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八十三章 誰害了月芽兒

    段煉聽說了也過來了,還是都沒有發現月芽兒是怎么了,幾個大人對著孩子都是束手無策,最后月芽兒是自己哭累了,才睡著了。

    不過醒了又開始哭,哭累了又開始睡,就那么反反復復的,孩子也被折騰的夠嗆,大人的心里也特別的焦慮。

    哭到最后,月芽兒的聲音都嘶啞了,淚水都哭干了,大人們還是無能為力。

    月之華得到了消息,已經往回趕了,孩子出了事,他哪里還有心思工作,這月芽兒可是他的心尖寵。

    三個人在屋里換著換著抱月芽兒,都累的精疲力盡了,一個身影飛快的走了過來,走到了李麗的面前,抱過了月芽兒,三個大人還都沒有回過勁來。

    “紀嘉瑞,你怎么來了?”還是段煉的反應最快,她看到是紀嘉瑞才放了心。

    “我放學回家,奶奶說的,說月芽兒病了,我就 過來看看。”紀嘉瑞抱著哭泣的月芽兒,輕輕的撫摸著她,月芽兒看到了紀嘉瑞,居然還勉強的笑了笑,不過那笑容比哭還難看。

    然后月芽兒就繼續哭,她什么都不會說,只能用哭聲來表達自己的不舒服了。

    紀嘉瑞抱著月芽兒,也認真的做了檢查,身上確實沒有任何的不對勁,那么妹妹這么不舒服,不對勁的地方就應該是很隱蔽的。

    紀嘉瑞想到這里,就翻看著月芽兒的腳縫,手指甲,連屁股都沒有放過,還是沒發現什么。

    不過他不死心,繼續查看著月芽兒的耳朵孔,鼻子孔,還是什么都沒有。

    幾個大人都對紀嘉瑞的細心折服了,剛才她們可沒檢查的怎么仔細。

    “月芽兒,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呢?會是哪里呢?”紀嘉瑞抱著月芽兒,定定的看著她。

    月芽兒哭的更大聲了,這么多人都沒有發現她不對勁的地方,難不成她要被難受死。

    “媽媽,你看看月芽兒的舌頭是不是很紅?”紀嘉瑞忽然發現月芽兒的舌頭特別的紅。

    “是比較紅。”紀歌湊過來看了看,舌頭是很紅,段煉和李麗也過來看,那小小的舌頭好像是很紅。

    “拿點清水和棉簽來。”紀嘉瑞吩咐著,保姆很快的就把那兩樣東西給拿來了。

    “媽媽,你幫我固定著月芽兒的嘴,別讓她閉上了。”紀嘉瑞接過棉簽,把月芽兒遞給了紀歌。

    紀歌坐在沙發上,把月芽兒的頭給固定在了自己的腿上。

    段煉和李麗也都上去幫忙。

    紀嘉瑞用棉簽沾了清水,輕輕的擦拭著小月芽兒的舌頭,發現棉簽也變了顏色,他又換了一根,幫小月芽清洗著舌頭。

    隨著棉簽的顏色越來越淡,月芽兒的哭聲 也越來越小了,還好有人懂她。

    最后紀嘉瑞把小月芽的舌頭完全的清洗干凈了,小月芽也就不哭了,睜著圓溜溜,濕漉漉的眼睛看著紀嘉瑞,然后她就笑了,雖然眼淚還掛在臉上,不過這次笑的可是好看多了。

    “去查一下,那個是什么東西。”紀嘉瑞把染紅了的水遞給了保姆。

    “嗯,好的。”保姆端著水就出去了。

    哭了一天的小月芽總算是安靜了下來,不過剛安靜了幾分鐘的她又哭了起來。

    “是不是還有哪里有那個東西啊?”李麗擔心的說。

    “沒有了,應該是清理干凈了,現在月芽兒哭應該是餓了,你們去給她拿點兒奶,她今天一定是一天都沒有吃東西了。”紀嘉瑞又抱起了月芽兒。

    “哦,是哈,月芽兒今天一天都沒有吃東西了,快,保姆,把奶給月芽兒拿來。”李麗一拍自己的腦袋,心急則亂,這下倒是忘了孩子還沒有吃東西。

    拿來了一大瓶牛奶,很快的就被月芽兒給喝完了,肚子里有了東西,她這次是真的不哭了。

    用我們月芽兒的話說這人舒服了誰愛哭啊,笑著多有意思啊,不過她不會說,只能用睡覺來表示自己已經舒服了,吃飽喝足了,該睡覺了。

    “太太,已經查出來了,那粉末是超細的辣椒粉。”保姆已經查出來那紅色的粉末是辣椒粉。

    “誰怎么狠心,是誰?給我查,一定是這個屋子里的人,居然敢害小主人!”李麗真的是要被氣瘋了。

    “怎么回事?”月之華風塵仆仆的趕了回來,進了門沒有聽到女兒的哭聲了,他有點兒狐疑了,卻聽到妻子在發火。

    “老公,不知道是誰,把辣椒面打的超細的,抹在了我們月芽兒的舌頭上,讓孩子哭了一天,幸虧紀嘉瑞心細發現了,要不我們寶寶可是要被折騰的夠嗆了,那么小,誰下的了手?”李麗看到了自己的老公,一肚子的委屈都涌上了眼睛,她撲到月之華的懷里嚎啕大哭起來。

    今天可是把她給嚇壞了,要是月芽兒有個什么事兒,她也不想活了。

    “好了,好了,沒事了,沒事了,你去休息一下吧,這就交給我。”月之華安慰著妻子,妻子焦急的樣子他也很心疼。

    “月芽兒睡了,月叔叔,給你。”雖然很是舍不得,可是人家月芽兒的爸爸回來了,紀嘉瑞也就只能忍痛割愛,把月芽兒遞給了月之華。

    月之華接過月芽兒,望著小寶貝的臉,臉上還掛著淚水,他用手指輕輕的擦干了她的淚水,抱在懷里親了一口。

    才幾個月大的孩子,是誰下了如此的毒手。

    月之華的眼睛一冷,把所有的傭人都招了出來。

    “你們中間是誰做的,如果自己承認,我可以從輕發落,如果讓我查出來,那可就不要怪我手段太狠了。”月之華冷冷的環視了一圈,家里的傭人都低著頭,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從肩膀上看,還沒有人發抖,也許是自己的威懾不夠。

    “老實交代吧,這樣對大家都好,如果有人揭發,我可以給于重賞。”

    可是還是沒有人承認,這就讓月之華很生氣,這件事明顯的就是屋里的人干的,他的家其他的人是進不來的,不是這些人還能是誰?

    “保姆,你們兩人的職責就是照顧好小姐,可是小姐卻受了這樣的折磨,你們兩人是不是有話說。”月之華盯著那兩個保姆。

    “是,我們沒有盡到職責,今天早上,我們一個給小姐穿衣服,一個去給小姐做吃的,我 正穿著衣服,太太來了,她說讓我去幫著做早餐,她來帶孩子,我就離開了。”兩個保姆把早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我什么時候去過,我一直都在房間里,你們確認是看清楚了?”李麗聽到保姆提起自己,也是一頭的霧水。

    “是看清楚了的,您穿的是那件白色的外套,太太您的香水我不用看都知道是你。”保姆很肯定的說。

    這下李麗可就懵了,白色的外套前幾天洗了,這幾天也沒穿過,說到香水那倒是,她一直都用的香奈兒五號,沒換過,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我已經很多天都沒有穿過那白色的外套了,我去看看。”李麗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翻查了起來,那白色的外套不翼而飛了。

    “我的白色外套呢?”李麗出來問保姆,那件衣服是這季香奈兒的最新款,她很喜歡,連續的穿了好幾次。

    “昨天我熨了,放在衣柜的最外面,不過太太,您今天早上不是穿著的嗎?”保姆看著李麗,好像她失憶了一樣。

    “老公,快把我們的監控視頻調出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保姆的話說的李麗都有點兒冷颼颼的,孩子哭了她才去看的,這之前的太太是什么?不會是鬼吧?

    “好,那我們就把監控調出來看看。”月之華最后看了一眼下人們。

    把監控調出來的時候,月之華和李麗以及在場的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嬰兒房里,確實有一個穿著白色外套的人背對著攝像頭在給保姆說話,保姆也確實在給孩子穿衣服,那個人說了話之后,保姆就出來了。

    然后那個人就抱著月芽兒,從兜里掏出了什么,左右看了看,還不放心的把嬰兒房的門鎖上了。

    然后就對著月芽兒下了毒手,她的動作很快,抹完了放下月芽兒就離開了,月芽兒就開始哭鬧,李麗穿著粉色的睡衣才登了場。

    那就是說,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李麗,只是冒充李麗的,那保姆是沒有看臉嗎?

    保姆確實沒有看到臉,那人的頭發披散在 臉上,保姆只是聞到了相同的香水味,和相似的身材,相同的外套,并沒有仔細的看人,她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月之華又調出來進門的監控,還在早上五點過,就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用鑰匙打開了月之華的家,然后捂著臉,潛伏到了花園里。

    最讓人震驚的是,那人居然有月之華家里的鑰匙,還是從外面進來的,看樣子還挺有經驗的還知道捂著臉,躲避攝像頭。

    “那個人是誰?怎么會有我們家的鑰匙?”李麗指著監控里的那個黑色的身影說。

    “要報警嗎?”段煉問。

    “不要報警,應該是熟人,月大哥,你暗中找人查一下。”紀歌建議道。

    “我覺得應該是月叔叔的家人。”紀嘉瑞冷不防的說了一句話,讓大家都有點兒震驚了。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冰球比分直播运彩报 青海快三昨天走势图 杰克棋牌手机登录 足彩17145期对阵分析 青海快3今天开奖号码 69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四川金7乐投注技巧 德甲联赛搜狐体育 优易云商是真的赚钱吗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 网店几块钱的东西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