,必須要聽指揮。”負責人對穆爾很是頭疼,如果不是辛運東交代過,她才懶得管她。

    “那我退出,不要來管我,滾,滾,滾!”穆爾很不耐煩的擺擺手,讓合唱團的負責人滾。

    負責人氣的臉都紅了,還沒有誰敢這樣對她,她是合唱團的負責人,很多人拍馬屁都來不及,像穆爾這樣對她的人還是第一個。

    “好,可是你說的,那你就不要來了。”合唱團的負責人氣鼓鼓的走了,就算是辛運東再來,她也不準備接手了,這樣的人真是討厭。

    穆爾根本就沒有再搭理會那負責人,她的注意力全在辛運東的身上。

    辛運東有磁性的嗓音,俊朗的面容,讓很多的女生都念念不忘,看和辛運東和月芽兒在那里排練,穆爾的心里恨的牙癢癢的,那辛運東的身邊要是她該多好啊。

    這樣想著,穆爾看月芽兒的眼神就更加的古怪了,她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排練完了,月芽兒和辛運東、穆爾一起走了出來,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學校門口。

    月芽兒和穆爾認出了那是紀嘉瑞的車,紀嘉瑞看到月芽兒和穆爾出來了,放下了車窗,跟他們兩個打了個招呼,月芽兒和穆爾跟辛運東告別了,上了紀嘉瑞的車。

    “再見,再見,辛運東,我們明天再見。”穆爾上了車,還在跟著辛運東告別,而月芽兒則安靜的坐在車里。

    紀嘉瑞自己看著車,他沒有說話,月芽兒也沒有說話,只有穆爾坐在副駕駛,一直嘰嘰喳喳的說著今天排練的事情,話里話外都是一個意思,那就是辛運東好帥。

    “你今天去參加的是哪個節目?”紀嘉瑞打斷了她的話,問她。

    “我啊,我參加的是合唱,不過我已經退出了,那里離學長太遠了。”穆爾還在興奮中,沒有注意到自己說漏了嘴。

    “那就是你已經沒有參加什么節目了,那你還不回家寫作業。”紀嘉瑞對自己的妹妹也是醉了。

    “寫什么作業,還不如看學長排練呢!哥,你不要告訴爸爸媽媽,你要是告訴他們,我就不理你了!”穆爾才發現自己因為太興奮了,說漏了嘴了。

    “就你?你以為我不告訴爸媽,他們就不知道你的德行了嗎?他們只是想你還小,不和你計較而已。”紀嘉瑞對自己的妹妹還知道怕,嗤之以鼻。

    “反正你不能說,說了就和你絕交!還有你,你也不能說!”穆爾跟紀嘉瑞說完了,才想起了還有月芽兒在車上,她立刻惡狠狠的警告月芽兒。

    月芽兒聽到了穆爾的警告,沒有理會她,繼續看著窗外的風景。

    “你聽到沒有?喂,你別以為你可以和學長一起詩朗誦,就可以看不起人,如果選我,我一定比你還好!”只要是月芽兒不說話,穆爾就總覺得月芽兒是瞧不起她。

    “她是你姐姐,你怎么沒有禮貌?你比月芽兒好?就你那腦袋,斗大的字認的完嗎?”紀嘉瑞都瞧不起自己的親妹妹。

    文化課一竅不通,吃喝玩樂無所不精,還要裝乖乖女的樣子,也真是難為她了。

    “哥,你說誰呢?有你這樣的哥哥嘛?有你這樣損妹妹的嗎?你是不是我哥啊?你是她的哥哥吧?”每次紀嘉瑞一護著月芽兒,穆爾就抓狂。

    “我倒是很想有像月芽兒這樣的妹妹,可是沒這個福氣,你就混吧,混成年了混老了,你這一輩子也就過去了,做個米蟲吧。”在父母不在的時候,紀嘉瑞還是會教訓妹妹的。

    有父母的時候,紀嘉瑞不想說穆爾,她的行為父母肯定會很難過的,可是紀嘉瑞就沒有想過,如果父母以后知道了穆爾的所作所為,還是一樣的會難過的。

    “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想氣我,沒門!”穆爾的臉皮也厚,她也不敢得罪紀嘉瑞,雖然哥哥經常說自己,可是卻沒有告訴過父母,證明哥哥還是挺在乎自己的。

    月芽兒冷眼的看著這一切,雖然她的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可是心里卻很苦悶,她也想要家的溫暖,可是誰可以給她?紀嘉瑞雖然對她好,可是總是客客氣氣的。

    她想要一個會關心自己,愛護自己,懂得自己的人。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股票指数都包括哪些 福彩组三三码遗漏 悠洋棋牌下载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河南快赢481玩法 325棋牌老版 北京赛车微信出租平台 大奖得主 大话西游2老区职业怎么赚钱 河北11选5加奖 大乐透复式投住方法 杭州聚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