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七十一章  穆文豪其人

    不管穆思修說什么,紀歌都不再理會他,當年受的屈辱,不可能是他幾句話就可以原諒的,而且現在趙恩慧雖然是表面上接受了紀歌,可是那是因為今天的婚禮沒有紀歌不行,以后會怎么樣誰也說不清楚。

    穆思修氣惱的去撕扯紀歌的喜服,紀歌掙扎著,可是卻不是他的對手,眼睜睜的看著衣服被撕碎了,紀歌放棄了反抗,直直的躺在床上,反正又不是沒睡過,他想要就繼續。

    看著紀歌死魚一樣的表情,穆思修卻索然無味了,他站起身,從禮服里掏出個東西,扔在紀歌的身邊,“衣柜里有你的衣服。”說完穆思修就轉身離開了新房。

    紀歌撿起了那紅色的本本,結婚證三個字出現在她的眼前,她打開一看,持證人居然是紀歌和穆思修,領結婚證的日期就是和宋浩明離婚的第二天,那就是說,她和穆思修結婚已經五年多了,也太搞笑了吧,結婚當事人都不知道自己結婚了。

    “媽咪,你餓了嗎?”紀歌剛找好衣服穿上,紀小小就進來了,手里還拿著一個盒子。

    “小小,你拿的什么?”紀歌聞到了香味,她也確實餓了,折騰了一天還沒有吃東西。

    “給你。”小小把食盒遞給了紀歌,紀歌打開一看,是彩蝶軒的點心,自己喜歡彩蝶軒的點心,穆思修還沒有忘記。

    吃了幾口點心,喝了小小帶來的酸奶,紀歌的肚子總算是有點兒舒服了,她拉著小小對他說:“小小,我們一會兒回家。”

    “為什么?這里不好嗎?”小小吃著手里的雞腿,不解的看著媽媽,奶奶說這里以后就是他們的家了,和爸爸在一起生活不好嗎?

    “小小,我們不能在這里生活,聽媽媽的話,我們回去,媽媽可以養活你。”紀歌的頭很痛,這個穆思修什么時候偷著去把結婚證給辦了,還騙陸雅琴跟他那么多年,他是有多腹黑!

    “好,我也可以保護你,那我們走吧。”紀小小聽話的點了點頭,他雖然喜歡爸爸,可是卻不喜歡奶奶,奶奶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穆氏老宅的外面很熱鬧,很多人在吃喜酒,紀歌聽了聽,好像是沒辦法離開,她也是第一次來這里,她決定帶著兒子找后門走。

    朝穆氏老宅的后面走可就冷清多了,雖然紀歌不確定穆氏老宅有沒有后門,她還決定試一試,萬一有呢?

    賓客們都集中在了穆氏老宅的前面,這后面的風光才更加的好,幽靜的小徑,兩邊綠油油的灌木,點點鮮花點綴在其間,五彩斑斕,精致的亭臺,別致的樓閣,小橋流水,就如同進了電視里的王府。

    如果不是想著逃跑,紀歌倒想多留下來欣賞欣賞。

    越走樹木越多,路面也就越陰暗,里面的房子也都偏小了,“媽媽,那里有個門。”紀小小眼尖,他看到了樹蔭掩藏著的一個小門。

    太好了,功夫不負有心人,紀歌加快了步伐,那門不是很大,如果不是開著,一般人還發現不了,那顏色和周圍的墻壁融為了一體。

    “你們什么人?”就在紀歌的一條腿都邁出了小門的時候,后面冷不丁有人說話,嚇的紀歌差點兒把腳給崴了。

    紀歌回頭一看,發現是一個高大的男人,五官深邃,一頭濃密的黑發顯示著他的桀驁不馴,可是臉上的那一道長長的疤痕,破壞了這份美。

    “我們只是路過的,那個你去忙你的,我們走了。”紀歌以為這人也是今天來的客人,打了個招呼準備繼續把這只腳也邁出去。

    穆文豪看著眼前嬌小的女人,從她的長相他已經猜到她是誰了,當年線人提供照片的時候,他以為那是經過處理的照片,世上哪有那么清純美麗的臉,所以他在讓陸雅琴整容的時候,只整了個五分像,都讓他著迷,如今看到了本人穆文豪吃了一驚,不過他的臉上并沒有露出來。

    “你們跟我來,我帶你們走這邊,這里就不會被人發現。”穆文豪指了指另外一個地方。

    紀歌狐疑的看著穆文豪,當看到他的眼里并沒有惡意的時候,才點了點頭。

    穆文豪面部表情僵硬,可是心里卻起了變化,所有的人看著他,都很厭惡他,因為他臉上的那道疤痕,可是紀歌卻并沒有一點兒的看不起,反而還很信任他。

    穆文豪帶著紀歌和紀小小,從另外一道門出去了,那道門只有他才知道,因為那是他自己開的一個門。

    推開了門,外面是一處山包,穆文豪掀開一個綠色的土堆,里面是一輛掩藏的很好的車。

    “上車,我送你們。”就因為紀歌的那份信任,穆文豪決定送他們母子。

    “好。”紀歌再次點了點頭,雖然這個人是一個陌生人,可是他的眼神讓紀歌信任他。

    紀歌和紀小小上了車,穆文豪問了地址,把母子二人,送回了家。

    穆思修陪著客人喝了很多的酒,他想用酒來麻醉自己,紀歌對他的不信任,讓他很苦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重新獲得她的信任。

    難道讓她恢復那一段記憶?算了算了,穆思修放棄了那樣的打算,他決定用真心慢慢挽回紀歌的感情。

    喝的醉醺醺的,穆思修跌跌撞撞的朝著新房走去,紀歌雖然現在暫時不能接受他,不過只要在他身邊,他就很滿足了,他會慢慢的讓她接受他的。

    門大打開著,穆思修的酒醒了一半,他沖了進去,里面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媽,媽,小小呢?”穆思修喊著趙恩慧。

    “小小?我怎么知道,他說是給他媽送東西吃,就沒回來來了,我哪有時間一直守著他?”趙恩慧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媽,那個是你的孫子,他的媽咪是你的媳婦,你現在有空在臥室里睡覺,卻沒有時間看你的孫子,好,很好,看樣子你還是喜歡陸雅琴做你的媳婦,這個家容不下他們母子,也就容不下我!”穆思修氣的踢了一旁的凳子,那凳子一下子就垮了。

    “思修,你為了 這個女人,三番兩次的和媽媽鬧別扭,你的心里還有沒有媽媽,你知不知道媽媽費了多大的勁才把你生下來?”趙恩慧見兒子兇自己,頓時又開始要死要活的了。

    “你是我的媽,我會孝敬你,那是我的媳婦,我希望你尊重她!”穆思修沒有再理會哭鬧的趙恩慧,轉身離開了穆氏老宅。

    “凌風,查一下紀歌和小小什么時候立刻的老宅。”穆思修給凌風打了個電話,自己開著車在高速公路上飚著車,他需要發泄,太多太多的苦惱需要發泄了。

    很快,凌風打電話過來,穆思修戴上藍牙耳機,凌風在里面匯報著。

    “總裁,我看了老宅的監控視頻,沒有看到紀小姐和小少爺離開的視頻,不過倒是有一輛車從老宅附近開過,不知道有沒有什么聯系。”

    “查那車。”穆思修命令道。

    “已經查過了,是一輛沒有登記姓名的新車,沒有再回來。”

    “穆文豪在家嗎?”穆思修想到如果紀歌母子沒有從前門走,應該是從后面走的。

    “二少爺在家,我看到他正在洗澡。”凌風老實的回答著。

    他確實是看著穆文豪進了浴室,還聽到了嘩啦嘩啦的水聲。

    穆思修掛了電話,不行,紀歌那么好,喜歡的人太多了,一定要盡快的挽回她的心,別到時候成了別人的人,那結婚證也不能束縛誰,萬一她要離婚,他該怎么辦。

    “哎喲,總算是回來了,回家的感覺真好,之恒,你把月亮放下來,都到家了還抱著干嘛?”段煉一回到家就癱在了沙發上,太累了,真不該去隨軍,還以為隨軍好玩,又可以避開尹月的糾纏,哪知道那么辛苦。

    “不,就要爸爸抱,爸爸我可是你的小情人哦。”五歲的月亮穿著粉粉的公主裙,扎著個馬尾辮,模樣吸取了段煉和月之恒的優點,美人胚子一個。

    “好,好,爸爸抱,爸爸抱,你不是我的小情人,你是爸爸的小棉襖。”月之恒一只手抱著月亮,另外一只手還拎著三個大箱子,絲毫不費勁的樣子。

    “你就慣著她。”段煉看著自己老公辛苦的樣子,也很心疼,只好起身去幫月之恒把手里的旅行箱接過。

    在軍營的半年里,段煉親眼看到了自己老公的英雄本色,有危險第一個上,有困難第一個上,有任務第一個接,有美女,就躲的遠遠的了。

    “之恒,你說你爸的那個戰友的女兒,對你是不是有意思?”段煉拿起一個蘋果削好了遞給月亮一半,老公一半。

    “你是說劉云云?她就是我妹妹,從小她就喜歡跟著我和穆思修的后面,我們都把她當妹妹,她應該不會對我們有意思,再說你那么大的一個醋壇子在那一站,誰還敢對我有意思。”月之恒把蘋果先讓紀歌咬了一口,然后自己才吃。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危化品运输公司赚钱吗 安徽快3开奖l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带连线 冰球打架那个电影 日本股票涨跌幅 江西多乐彩网上投注 拍小视频赚钱 吸睛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福彩欢乐生肖组选玩法 大庆冠通棋牌麻将免费 五行分布图 陕西快乐十分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