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五十六章   同學會

    紀歌聽到自己的嘴巴問穆思修手怎么了,就想給自己一嘴巴子,這嘴怎么都不受控制了。

    穆思修見紀歌總算的問自己的手的傷勢了,心里美美的。

    “沒事,一點兒小傷。”穆思修輕描淡寫的,沒當回事。

    “小傷?包怎么大一塊?肯定傷的不輕。”紀歌看著那厚厚的紗布,不相信。

    穆思修沒有再說話了,他也不能告訴紀歌是因為自己的媽媽趙恩慧見自己下的藥,沒有幫到陸雅琴,卻讓兒子氣的外出一晚上都沒有回來,在兒子面前懺悔,還動了刀子,穆思修緊緊的抓住刀刃,才把手給傷了。

    見穆思修不說話,紀歌也就不再詢問,愛咋地咋地,你不說,我還不問。

    三人都默默的吃著火鍋。

    “紀歌,你明天有時間嗎?我們同學聚會,他們讓我通知你。”禹鴻度打破了沉寂。

    “有,這幾天都沒什么大事,晚上都有空。”紀歌一聽有同學聚會,立馬來了精神,都說最難得的就是同學情,那時的感情是多么的純真。

    “思修,你也去嗎?”禹鴻度看著穆思修黑黑的臉,也就試著邀請他。

    “他去做什么?又不是我們B大的。”一聽禹鴻度邀請穆思修,紀歌立刻就想阻止,她可不想穆思修去。

    “怎么不是,我跟禹鴻度是同學,只是你進學校的時候,我已經出國了。”穆思修聽出紀歌不想讓自己去同學會,心里更氣惱,她不要他去,他就偏要去。

    “啊?”怎么會這樣?

    “是的,他大三的時候就去法國留學了。”禹鴻度解釋著,那時禹鴻度和穆思修還有一個人都是學校的耀眼之星,禹鴻度平易近人,那個人經常請假,而穆思修則冰冷難以接近,所以穆思修在大家的眼里就像神一樣的存在。

    “那時候學校傳說的修學長就是他?”紀歌也想起來了,為什么穆思修那么優秀自己不知道,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神,修學長,由于沒有見過,也就沒有太上心,聽說修學長和禹鴻度,還有一個神農見首不見尾的三人都是學霸,人又長的帥,特別的讓人崇拜,沒想到當年B大的三大校草中的兩顆校草,就坐在自己的身邊,紀歌是該笑呢?還是該哭呢?

    最后紀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腦子里亂哄哄的。

    “麻麻,麻麻米。”回到了家里,小小邁著肥肥的小腿,一搖一晃的朝著紀歌走過來。

    “小小,小小今天聽話嗎?”紀歌蹲在離小小不遠的地方,等著兒子朝自己撲過來。

    “乖。”簡單的一個人,小小最后幾步趔趄的撲在了紀歌的懷里。

    “今天小小真的很乖,自己玩,都沒有打擾外婆。”李秀賢把小小表揚了一番,這小子一天到晚也不知道一個人在琢磨什么,一會兒笑一會兒皺小眉頭的,看著都讓人愛憐。

    “麻麻,麻麻。”小小在紀歌的身上蠕動著,撒著嬌,一歲多的孩子了,長的粉嫩粉嫩的,看著像女孩子。

    “小小,這個星期天你干媽結婚,要不要去看看月亮妹妹?”紀歌逗著兒子。

    “要,要,漂亮的妹妹。”小小說著月亮妹妹,口水就往下流,已經長了十顆牙齒了。

    “小小,跟外婆去睡覺了,讓媽媽休息好嗎?”李秀賢知道這段時間以來,紀歌很累,也很心疼女兒。

    “麻麻累,麻麻休息,拜。”小小聽話的跟紀歌道了別,又撲到了外婆的懷里。

    再一次 給自己的麻麻一個飛吻,小小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同學會來的人很多,也是大家都畢業了很久了,很難得聚一次,而且這次連穆思修都到了,聽說穆思修要來,就很多以前一直仰慕他的女生從很遠的地方都趕了 過來,就為了看看這當年的校草,現在的鉆石王老五怎么樣了。

    紀歌到的時候,看到那一屋子都坐滿了,應該有十多桌,每個人都眼睛亮亮的,應該是想看當初的暗戀對象的表情。

    果然,當那些女生看到紀歌身后的禹鴻度的時候,說話的聲音瞬間都停止了。

    再看到后面進來的穆思修的時候,全場的女生都發出了歡呼聲兒,讓紀歌覺得是不是有點兒夸張了?

    “紀歌,到這里來。”一位女同學招呼著紀歌,紀歌認識她就是自己以前一個寢室的,長的胖胖的,現在看著也很富態。好像是叫王雪。

    “不去,我們坐這里。”穆思修拉住了要過去的紀歌,指了指他們面前的那一桌空著的。

    “一會兒段煉也要來,我們就坐這里。”穆思修又解釋著。

    “段煉要來?”本來紀歌想著段煉在籌辦婚事,應該是沒時間的,就沒有通知她。

    “嗯,我通知的她,她說要來的,這正好我們幾個人坐。”穆思修把紀歌拉在座位上,紀歌只好對王雪笑笑,表示歉意。

    “禹學長,歲月在你的臉上可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跡,還是那么的耀眼。”一位女同學走了過來跟禹鴻度搭訕。

    “謝謝,你也還是那么年輕漂亮。”禹鴻度到哪里都是暖男,一句話說的讓人心花怒放。

    “紀歌,我來了。”段煉風風火火的進來了,一進門就招呼著紀歌。

    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蕾絲裙,披肩長發直直的,再加上精致的五官,段煉可是一個十足的美女。

    “那是誰?好漂亮,以前在學校沒見過。”

    “是呀,跟校花紀歌坐在一起,都不相上下了。”

    “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后面的男生在悄悄地議論著。

    “大家好,我是段煉。”段煉對著大家擺了擺手,打了個招呼。

    “段煉?”有幾個男生沒有坐穩的差點兒就摔到在地上,那個假小子,不男不女的段煉?這么漂亮?當初這么就沒發現呢?

    “大家好,我是段煉的老公,月之恒。”段煉的話音還沒有落,后面有個跟屁蟲就開始自我介紹了。

    “月之恒?三大校草今天都齊了,以前在學校都沒見過三人都在一起的時候。”

    “月之恒,你也是我的校友?”段煉也結結巴巴的看著自己的老公,當年傳說中的三大校草,都坐在自己的身邊,這意味著什么?

    “是呀,我和禹鴻度,穆思修三人都是一個年級的同學,比你們早了很多年。”他們三人畢業的時候,這兩丫頭片子還在讀高中呢。

    “我知道了,傳說中的三大校草,修學長,禹學長,還有一個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那個就是你?”段煉指著自己的老公。

    “沒想到大家這么給面子,我那時候已經參軍,所以經常有任務就不在了。”月之恒耐心的給老婆解釋。

    今天的同學會無疑是史上最牛b的一次,校草校花都到了,整個氣氛都被大家調動起來了,來給她們敬酒的人很多,都想多和這些風云人物多攀扯攀扯。

    吃完飯,大家又吵著去k歌,一個都不準缺席,看著大家興致高漲,也是難得的高興,紀歌也沒有拒絕。

    要了一個特大的包間,大家又要了很多的酒,開始玩游戲的玩游戲,唱歌的唱歌,敘舊的敘舊。

    紀歌等五人被拉著玩真心話大冒險游戲,段煉都知道是跟月之恒,紀歌可是名花無主,還有兩個鉆石王老五,都是大家注意的對象。

    用啤酒轉著,頭轉到哪個就由尾對著的那個提要求,游戲開始了,啤酒瓶亂 轉著,很多人都被提出了要求,比如出去對著陌生的服務員深情的表白,再有就是對著大家說自己是笨蛋,一屋子人笑的合不攏嘴。

    越到后頭提出的要求就越稀奇古怪的,紀歌覺得自己的運氣好,還沒有輪到自己。

    剛要暗喜一下,那啤酒瓶就對著了紀歌。

    一位男同學站了起來。

    “紀歌,你選擇什么?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真心話吧。”紀歌猶豫了一下,其實她也不知道選什么。

    “好,請問,紀歌你是喜歡左邊的禹鴻度學長還是右邊的穆思修學長?”男同學提問。

    嗯?怎么會提這樣的問題?紀歌看了看坐在左邊的禹鴻度,又看了看坐在右邊的穆思修,兩人都盯著她,她可不可以選擇放棄?

    “那我選大冒險。”紀歌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能重新選擇。

    “好,那請紀歌同學蒙著眼睛在原地轉五圈,然后吻你停下來時對面的男同學。”那男士又提出了要求。

    天,這都是什么,紀歌左右為難的看了看,“不能拒絕的,這只是個游戲。”穆思修悄悄的說。

    豁出去了,管他的。

    紀歌被蒙著眼睛。在原地轉了五圈,已經轉的頭暈腦脹的,找不到方向了,被一個力量一帶,就撲了過去,吻上了一個柔軟的嘴唇。

    “哦,哦,哦,哈哈哈。啪啪啪。”紀歌聽到同學們在歡呼,又在拍著手。

    她想扯開蒙著眼睛的黑布,卻被那人按下了,偷偷的用舌頭舔了舔她的嘴唇。

    這個味道她熟悉,不是穆思修又是誰?不過潛意識里她也希望吻的是穆思修,如果是禹鴻度,那就會更加的尷尬。

    “好好,開始下一輪。”

    紀歌扯開了蒙眼的布,正好看到穆思修一臉滿足的笑容。

    她氣鼓鼓的走到了另外一個同學的身邊,才不要跟這兩個人在一起。

    紀歌的運氣很好,這次她換了個位置,啤酒瓶還是對著她。

    這次是一個女生。

    “紀歌,你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真心話。”打死都不再選擇大冒險了,這些同學是哪里想的那些辦法。

    “你對性伴侶的要求是什么?”女同學問完,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女神,紀歌可是很多人心中的公主。

    這個問題紀歌也沒辦法回答,還是大冒險要好一些。

    “大冒險。”

    “那你在這屋里選一個人,來個三分鐘的舌吻。”條條蛇都咬人,紀歌都后悔來參加這個同學會了,她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問題。

    “選啊,選啊,沒事的,這只是個游戲,現在很流行的游戲,出了這個門就完事了,不會有人再提。”很多 人都想看看紀歌會選誰。

    “可以棄權嗎?”紀歌弱弱的問。

    “當然不能,紀歌,你不會連這個都玩不起吧,都是年輕人,你也太保守了吧?”那個女生嘲笑著紀歌。

    環視了一圈形形色色的同學,也只有穆思修和禹鴻度看著順眼一點兒,禹鴻度,雖然跟他戀愛過,可是那也只限于拉手,連吻都沒有,穆思修,只能選穆思修了,畢竟兩人孩子都有了。

    紀歌朝著穆思修走過去,霸道的把坐著的穆思修的臉一抬,把自己的紅唇送了上去。

    見紀歌選了自己,穆思修的心里樂開了花,他任由紀歌把舌頭伸了過來,在他的嘴里笨拙的動著,然后他一把摟過紀歌,加深了這個吻,吻的如癡如醉。

    “好,好,繼續,繼續。”同學都在起哄。

    只有禹鴻度心里悲哀,紀歌沒有選自己,他以為她會選他,可是她沒有,這說明當年對她的傷害太深了,她已經完全的把自己放下了,禹鴻度的心里很難受,他悄悄的退了出去。

    夜空還是那么的美,不會因為人的心情而改變,微風吹過,禹鴻度漫無目的的走著,當年的事情有那么多的不得已,可是他卻放不下,他的心里只有紀歌。

    “我送你。”同學會完事,穆思修一臉的滿意,他拉著焦急的紀歌。

    “紀歌,我先回去了,月亮晚上要認人,太晚了。”看到穆思修纏著紀歌,段煉本來想上去幫一把,可是卻被月之恒制止了,在她耳邊輕輕的說:“給穆思修一個機會。”

    “哎,哎。”看著帶著段煉揚長而去的月之恒,紀歌只能看著。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租房做短租能赚钱吗 海南90后赚钱 费功夫赚钱 ubuntu挂机赚钱 网络吐槽赚钱 上海贵金属怎么赚钱 女人摆地摊卖什么好赚钱 lofter宝妈怎么赚钱 优酷路由宝 关闭 赚钱 羊绒收购商赚钱吗 赚钱建筑怎么建太吾绘卷 理财项目是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