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可愛的小女孩

    正當那個小個子的服務員要離開的時候,何舒影叫住了他。

    “請問小姐你還有什么事?”小個子服務員看著何舒影,倒也沒有膽怯的意思。

    “以后上菜上快點,這么高端的餐廳上菜也太慢了。”何舒影一臉的埋怨。

    “好的,謝謝小姐您提的建議,我一定會反饋給我們領導的,請慢用。”小個子的服務員又對著他們鞠了個躬下去了。

    “之恒,你快嘗嘗,這里的菜味道真的很特別,你別看才開了幾個月,生意可是爆好,我都排了好多天才排到的,這家餐廳每天只接納二百人,多了就往后推遲。”

    何舒影把牛排切好了遞給了月之恒。

    “不用,我自己來。”月之恒還給了她,他一個大男人怎么可能吃女人切好的牛排。

    “好的,那你就好好的品嘗一下。”何舒影也沒有生氣,只要能陪在月之恒的身邊,讓她做什么都可以。

    “嗯。”月之恒點了點頭,把一張紙條放進了自己的西服口袋里,那紙條是剛才那個小個子服務員暗中遞給他的。

    何舒影的心情是特別的好,在她和華玉鳳的配合下,段煉和月之恒的離婚證已經辦好了,而且段煉還不要月家任何的財產,這個傻女人,真是傻的厲害。

    她還帶著兩個孩子,知不知道月家拔一根毫毛都夠他們母子三人吃幾輩子的了。

    想到這里何舒影的臉上就抑制不住的笑容。

    她已經開始憧憬她的婚禮了,她一定要穿最漂亮的婚紗,做最漂亮的新娘。

    “舒影,你笑什么?”看著何舒影越來越咧的大的嘴,月之恒喊了何舒影一聲兒。

    “嗯?沒什么之恒,我覺得這家的菜真的很好吃,所以我就高興的笑了。”何舒影搪塞著,她可不能告訴月之恒,是因為陰謀詭計得逞了,她才笑的那么開心。

    “舒影真是個好女孩,很單純,這樣一點兒小事你都會這么開心。”月之恒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一頭及腰的長發,五官清秀可人,皮膚也夠白皙,長的也好,對自己也好,可是他的心里卻一直都不愛她。

    這一年以來,兩人幾乎是朝夕相處,熟悉彼此的脾氣和性格,追求何舒影的人大有人在,她卻只對他死心塌地,他要懷疑她嗎?

    “之恒,你看我做什么?我臉上有東西嗎?”何舒影對著月之恒直直的目光還是很不習慣,她怕被看穿了。

    “沒有,舒影, 我對你真的是百看不厭。”月之恒說出了這句話,自己都感到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討厭。”何舒影給月之恒拋了個媚眼。

    兩人的互動都收在了段煉的眼底,這個月之恒,等他恢復了記憶,看她怎么收拾他,還跟跟其他女人眉來眼去。

    吃完了飯,月之恒帶著何舒影回了別墅,他回了自己的房間,何舒影懷孕是他有一天喝醉了,把何舒影給上了。

    本來何舒影是不要他負責的,他月之恒可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自己做了事情就要自己承擔,雖然他根本就記不得那天晚上到底干了些什么,不過他相信何舒影作為一個女人不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的。

    月之恒拿出了那小個子服務員塞給自己的紙條,那上面寫著妻子:段煉,女兒:月亮,兒子:段思月。

    其他的再沒有多的信息,那這就是告訴他他真的是有妻子和孩子的人,他的母親為什么不告訴他,他是結過婚的男人?

    這個應該要查一下,他是一個負責人的男人,如果有家室即使何舒影懷孕了,他也不會丟下妻子和孩子不管的。

    都已經一年多了,月之恒卻始終都沒有碰過何舒影,這讓她非常的煩惱,月之恒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他卻不愿意跨越雷池一步,那個酒醉了讓她懷孕的事情也是她和華玉鳳編出來的。

    何舒影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布偶,使勁的扎著。

    “死段煉,臭段煉,你怎么不去死?扎死你,扎死你。”

    何舒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連忙摸 出了電話,打了過去。

    “喂,月之恒的藥效還有多久?嗯,只有一個月了?那可不可以有什么藥讓他永遠的失憶,永遠都不要想起那個賤女人?”

    “有是有,不過副作用很大,很有可能會讓患者的大腦神經受到抑制,從而導致患者永久的失去記憶,還會刺激大腦,讓他慢慢變的呆傻。”

    “呆傻了也比想起了那個賤女人好,你就準備給他注射這種藥水!還沒有貨,要等一段時間,好,錢不成問題,我先打給你五百萬,尾款在你給他注射完之后打,你以后也就隱姓埋名,不要在出現在B市了。”

    掛了電話,何舒影本來姣好的面容此時顯得卻特別的猙獰,她想笑,又有點兒笑不出來,只要能得到月之恒,付出再大的代價,她也不在乎。

    “舒影,一會兒我要出去一趟。”月之恒穿好了衣服,來到客廳。

    “之恒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吧?”何舒影一聽月之恒要出去,急忙的站了起來。

    “不用了,我只是想一個人呆一會兒。”月之恒拒絕了何舒影,很多事情必須要他自己才能弄明白。

    “那你都失憶了,遇到熟人你也不認識,還是我陪你去,好幫你認認,萬一有什么人圖謀不軌,我也可以幫你的。”何舒影還是不甘心,放月之恒出去她可不放心。

    “沒事,我只是出去走走,你不用擔心。”聽到何舒影關心自己,月之恒反而有點兒過意不去。

    “那好吧,之恒,你早點兒回來。”何舒影也不敢表現的太過了,怕引起月之恒的懷疑。

    “嗯,舒影,你有身孕,不要太操勞了,多休息,我很快會回來的。”告別了何舒影,月之恒才開著車出了門。

    “喂,你去跟著之恒,看他今天會去哪些地方,有不該接觸的人,就擋了,不讓他接觸。”看著月之恒開車離開了,何舒影才給人打了電話,下了了命令。

    月之恒開著車,腦袋里在想著辦法,可是他的腦袋只要一想事情,就會隱隱作痛。

    月之恒只能簡單的理了一下,他想著如果他是結了婚的,那在民政局就應該有資料,他想好了,就開車朝著民政局而去。

    “你好,我想查一個人有沒有結過婚,可以嗎?”月之恒問對面坐著的小姑娘。

    “可以,不過你要提供他的身份證,還有戶口本,其實戶口本上就應該有備注的。”小姑娘看著面前站著的男人,心跳的撲通撲通的,臉也紅了,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了。

    這天底下真的有這么帥的男人?太帥了,還那么陽剛,甩那些韓國的明星幾條街呀。

    “哦,那我這里有身份證,你可以給我查一下嗎?”月之恒把自己的身份證遞給了小姑娘,小姑娘剛想接身份證,她的電話卻響了。

    “喂,哦,好,我馬上來。”小姑娘掛了電話,念念不舍的看著月之恒。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有點兒事情要去辦,一會兒有其他的人來,你讓他們給你查吧。”說完又看了月之恒好幾眼,太帥了,太好看了。

    小姑娘走了很快就來了一個男人,他看著月之恒,面無表情的詢問他需要做什么。

    月之恒把自己的來意又說了一遍,那個男人接過了月之恒的身份證,在電腦上查了起來。

    “月先生是吧?系統資料顯示你是未婚。”那男人怕月之恒不信,還把電腦轉了一下,讓月之恒看的更清楚一些。

    月之恒清楚的看到,那電腦上確實顯示的是月之恒——未婚。

    “那可不可以幫我查一下段煉的婚姻情況?”月之恒為了謹慎,讓那個男人幫忙查一下段煉。

    “身份證。”那男人伸出手,找月之恒要段煉的身份證。

    月之恒哪里有段煉的身份證,磨蹭了半天,那男人絲毫不通融,無奈月之恒只能放棄了。

    “月先生,我們的系統都是全國聯網的,是最準確的,你要是想查,拿身份證來就可以了。歡迎你的光臨。”那男人還是面無表情,不過卻看的出來他的面容松動了許多。

    確認了自己是未婚,月之恒的心情卻沒有輕松,他也不知道是為什么,走出了民政局,月之恒嘆了口氣,他現在的腦袋里亂糟糟的,有很多東西要浮出水面,可是又被什么給壓了下去,他捂著自己的腦袋,腦袋好痛。

    月之恒開著車,漫無目的的走著,他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反正心里就是很煩躁,他一腳踩下去,停了車,他坐在車里,眼神空洞呆呆的看著前方。

    前面開過來一輛黑色的小車,保姆下車開了車門,一個小姑娘從車上下來了,小姑娘穿著粉色的大衣,白色的長靴,頭上還戴著一頂可愛的帽子。

    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注意她,她回頭看了看,粉嘟嘟的臉上,那圓溜溜的大眼睛咕嚕咕嚕的轉著,看著就讓人想親一口。

    月之恒本來空洞的眼神,在看到這個女孩子的時候,回了神,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個小女孩。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考游艇驾照赚钱吗 为了赚钱而赚钱的人难赚钱 2018年做什么小吃生意赚钱夜市 靠斗地主能赚钱吗 加盟淘宝店铺能赚钱不 男孩跳钢管舞赚钱吗 老司机 赚钱吗 天气预报赚钱下载 钱咖怎么做任务赚钱快 焦化厂赚钱不 废电线剥皮赚钱吗6 鬼三哥躺着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