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五十八章  糊涂的紀歌

    “我想說的是對面的兩位,如果你們不懂法,可以找警察叔叔普及一下,如果是想害人也還是要回家去再練練,你們的手段也是太齷齪了。”紀歌一字一字的從嘴里蹦出了這幾句話。

    “警察同志,你們看看,你們看看,有這樣對自己父母說話的女兒嗎?我們害她?她不害我們都是萬幸的了。”張麗聽著紀歌的話,急忙的就站起來辯解。

    “你坐下請不要喧嘩。”警察不悅的看了張麗一眼。

    “對不起,這位女士,我母親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紀歌也不生氣,還是淡淡的,她就喜歡看對方氣的跳腳的樣子。

    “你母親去世了,你老子還在。”紀綱聽到紀歌沒有提起自己,臉上掛不住了。

    “我沒有父親,我父親也早就沒了。警察先生,這兩位的起訴書,我可以接受調查,但是,如果查不出來,那么我會以誹謗罪起訴他們的。”紀歌坐在那里,心里卻是無比的凄涼。

    “既然有人起訴你,我們就會介入調查,如果事情屬實,那么你就要返還原告應得的財產,而且還會處以罰款。”警察對著紀歌說出了他們的意見。

    張麗聽到了頗為得意,拿著不屑的眼神看了看紀歌。

    “不過,如果經我們查實,紀女士你是被冤枉的,那么告你的人你就可以起訴為誹謗罪,那時候我們再以誹謗罪重新定案。”警察又對著紀綱和張麗說。

    張麗偷偷看了紀綱一眼,有點兒膽怯,她也只是聽說是這樣的,就攛掇紀綱回來告了紀歌一狀,具體的事情是什么樣的,她也不知道。

    “可以,我接受調查,我會用法律維護我的權益的。”紀歌站了起來。

    “那我就回去準備資料,迎接你們的檢查。”紀歌說完看都沒看紀綱和張麗,轉身就走了。

    “你看看,看看這是什么態度?不就是現在有兩個錢了,尾巴都要翹上天了。”張麗對紀歌的那態度很是不快。

    “不過紀綱先生,當年的紀氏破產案,正好是我師兄接的,當時我也有參與,所有的資料當時我們都查過,現在看來好像對你們不利,誹謗罪可是要坐三年以上的監獄的。”說完警察叔叔也收起了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這是什么意思?警察是她買通了的嗎?處處都在幫著她說話?哼,這里告不贏,我就朝上一級告,我就不信她還能一手遮天了!”張麗在警察的背后叫囂著。

    “好了,我們也回去準備資料了,你說的證據確鑿,你就讓你的朋友把證據給我們拿過來。”紀綱對自己的女兒不認自己感到很沒有面子。

    “證據?什么證據?”張麗一時沒有回過味兒來。

    “就是你說的當年紀歌偽造破產的證據,你讓你的朋友給你拿過來,我就不信我們告不倒她!”紀綱也是鐵了心要狀告紀歌,當年的事情他就是覺得奇怪,沒想到還真的是著了紀歌的道。

    “哦,好,好,我讓她給我們拿來。”張麗這才想起,她哪里有什么證據,只是聽她朋友那么一說。

    “走,真是不孝逆女,自己過上了好日子,一點兒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家人,我一定要出了這口氣。”紀綱氣沖沖的朝著門口走去,他對紀歌沒什么感情,對于自己狀告紀歌還認為自己是大義滅親。

    其實他就是想再分紀歌的財產而已,憑什么紀歌就要生活的好?不行,堅決不行。

    “朱麗葉,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你去休息一下吧,今天去公安局怎么樣?是誰告的你呢?”看著紀歌進了辦公室,詹妮弗端了杯茶水,跟了進來。

    “告我的是紀綱,我名義上的父親,公安局準備介入調查,我沒事,只是有點兒累。”紀歌看到沙發就想躺上去,她這段時間都覺得自己特別的累。

    “你父親告你?朱麗葉,你們中國的父母不是都很疼愛自己的孩子嗎?他為什么要告你?”詹妮弗不明白了,她以前可是很羨慕中國父子之間的關系。

    “我的父親也是一個慈愛的父親,只是不針對我,他是小三的,不是我和我母親的。”紀歌閉著眼睛。

    “對了,詹妮弗,你去找一下當年收購紀氏的人,把紀氏的資料找人整理一下,公安局需要的時候,給他們就是了。”紀歌對詹妮弗說道。

    “當年的紀氏?不是已經結案了嗎?”詹妮弗雖然當年不在中國,可是對紀歌的事情還是調查的一清二楚。

    “是啊,可是我那位父親非說我當年和穆思修竄通好了,故意讓紀氏破產,讓他們的股份都化成了泡影,其實當年紀氏破產的時候,財產清算的時候,他們都分到了錢的,穆思修收購紀氏的時候,也給了他們一大筆的錢,估計可能是錢用的差不多了,現在想回來訛我。

    他的太太可是穿了一身的名牌,那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紀歌閉著眼睛,任由詹妮弗給自己按摩著頭部。

    “你們中國還有這樣的父親,真是奇了怪了,那他現在的太太就是屬于小三上位吧?”詹妮弗好奇的問。

    “是的,就是小三上位,我母親還一直在紀氏做財務總監,掙了錢還會被他們拿去瀟灑,我母親一輩子都沒有輕松過,都在勞累,最后死的時候都沒有放下我父親,可是我父親早就把她給忘掉了。

    這就是癡情女子負心漢的故事,詹妮弗,中國的大部分的父母都很愛自己的子女,也有個別的,對子女很過分,我就是屬于那個別的。”詹妮弗按摩了之后,紀歌覺得頭腦要輕松多了。

    “朱麗葉,我覺得你好久都沒有來例假了,你很久都沒有讓我去給你買衛生巾了。”詹妮弗又 給紀歌按摩著肩膀。

    紀歌聽了詹妮弗的話,想了想,天哪,她是有好久都沒有來例假了,應該有兩個月了吧。

    她搭了自己的脈搏,還真是喜脈,她還真的是懷孕了。

    “詹妮弗,你怎么不早提醒我,我懷孕了,都已經兩個月了,這次我怎么都沒有發現呢?”紀歌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她這次懷孕都兩個月了,卻沒有嘔吐和惡心的征兆,所以她一忙起來都忘了自己沒有來例假了。

    “你每個月都會讓我去幫你買一次衛生巾,上個月我也忙忘了,今天才想起來。”

    “一說到懷孕我就餓了,詹妮弗,你去給我買碗酸辣粉來,多放辣椒。”紀歌想著辣椒嘴里的唾液就特別的多。

    “朱麗葉,老太太已經給你送來了湯和飯,我放在微波爐里給你熱著的。”詹妮弗為難的說著。

    “湯和飯我也要吃,你去買點兒酸辣粉來我做菜吃,總可以了吧?”這管自己都跟自己的媽一樣了,紀歌認真的打量著自己的特助詹妮弗。

    詹妮弗已經三十歲了,可是還是沒有結婚的對象,一身合體的黑色小西服,西服裙子,把她飽滿的身子包裹的很有曲線。

    為了方便把長長的大波浪利索的挽在了腦后,一張酷似奧黛麗赫本的臉讓紀歌都覺得嫉妒,可是就是這樣的一位美女,卻一直單著,紀歌的腦袋里飛快的轉著,凌風好像也單著,要不要給這兩個人促成一下?

    “好,那我就去給你買,你先喝碗湯。”詹妮弗從微波爐里端出了湯碗,給紀歌盛了一碗,自己則出去給紀歌買酸辣粉去了。

    “嗨,詹妮弗,你要出去?”凌風正拎著一個紙袋,準備上去找紀歌。

    “嗯,我出去給朱麗葉買酸辣粉,你要去找朱麗葉?她在!”詹妮弗對凌風也很有好感,高大英俊帥氣,對穆思修也是忠心耿耿的,很多時候看著冷冰冰的,實則還是一個暖男。

    “好,那我就先上去了。”凌風告別了美麗的詹妮弗,上了電梯去找紀歌了。

    “扣扣,扣扣。”紀歌正皺著眉頭喝湯,聽到有人在敲門。

    “進來。又有什么事啊?”紀歌以為是詹妮弗又有什么沒有吩咐的事情。

    “太太,這是我們總裁讓交給你的。”凌風把手里的紙袋放到了紀歌的辦公桌上。

    “是什么東西?”紀歌一口氣把湯給喝完了。

    “是你需要的東西,總裁說讓你自己看,看完了就給總裁回個電話就是了。”凌風可不敢說,要不沒有了驚喜,總裁不要自己的命才怪。

    “還這么神秘!”紀歌放下湯碗,來到了辦公桌前,打開了紙袋,就看到里面有一個小紙袋,還散發著陣陣的香氣。

    “麻辣鴨脖?他怎么知道我喜歡吃麻辣的東西?真是太好了!”紀歌把那一袋子的麻辣鴨脖給拿了出來,就準備回沙發上坐著慢慢的品味。

    凌風扶額,總裁說的沒錯,太太肯定會先看到吃的,只是那紙袋里的資料明明比麻辣鴨脖顯眼好不好。

    “太太,你就不看看這紙袋里還有些兒什么?”凌風很小心的提示這紀歌。

    “啊?里面還有東西?”紀歌驚奇的問道,壓根她除了吃的什么也沒看到啊!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股票配资平台 收淘宝好评的怎么赚钱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足彩单场如何买赚钱 双色球领取奖金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老11选5什么时候开奖 开超市真的很赚钱吗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地址 云南11选5直选遗漏 快3最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