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六十章  紀歌回國

    第六十章

    紀歌回國

    月之恒抱著段煉閃到了一邊,那紅色的身影撲了個狗啃屎,機場光滑的地板上,那位女士摔的好直。

    段煉看那女人摔的樣子,都覺得疼。她拉扯了一下月之恒,讓他看看是不是熟人。

    月之恒這才放下段煉,走過去把那人翻了過來。

    “表哥,你欺負我!我要告訴舅舅。這個女人是誰?”尹月不顧鼻子的紅腫,卻像看敵人一樣的看著段煉。

    “尹月?不是說是姑姑來嗎?”月之恒看著自己的表妹,趕緊把她拉了起來。

    “我騙舅舅的,是我要回來,她是誰?”尹月沒有忘記自己的問題。

    “是你嫂子,段煉,老婆,這是我表妹尹月。”月之恒把尹月介紹給段煉,可是那尹月不可一世的樣子,一點兒都不招人喜歡。

    “什么,你結婚了?哥,你怎么結婚了?”尹月急了,從小愛慕的表哥,怎么就結婚了呢?

    “是呀,結婚的時候,你在上學,姑姑就沒通知你了,不過現在你知道了也是一樣的。”月之恒把段煉摟了樓,在尹月的眼里很是刺眼,她討厭這個女人,搶走了她的表哥。

    “哼,她配不上你,她那么矮!”尹月的臉也還算是清秀,可是嘴卻臭的很,她想挑段煉的毛病,發現段煉比自己漂亮,不過還好比自己矮。

    “尹月,你怎么說話的?她是你嫂子,走吧,我們回去。”月之恒也有點兒不高興了,不過畢竟是自己的妹妹,他也沒再說什么,接過尹月的行李。

    “托運部還有三個箱子,哥,你去給我取。”尹月想把月之恒支開。

    “你帶那么多東西干嘛?”月之恒嘴上說著,人還是朝托運部走去。

    “我回來就不走了,當然要多帶一點兒東西。”尹月對著月之恒吐了吐舌頭,看著老大不小的了,還在賣萌。

    看著月之恒走遠了,段煉把手操在胸前,她倒是要看看這個初次見面的表妹有什么幺蛾子。

    “你,跟我哥離婚,你配不上我哥。”尹月再一次用手指著段煉,都要戳到段煉的鼻子上了。

    “你?你是在跟我說話嗎?你媽沒教你最起碼的禮貌嗎?”段煉可不是吃素的,她那暴脾氣,月之恒都怕。

    “你這個狐貍精,居然敢說我媽,你看我不打你!”本來段煉以為尹月只是嘴巴賤,結果她還要動手,她那鋒利的指甲朝著段煉的臉挖了過來。

    段煉可沒吃過虧,男人打不過,女人她還沒有碰到對手,別看她長的小,才一米六二,可是B市歷屆的女子散打冠軍。

    她利索的把上身閃到一邊,用手捏住了尹月的手,一個反劈,尹月的胳膊就脫臼了。

    “哎喲,哎喲,你打我,你這個狐貍精,還打人了,救命呀,救命呀,這有人要殺人了。”尹月 站在機場的大廳里,不顧形象的喊著,引來了很多人圍觀。

    “要報警嗎?”一抹如大提琴一般有磁性的聲音在尹月的耳邊響起,她抬頭一看,呆住了,這個男人,真好看,清清爽爽,好陽光好俊俏的后生。

    “要,要,要報警,這個女人是個瘋婆子,她打我。”尹月看到禹鴻度,說話都結巴了,眼睛一直冒著星星。

    “好,我這里正好有一段視頻,我們可以把自己作為證據交給警方。”禹鴻度揚了揚手里的手機。

    “嗯,嗯,謝謝你,你們看,你們都不敢說話,還是這位先生好,敢幫我說話。”尹月指著周圍的人,訓了起來。

    段煉看著禹鴻度,又看看尹月,尹月的胸也不大,怎么還是無腦呢?

    禹鴻度又笑了笑:“那我就報警了,小姐,你可要想好,到底是誰先動手的。”

    “她,就是她先動的手,我的手脫臼了,哎喲好疼,我要上醫院,上醫院,讓她去伺候我。”尹月把那沒受傷的手想指段煉,又放棄了。

    禹鴻度笑了笑,他笑起來更好看,尹月簡直是看呆了。

    一會兒,還沒有報警,警察已經來了,這機場大廳圍了這么多的人,警察不來才怪。

    “發生什么事了?”警察問了問段煉和尹月。

    “她,她無緣無故的打我,還把我的手給弄脫臼了,快救救我。”尹月拉著警察,想要得到保護。

    “她打你?你有證據嗎?”警察看了看嬌小的段煉,有點兒不相信。

    “有,當然有,帥哥,把你的證據拿給警察看看。”尹月一臉的得意,難為她還一直忍著手的疼痛。

    “先生您有證據?”警察見段煉一直都不為自己辯護,無奈他想幫她都不行。

    “有。”禹鴻度把手機的視頻打開,給警察看,警察看到尹月撲向段煉,那尖尖的手指甲差點兒就挖到段煉的臉了,段煉才出手的,警察的臉變了變,他看了看尹月,又看看段煉,再搖了搖頭,尹月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的一頭霧水。

    “這位小姐,你要自愛,快去醫院把,手脫臼的時間久了,就廢了。”警察好心的勸著尹月。

    “哎,警察,警察,你怎么走了,把這個女人抓走,抓走。”尹月在警察的身后像瘋子一樣的喊著,警察沒有再理 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帥哥,你的是什么證據,那警察怎么走了呢?”尹月看著警察走了,還不依不饒的。

    “你的手再不復位就廢了。”禹鴻度拉起箱子,優雅的走了。

    “哎,哎,帥哥,帥哥,留個電話唄。”尹月看著禹鴻度走了,很是舍不得。

    “你們在干嘛?我在外面等你們好久了,尹月,你的手怎么了?”月之恒把東西都搬到了車上左等右等兩個女人都也出來。

    “哥,你娶的這個女人太兇悍了,她把我打成這樣了。”尹月看到月之恒過來了,立刻就撲到月之恒的懷里,開始告狀了。

    “老婆,怎么回事?”月之恒拉起尹月的手,摸了摸,一使勁,在一聲類似于豬叫的聲音之后,尹月的手復位了。

    “她想挖破我的臉。”自己的老公來了,段煉才說出了當時的情況。

    “我只是想嚇嚇她,并沒有挖到不是嗎,哥,你跟她離婚,她太壞了,太壞了。”尹月在月之恒的懷里蹭著,她喜歡月之恒剛硬的身體,那才是男子漢的體魄。

    “尹月,段煉是不會主動出手的,一定是你惹到她了,算了,走回家吧。”月之恒信任段煉,自己的老婆是絕對不會惹事的。

    段煉走 過去挽著月之恒的胳膊,表示對他信任的獎勵。

    月亮的生日宴會結束之后,段煉帶著月亮要回他們的公寓,尹月這個時候就對著華玉鳳撒嬌了:“舅媽,我想去跟表哥他們一起,我也可以照顧月亮,現在我也沒什么事做,能幫一點兒就幫一點兒杯,好不好嘛,舅媽。”

    “好,好,好。”華玉鳳忙著答應了,月家都生的是兒子,只有尹月一個女孩子,所以都把她當寶貝一樣的供著。

    段煉聽到了也沒說什么,只是看了看月之恒。

    “媽,尹月是女孩子也不能老住我們那里,住幾天就回來吧。”月之恒完全的拒絕還是有點兒不忍心,畢竟尹月也是他的妹妹。

    “先去住著再說,別還沒有去就想著要把人送回來了,有你們這樣當哥哥嫂嫂的嗎?”華玉鳳可不高興了,她很喜歡尹月的,加上本來就不喜歡段煉,她總覺得段煉是高攀了他們月家。

    聽到母親這樣說了,月之恒也不好再說什么,他想著尹月也不是太討厭,也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從小就是他們幾個哥哥寵愛的對象,也就聽之任之了。

    段煉也不多說,她知道,如果她一直說尹月的壞話,月之恒還會起反感,她就讓他吃點苦才知道鍋兒是鐵打的。

    見段煉和月之恒都不說話了,尹月喜滋滋的就跟著他們上了車。

    “哎喲,好累,今天坐了一天的飛機,又鬧騰了一天,太累了,喂,你去給做點兒宵夜。”尹月一到公寓就搶先坐到了沙發上,把鞋扔的很遠。

    “尹月餓了,那我去給你做。”月之恒把月亮遞給段煉,把尹月的行李放到了客房,保姆今天放假回去了。

    “哥,你不能慣著她,這些本來就應該女人做的。”尹月把茶幾上月亮的磨牙餅拆開吃了起來。

    “我的,我的。”月亮看著自己的吃的被侵占了,急著要過去拿回來。

    “沒事,媽媽又給你買。”段煉抱著月亮進了主臥。

    “媽媽,那個阿姨好討厭。”月亮耷拉著臉,什么阿姨,吃東西都不打招呼的。

    “月亮乖,忍忍,媽媽再給你買其他好吃的。”段煉把月亮放在了床上,把那紗裙脫了下來,準備給月亮洗澡。

    “砰。”門被踹開了。

    “哇,你們的床好大,好軟,我最喜歡睡大床了。”尹月也不經過段煉的同意,就上了床滾了幾圈。

    “媽媽,我們去洗澡。”月亮想著媽媽說的要忍,她實在不想看到尹月那太主動的樣子。

    “好的,寶貝。”段煉沒有理尹月,抱著月亮去了浴室。

    “尹月,尹月,吃面條了。”月之恒做好了面條,一出來沒看到尹月的人。

    “來了,來了。”尹月才依依不舍的從床上起來。

    “哥,你做的面條真香,哥,你去哪里,陪我吃呀。”尹月正吃著面條,月之恒卻走了。

    “我看看月亮。”月之恒去幫著段煉給月亮洗澡,他回家的時候少,平時都是段煉帶孩子,他回來了,當然要多做一點兒。

    “那個女人不是看著的嘛,哥,你陪我,陪我。”尹月面條也不吃了,拉著月之恒的手不放。

    “好,好,我陪你。”月之恒回頭看了看臥室,里面有月亮咿咿呀呀唱歌的聲音,他放心了。

    “哥,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女生的嗎?你說你就喜歡我這個妹妹,可這才多久,你就結婚了?”尹月說的有點委屈,自己就去讀了兩年書,回來最喜歡的男人結婚了。

    “那是沒遇到喜歡的,現在遇到喜歡的,就結婚了,尹月,你還小,你不懂,愛情來了,不抓住就要后悔一輩子的。”

    “可是,我喜歡你呀,你不是也喜歡我的嗎?”尹月賭氣不吃面了,本來也不想吃,主要是想折騰段煉。

    “我喜歡你是對妹妹的喜歡,不是對愛人的喜歡,尹月,快吃,剛才不是累了嗎,吃了早點睡。”月之恒的心都飛到段煉的身邊了。

    “不吃了,哥,我去睡覺了,我在哪洗澡?”尹月把面條一推。

    “你就在外面的衛生間里洗澡,那里什么都有。”月之恒指了指客廳旁邊的衛生間。

    “可我喜歡泡泡浴,還喜歡睡軟軟的大床。”尹月嘟著嘴。

    “那……”月之恒深思了一下。

    “哥,讓我住你們的那間臥室吧,你們的床好軟,好大,我喜歡。”尹月以為月之恒會遷就自己。

    “那我給你舅媽打個電話,你回老宅去住吧。”月之恒想好了,應該把尹月送回去。

    “不,我不回去,那就將就吧。”尹月一聽要送自己回去,她可不干,她還要把段煉給攆出月家去。

    “那你自己看著辦,我要去陪月亮了,這次回來只有三天,你嫂子她們很久都沒有看到我了。”月之恒一邊說著一邊朝著主臥走,他的幸福都在段煉身上。

    “哼!狐貍精,就知道迷惑表哥,呸!”尹月獨自在客廳發泄了一番,也不洗澡了,就那樣就回房間睡覺去了。

    把月亮安頓好了,月之恒又按耐不住了,他的手不老實的伸進了段煉的睡衣。

    “之恒,你打算怎么處理你那個表妹?你走了,還要我伺候她嗎?”段煉把月之恒的手拍開。

    “我走了就把她送回老宅去,我才不會讓你受委屈。”月之恒又把手伸了進去,揉著柔軟的花蕾。

    “那媽說起來你怎么說?”段煉很感激這個男人什么都為自己考慮到了。

    “媽喜歡就讓她多陪陪媽,你還要帶孩子,還要照顧公司的事情,不讓她伺候都不錯了,還伺候她!美的她!”月之恒為了拍老婆的馬屁是把所有的招數都用上了,如果他手下的那些兵們知道他們的冷血少將還有如此可愛的一面,肯定吃飯都會把舌頭給咬掉了。

    “之恒,你說紀歌去哪里了?穆思修把她傷的如此的深,我覺得我好幸福,可是想到她不幸福,我就想哭。”段煉又想起了紀歌,鼻子紅紅的。

    “紀歌那么聰明的人,我想她是在意圖東山再起,她也許現在正在某個地方充電呢!”

    的確,在大洋彼岸的美國華爾街,紀歌正開啟了瘋狂的學習模式,她每天都只睡六個小時,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習上,她才發現自己需要學的東西太多了,更可怕的是紀小小對媽媽學的東西很感興趣,那些數字他可以做到過目不忘,李秀賢試著教了小小一些財經知識,那孩子完全的聽懂了,一個一歲七八個月的孩子,不好好的玩耍,卻天天纏著外婆給他講財經知識。

    經過幾年的刻苦學習,紀歌完全掌握了投資,經營的一系列的方法,在華爾街初試牛刀之后,收獲頗豐,經歷了兩年年 多的磨礪,紀歌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為人策劃,謀算,并且在華爾街已經小有名氣。

    五年后

    五年后的B市跟當年比發展不小,入駐了很多國外的上市公司和跨國公司,讓B市的經濟蓬勃發展,以往的格局也被打破了,隨著紀氏和宋氏的破產,B市商業這塊大蛋糕又重新劃分了,最大的利潤是被穆氏,月氏,周氏,還有一家后起之秀的鵬飛,四大企業瓜分了,段氏和其他的小公司還依然堅強的活著,那也都是段煉的功勞。

    穆氏主要是涉足醫療,餐飲,房產,月氏則各行各業都涉及,周氏越來越萎縮了,好像是想退出,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還壟斷著B市的通訊業,后起之秀鵬飛集團主要是涉及珠寶,投資理財和保險業,也經營一些餐飲和百貨。

    不過鵬飛的幕后老板很神秘,很多人都沒有見過本人,都只是聽說,連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不知道,姓什么也不知道。

    “凌風,去查查,這個鵬飛到底是什么來頭。”好像是一夜之間就多了這樣一個公司,讓穆思修的等人措手不及。

    “總裁,已經查過了,應該是法國的摩爾珠寶的合作伙伴,不過禹鴻度沒有承認,我們只是從一些兒跡象推斷的。”凌風把搜到的資料呈給穆思修。

    “如果是禹鴻度,我到是認為像,他有這個財力和物力,不過,他的合伙人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摸索著資料,穆思修絞盡腦汁的想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會讓禹鴻度如此的看重。

    “聽說是在美國紐約的華爾街很有名氣的一位投資理財專家,具體的名字沒有查到。”凌風對自己的能力都有點兒質疑了,怎么最近幾年有很多的事情都查不到,從紀小姐的去向開始,當然有些兒事情他查到了,比如當年為什么穆思修打電話會忽然就打不通了,可是這個結果他可不敢告訴穆思修。

    “華爾街最近兩年是出了很多的新秀,不過華人只有那么幾位,好像都不是很出名,倒是有一位叫朱麗葉的法國人,在這些新秀里脫穎而出,小有名氣。”穆思修對華爾街也是很了解的。

    “朱麗葉?是一位女士?”凌風立刻想到了一個人,可是他不敢確定。

    “聽名字應該是,你去查一下這個人,在法國有什么背景。”穆思修立刻吩咐凌風去查朱麗葉。

    凌風想就算穆思修不說他也要去查,這個朱麗葉他有強烈的預感是一個熟人,就等著去證實。

    “媽咪,這就是B市?看著挺不錯的,我一下子就愛上了這里。”一個戴著墨鏡,穿著白色T恤,條紋背帶褲的小男孩,正仰著他圓圓的卻漂亮的不像話的臉看著他身邊的女人。

    女人皮膚潔白,穿了和小男孩一樣的母子裝,只是那柔順的頭發是雪白的,不過并不影響她的美,反而給她增添了一些神秘感。

    “這是你出生的地方,你當然會一下子愛上這里。”女人拉 著兒子的手,臉上大大的墨鏡遮住了她冰冷的眼神。

    “媽咪,爸爸怎么沒有來?不是說好的要來接我們的嗎?”小靚仔到處看了看,沒有看到他爸爸的身影。

    “爸爸說要來,就一定會來的。”女人對那個男人還是很有信心的,他就那樣默默的陪了自己三年,沒有提出任何的要求,只是讓沒有父親的兒子喊 他做爸爸,在美國那個地方,孩子沒有父親而已是很受委屈的。

    “朱麗葉,小小。”禹鴻度急匆匆的跑過去,這路上出了車禍,堵了半個多小時的車,還好他提前走了。

    “爸爸,爸爸。”紀小小朝著禹鴻度撒開了小胖腿跑了過去,被禹鴻度一把抱起,在禹鴻度的臉上親了好幾口。

    “小小,想爸爸了沒有?”禹鴻度也親了小小的臉頰。

    “想,媽媽也想。”小小對著媽媽瞇了瞇眼睛。

    小小覺得自己的爸爸媽媽很奇怪,別人家的父母都是在一起睡,而自己的父母卻是分房睡,不過可以經常挨著媽媽睡,就不去追究大人們的事情了。

    “朱麗葉,好久不見了。”禹鴻度看著一頭白發的紀歌,那眼里都是炙熱的愛。

    “鴻度。你辛苦了。”紀歌知道禹鴻度為自己做的一切,也知道他想挽回什么,可是她的心已經死了,這樣對禹鴻度很不公平。

    “走,上車。”一家三口顏值爆表,可是讓旁邊的人羨慕。

    “管家,禹大哥去哪里了?什么時候回來呀?”尹月每天都來纏著禹鴻度,連管家都覺得這個女孩子的臉皮怎么那么厚。

    “我們少爺去接少奶奶了,你就回去吧,死了這份心。”管家被尹月煩的都想罵人了。

    “什么狗屁少奶奶,我就在這守著,看是個什么樣的狐貍精。”尹月找了一個地方坐著,執著的等著禹鴻度。

    自從上次回國,尹月就沒有再回去,她剛開始就纏著月之恒,后來月之恒公然對華玉鳳提出,如果尹月再纏著他,他就永遠都不回老宅,才把華玉鳳嚇到了,把尹月帶回老宅,不讓她去煩月之恒,可是她又對禹鴻度上了心。

    黑色的勞斯萊斯駛入了別墅,管家立刻就關上了大門,在外等著的尹月,已經累了,趴在哪睡著了。

    “哇,爸爸的房子好大哦,比紐約的房子大好多,這里還有游泳池,還有花園,還有好多的房間,好漂亮,好壯觀。”紀小小看著如同皇宮一樣的房子,在心里發出感嘆。

    “小小,紐約的房子是臨時租的,那時候你們去的急,就隨便租了一套,當然沒有爸爸的這個好,這別墅是新買的,就是為了你們回來有地方住,戶頭可是你媽媽的名字。”禹鴻度抱著軟軟的小小,他想這要是他的兒子該有多好。

    “這個房子比我們在紐約的房子大好多,而這個地段一般的房價也就在八萬左右一平,這房子有四百多平方,哇,豪宅,豪宅,讓我去逛逛,我要把這里都欣賞一遍。”小小說完,下了地,背著小手,去參觀別墅去了。

    “紀歌,你總算是肯回來了,鵬飛按照你的意思已經運作起來,你回來就你自己操作了,我也就輕松了。”禹鴻度給紀歌倒了一杯水。

    想著當年紀歌失蹤了,禹鴻度可是急的不行了,連嘴巴上都起了火泡,兩年多都沒有找到她,要不是自己的一個朋友邀請自己去美國紐約,要不是自己神差鬼使的去華爾街走走,要不是紀歌正好買書回家,他們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見面了,這也許就是傳說中的緣分。

    只是紀歌一頭的白發,差點兒就認不出來了,當年的打擊對紀歌來說確實太大了。

    “鴻度,今天帶我去把頭發剪了,我要重新做人,和過去一刀兩斷。”及腰的長發,紀歌沒有在美國剪,為的就是把它留給中國,時刻提醒著自己。

    “你,你要剪頭發?”禹鴻度有點兒不舍,雖然紀歌的頭發全白了,可是及腰的長發卻襯托的她更美了。

    “是的。”紀歌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見。”

    跨出形象設計中心,紀歌發生了完全的變化,及腰的長發變成了短短的**頭,當美發師問她是否要染發時,她笑了,搖了搖頭,這才是本色的她。

    短發的她看著更加的精神也更加的干練,那個只會拿手術刀的紀歌紀大夫已經死了,現在站在這里的是一個新的生命——朱麗葉,她將會重新的活一回。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七星彩局王规律图下载 七星体育 大富豪手游棋牌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走势 幻方网络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欧洲杯专家分析 刺客信条盗贼怎么赚钱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怎么才能合买彩票 百家号 和今日头条号 赚钱吗 吉林11选5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