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五十七章  紀歌、紀綱法庭見

    鵬飛公司正在緊張的開著董事會,鵬飛現在的財力和物力都與日俱增,都可以和穆氏在一起提一提了。

    目前鵬飛已經收購了一些小的公司,在經營規模上必須要擴大,在人員的配置上出現了一些問題,今天開董事會就是為了合理的配置公司的高端人才。

    大會從早上的九點,開到了下午的三點,總算是把結果弄出來了,紀歌也累的夠嗆。

    回到了辦公室,詹妮弗已經把趙恩慧送來的湯和飯熱好了擺在了茶幾上。

    “朱麗葉,你的臉色可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詹妮弗關切的望著紀歌。

    “可能是累到了,最近的精神不是很好,就上個周末,她們還說我長胖了,身體應該是沒什么問題。”紀歌看著桌子上的菜,沒有什么胃口。

    “親愛的詹妮弗,麻煩你可以去幫我買點兒下飯的有辣味的東西,這些東西看著都沒胃口。”紀歌累的坐在了沙發上,對著詹妮弗說了這些,就倒下去想躺一會兒。

    “好的,我這就去,朱麗葉,你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回來。”詹妮弗把飯菜放進了微波爐,自己就出去了。

    “嗯。”紀歌閉著眼睛應了一聲兒,很快的就睡著了。

    紀歌是被那一陣兒的吵鬧聲給吵醒的,她睜開眼睛看的時候,屋里卻多了兩個警察。

    兩位警察看著很是年輕,可能是剛從警校畢業的吧,那莊嚴的警察制服穿在他們的身上,還是掩蓋不住那一絲稚氣。

    “請你們不要打擾朱麗葉,她剛剛才睡。”詹妮弗攔著那兩個警察。

    “請你讓開,我們要執行公務。”兩位小警察冷著一張臉,絲毫都沒有通融的意思。

    “什么事?”紀歌翻身坐了起來,她的頭還很暈,完全都不在狀態上。

    “請問你是紀歌嗎?”警察掏出了他們的警官證。

    “是的。”

    “我們是B市公安局的,有人告你弄虛作假,轉移財產,這是傳票,請你于明天上午九點到市公安局去協助調查。”警察把傳票遞給了紀歌。

    紀歌接過了傳票,放在了一旁,

    “好,我明天早上去。”

    兩位警察本來還準備再解釋一下,看到紀歌那么合作,倒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楞了一會兒,就轉身告辭了。

    “請你明天早上準時到。”

    “朱麗葉,你都不問問是什么事?”詹妮弗把買回來的老干媽和下飯菜,放在了紀歌面前的茶幾上。

    “有什么好問的,明天去了就知道了,來,幫我把飯拿過來我也覺得有點兒餓了。”

    詹妮弗最佩服的就是紀歌的心態超級好,也最相信不管什么麻煩事,紀歌總是有辦法解決的,就算是她不行,她家的穆思修穆總也行。

    詹妮弗從微波爐里端出了飯菜,給紀歌盛了一碗湯,又盛了一碗飯。

    雖然已經過了飯點,很多人都會餓過了,可是紀歌卻還是餓,看到了那兩個下飯的東西,她覺得肚子就更餓了。

    喝完湯,吃著飯,吃了一碗又舀了一碗。

    “哎呀,最近我是太能吃了,都長胖了,段煉都說我是胖了,我還這么能吃,什么時候才能減肥啊,衣服都穿不了了。”紀歌一邊吃著一邊感嘆著,可是不吃又餓,權衡了一下,覺得還是吃飽了再說。

    很快兩碗飯就吃完了,紀歌拿著空碗在那里發呆。

    “朱麗葉,你吃完了嗎,吃完了我去洗碗。”詹妮弗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紀歌一臉的糾結。

    “詹妮弗,你說我是吃還是不吃?”紀歌抬起頭,睜著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詹妮弗。

    “朱麗葉,你不會還沒有吃飯吧?”詹妮弗驚訝的看著紀歌,她沒有記錯的話,剛才是給紀歌盛了一碗飯才出去的。

    “不是,我在糾結吃不吃第三碗飯,吃吧我又怕長胖,不吃吧,可是我又覺得餓,好糾結,怎么辦詹妮弗。”

    “那就吃唄,反正穆總又不會嫌棄你胖,其實我覺得朱麗葉你長胖一點兒還有韻味一些,胖一點兒身體才好。”詹妮弗一聽到紀歌在為這件事苦惱,心里就想笑。

    在商場上叱咤風云的紀歌紀大總裁,居然會為了還吃不吃一碗飯在那里糾結,說出去可沒人會信。

    “我也是這么想的,那我就再吃一碗。”得到了詹妮弗的肯定,紀歌也給自己一個臺階下,就趕快的盛了一碗飯,就著老干媽吃了起來。

    三碗飯下了肚子,紀歌才覺得肚子吃飽了,吃飽了就想睡覺了,趁著詹妮弗去收拾碗筷了,紀歌趕快的又倒在沙發上準備繼續睡一覺。

    回到家里紀歌還把得到傳票的事情給忘了,陪著紀小小吃過晚飯,紀歌早早的就回到了臥室,洗了澡就準備睡覺了。

    等到穆思修回家的時候,紀歌都已經睡著了,穆思修走到了紀歌的身邊,床上的那個小小的人兒,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黑黝黝的頭發散落在白色的枕頭上,細致的臉蛋,微微輕啟的櫻唇,看的穆思修挪不開眼睛。

    俯下身,穆思修輕輕的吻了吻紀歌的唇,又咬了咬,彈彈的,就和果凍一樣。

    穆思修舍不得的又舔又咬的,弄的紀歌呼吸都困難了,她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看著穆思修,可憐兮兮的說:“老公,讓我睡一會兒,我好累。”

    穆思修一頓,這寶貝是怎么了?如此的疲倦,他正要說什么,紀歌都已經又睡著了。

    穆思修苦笑的搖了搖頭,給紀歌蓋好了被子,自己去沖了個冷水澡,退了退火,然后就去書房了。

    大清早紀歌醒的時候,沒有發現穆思修的身影,想著他一般都比自己起的早,也就沒多留意。

    詹妮弗已經發短信提醒她今天要去市公安局,她吃了早飯,開著車就來到了市公安局,從頭到尾她都沒有想過,到底是誰會告她。

    紀歌來到公安局的時候,已經有人在等她了,還是兩個很久都沒有見到的人,一個是她的爸爸紀綱,一個是她爸爸的老婆張麗。

    三人分成了兩邊坐了下來,中間的坐著莊嚴的警察。

    “紀綱,張麗,你們是原告是吧?”警察對紀綱說。

    “是,是,是,我們是原告。”紀綱和張麗忙不迭的點頭。

    “紀歌,你就是被告。”警察又轉過頭對紀歌說。

    “可是警察同志,我不知道我為什么會是被告?”紀歌連看都沒有看紀綱一眼,此生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兩個人。

    “紀綱和張麗告你,當年你竄通穆思修,故意讓紀氏破產,實際上是把財產暗中轉移了,你才有了今天的鵬飛公司,他們當年的股份,要你現在還給他們。”警察看著手上的起訴書,大概的把上面的意思給紀歌念了一遍。

    “警察同志,我都沒有想到我的女兒是如此狠毒的人,當年他們兩口子一唱一和,說是紀氏被人陷害,破產了,我們的股份可是一分錢都沒有拿到,事隔多年,他們才把當年轉移的財產拿了出來,創建了如今的鵬飛公司,他們的目的就是讓當年的股東,都把錢賠了進去。”紀綱瞪著紀歌,把手里的資料拿給了警察。

    “就是,就是,人家的女兒都是把錢往娘家拿,可我們這女兒倒好,還處處算計著娘家的人。”張麗也在后補充著,還好她在國內的朋友告訴她,如今的紀歌在B市也算是響當當的一個人物,她憑什么響當當,不就是當年紀氏的錢嗎?她張麗就不信,如果不是紀氏的老底子,紀歌還能重新建立公司。

    對面的紀綱也已經近六十歲的人了,頭發都已經花白了,雖然面容還是挺英俊的,可是歲月在他的臉上還是留下了深深的痕跡。

    張麗就顯的要年輕的多,本來就比紀綱小了十多歲,又是全職太太,天天在家里不是購物就是打牌,絲毫不操心錢的事情,四十多歲的人看著還跟三十多歲差不多,皮膚光潔,頭發也梳的一絲不茍的。

    看著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國際大牌的,他們在國外的生活也過的不差,張麗的一身行頭怎么看都得值上百萬。

    這就是世界上算的上是血親的親人了,現在卻坐在了被告席上。

    當年她和母親帶著紀小小,那么艱難,那么困苦的時候,他們過著他們舒適的生活,紀氏變賣的資產,已經被紀綱和幾個股東瓜分光了,卻沒有留給紀歌母女一分錢。

    現在知道紀歌的生活好了,他們就來了,還不是來哭窮的,是來告她的,這個告她的理由也是很奇特,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 出來的,轉移財產?當年他們可是在場的,當年的所有資產也都是審計局審計過的。

    紀歌的心里很酸楚,可是她也都習慣了,這一對狗男女當年對她母親不也是這樣卑鄙加無恥的嗎?

    紀歌就那么冷冷的看著對面的兩個男女,紀綱和張麗都被她看的低下了頭。良久,她才輕啟朱唇緩緩的說起了當年的原委。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开奖公告 云南11选5助手软件 赌场娱乐 又卷烧饼赚钱么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码报资料2018大全彩图 36棋牌 2017杀一头精准公式 新彊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2008年股票指数 四川金7乐app下载安装 河南快三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