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禹鴻度回來了

    紀歌往禹氏走的時候,已經有人等候在那里了,紀歌認出了那是禹鴻度的秘書小李。

    “紀總,你好,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小李也看到了紀歌,很熱情的迎了上來。

    “小李,你怎么又回來了?”紀歌看到小李,就好像是看到了禹鴻度,很是激動。

    “嗯,因為一些兒事情,需要我回來處理。禹總已經在樓上等你了,紀總,跟我來。”小李沒有說更多的話,在前面帶路,讓紀歌跟著他走。

    紀歌也沒有多想,跟著小李就上了電梯,來到了總裁的那一層樓。

    小李把總裁的門打開了,示意紀歌進去,自己轉身去給紀歌倒茶了。

    紀歌狐疑的看了看辦公室,里面靜悄悄的,談判不是應該在會議室?小李怎么把自己帶到辦公室來了?

    她踏了進去,就看到了窗戶邊有一個背影,正在望著B市的高樓大廈,那人的側面有著滄桑也有著落寞。

    禹鴻度的大哥還越來越像禹鴻度了,可能是因為自己想起了禹鴻度,才會覺得他們很像了。

    “禹總,你好,我是紀歌,約定的時間,我們來談合作。”紀歌走進去,那人明明聽到了紀歌的腳步,卻遲遲的沒把正臉轉過來。

    紀歌只能自我介紹,希望禹總能轉過身來,那背影看著還真的是很傷感。

    到B市這么久了,禹氏不但是沒有更上一層樓,反而從四首慢慢的往后退了,他能不落寞傷感嗎。

    紀歌可以體會新禹總的心情,不過卻不同情他,商場上的失敗也沒什么好同情的,沒準下一個就是誰了。

    停頓了很久,在紀歌想再次提醒禹總的時候,禹總轉過身來了,紀歌卻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鴻,鴻,鴻度?”紀歌面前的這位禹總,臉上帶著激動的笑容,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白色的襯衣領子整潔干凈,黑色的手工西裝包裹著他健壯的身材,臉還是那張臉,只是皮膚變的黝黑了。

    “紀歌,我的寶貝。”禹鴻度笑著伸出了長長的胳膊。

    “鴻度,你回來了?你回來了?”紀歌撲進了禹鴻度的懷抱,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禹總會重新的變成了禹鴻度,剛才看到小李的時候,她就覺得有點兒奇怪,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驚喜。

    “嗯,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再也不離開了!”禹鴻度抱著紀歌,眼睛都濕潤了,他也沒有想到他還能回到禹氏,還能再次成為紀歌的合作伙伴。

    “你這一年多去了哪些地方啊?怎么也不打電話回來?”紀歌捶了禹鴻度幾拳。

    “嘿嘿,我可是逛完了中國的每一個地方。”被紀歌打,禹鴻度還是笑吟吟的,他的心里何嘗不牽掛著她,可是他卻不能停下腳步。

    “都走完了?那你是不是再也不走了?”紀歌抬起 眼眸,看著禹鴻度,臉上還掛著喜悅的淚水。

    “不走了,不走了,再也不走了。”禹鴻度用他略顯粗劣的手幫紀歌擦著眼淚。

    “那你可要說話算話!不能再離開了,離開這么久多讓人擔心啊。”

    “算話,算話,不過能有人擔心也是一件好事。”禹鴻度的心情也總算是有點兒平靜了,剛才想到要再次見到紀歌,他的心情是很激動的,所以他才對著窗戶,安撫自己激動的心情。

    可是怎么安撫的了,在見到了紀歌之后,他的心情就更激動了。

    “鴻度,你怎么會又回到禹氏呢?那你大哥呢?”紀歌問道,在大家族里,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可是有時候很多的事情也是很嚴峻的。

    如果家族覺得你不是經營的材料,在有很多孩子的情況下,你就可能被淘汰,然后讓其他的子女上,一旦被淘汰,那可就是意味著以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都不會再用你了。

    “我大哥回法國了,我父親去世了,在臨走的時候,立下了遺囑,所以我就回來了,以后也都不會再離開了。”禹鴻度扶紀歌坐下。

    “以后你可要帶著我,我可是一個人在中國,朋友就是你們了!”禹鴻度再一次開心的笑了,他的笑很好看,也很陽光。

    “好,以后我們聚會就帶著你!”紀歌爽快的答應了,反正昨天周廷耀也是這樣要求的,本來是怕周廷耀一個人不好玩,他們都是成雙成對的,這下有了禹鴻度,他們兩也就有伴了。

    “好,那我們還是來談談合作的事宜吧。”聽到紀歌以后會帶著自己,禹鴻度的眼睛都笑彎了,不過還是把正事辦了再說。

    “我就說那摳門的禹總怎么會給我們那么優厚的條件,還以為他有什么詐,看到是你我就放心了,不過你給的條件也太好了,你就不會虧嗎?”紀歌也就知道了為什么禹氏給她的條件那么好,這樣的事情也只有禹鴻度才做的出來。

    “不只是你們鵬飛,其他的公司我也給了比較優厚的條件,因為大哥是在國外經營慣了,他不懂中國的行情,所以才讓禹氏在國內舉步維艱,想改變禹氏的局面,就必須要讓很多利潤出去,你不用多想。”禹鴻度說出了這次合作的目的,當然,他不會告訴紀歌,他給鵬飛的是最優厚的條件。

    “哦,就是,現在的禹氏在國內確實經營不下去了,大哥不太了解中國的行情,也是為難他了,不過現在你回來了,一定會改變的,以你的才華,禹氏很快就會振作了。”紀歌聽到禹鴻度的解釋,也就釋然了。

    兩人愉快的談著條件,而兩人談條件的方式也是很奇特的。

    其他的公司之間談合作條件,都是為自己公司考慮,想讓對方給自己的條件優厚些,再優厚些。

    而紀歌和禹鴻度談的條件卻是,這個已經優惠過了,不能再優惠了,不行,不行。

    最后在紀歌的堅持下,禹鴻度拗不過她,才把合作的條件拍了板。

    “鴻度,今天我們合作愉快,你又重新回到了禹氏,晚上我請你吃飯?為你接風?”談完了,紀歌覺得很是輕松,比跟其他的公司談判輕松多了。

    “今天就暫時不去了,我剛回來,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你就欠著我吧,等我哪天有空了,你再請。”禹鴻度卻沒有答應,他的事情確實太多了,而且他知道紀歌現在應該多回家吃有營養的東西,在外面吃可比不上家里的好。

    “好,那就先欠著,等你有空了我再請你,你可要快點有空哦,要不我要生了就很長一段時間都請不了你了。”紀歌撫摸著自己的肚皮,一臉的幸福。

    “沒事的,反正你欠著,生完了恢復好了,再請也是可以的。”禹鴻度寵溺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你這樣說我就不急了,反正我記得欠你一頓飯就好了,時間是無限延長的!”紀歌和禹鴻度握了握手。

    “那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回去小心一點兒。”禹鴻度知道紀歌有司機,自己也就不去摻和了。

    “好的,老黃在下面等我,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改天見。”紀歌對著禹鴻度笑了笑,笑的禹鴻度的心里暖洋洋的。

    接下來的工作就比較輕松了,和禹氏 談好了之后,就由戴樂樂跟進,由詹妮弗做指導。

    戴樂樂的工作也很奮進,工作起來很認真,詹妮弗也就放心了,這個接班人可是她在上千人里選拔出來的,才十天時間就把公司上上下下都捋的清清楚楚的,人緣關系也不錯。

    算著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詹妮弗把紀歌的飲食習慣,工作時間和安排等等,都給戴樂樂做了詳細的講解,還給了她一份資料。

    戴樂樂就聽了一遍,就全都記下來了,并且分毫不差。

    在最后的幾天,詹妮弗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給了戴樂樂,而在這半個月里,凌風沒有給她打過一次電話,倒是凌風的母親,又打電話給她,讓她離開凌風。

    沒有凌風的態度,詹妮弗認為凌母的態度就是凌風的態度,要不為什么凌風不解釋,不說明呢?而且還趁機躲了出去,詹妮弗有點心灰意冷了,本來她是想給凌風機會,讓凌風個自己一個解釋。

    只要凌風說他愛她,凌母的意思不能代表他的意思,詹妮弗都會等他,可是凌風什么都不說,那只能代表凌風聽他母親的,對詹妮弗沒有感情。

    很早就聽說了中國的婆媳之間很難相處,她沒有往心里去,反正自己又不會找一個中國的老公。

    可是現在感情到那去了,她怎么辦?經過半年多的接觸,她明確自己是愛凌風的,也曾明確凌風是愛自己的,可是現在,她也不能確定了。

    算了吧,既然凌風都沒有什么解釋,自己也就沒必要再等下去了,戴樂樂很快的就上手了,詹妮弗給紀歌說了,為自己定了去美國的機票。

    就在同一天,詹妮弗登上了回美國的飛機,凌風和穆思修從法國回到了中國,兩人就那樣的錯過了。

    “老婆,好久都沒見到了,你怎么是越來越漂亮了?”  B市的機場大廳內,穆思修看著身材臃腫的紀歌來接自己,臉上可就堆滿了笑容。

    “老公,好久沒見了,你可是越來越貧嘴了!”紀歌被穆思修摟著,還吧唧的親了一口。

    凌風卻在后面左看右看的,看了半天都沒有看到他想見的人,最后不好意思的問紀歌:“太太,那個詹妮弗怎么沒有來?”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羽毛球比赛2017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查询 2018年上证指数图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淘金足球投注技巧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国平安股票 老11选5多久开奖 三只松鼠代理赚钱吗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2013香港赛马会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