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五十三章  給穆思修下藥

    “我愿意。”段煉回頭望著月之恒,月之恒穿著一身休閑服,米白色的體恤,卡其色的褲子,健美的身材,配上寸頭,刀刻一樣的五官,深邃俊美,正深情的望著自己。

    “段煉,謝謝你。”剛才段煉一直沒有說話,月之恒的心里就像有了只兔子,跳的撲通撲通的,這下段煉說的一句話,才讓月之恒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咔擦,咔擦。”照相機一閃,把兩人俊美的容顏留在了結婚證上。

    “來,一人一本。你們真是郎才女貌。”辦證的大媽笑呵呵的把手里的兩本紅彤彤的本子遞給了月之恒和段煉的手里。

    月之恒一把搶過了結婚證。

    “這個我保管著,以后別想離開我。”

    “這么俊的老公,誰舍得離開哦,祝你們生活美滿,和和美美的,好了。”大媽對這兩個年輕人,怎么看怎么順眼。

    出了民政局的門,段煉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從來都沒有覺得空氣是這樣的香甜,碧藍的天空,沒有一絲云彩,道路兩旁的樹木綠油油的,看著哪里都是那么的順眼。

    “哈哈哈,段煉,你終于是我的人了,我的 人了,哈哈哈,我太幸福了,太幸福了。”月之恒抑制不住心里的興奮,抱著嬌小的段煉在民政局門口轉著圈。

    “紀歌,下個月十六,我的婚禮你可一定要來。”定下了日子,段煉第一個通知紀歌,她要把她的幸福分享給最好的朋友。

    “真的,這么快,祝福你啊,段煉你總算是嫁出去了,我還一直擔心你嫁不出去呢,這下好了,我一定回去的。”聽著閨蜜這輩子有了著落,紀歌也高興的不要不要的。

    “還有,你過幾天把時間空出來,陪我去選婚紗,之恒說要讓我當最美麗的新娘。”段煉是聲音太輕快了,感染了紀歌,掛了電話她抱著兒子高興的說:“寶貝,你干媽給你找干爹了,你高不高興?”

    紀小小還不會說話,只會拿著黑溜溜的眼睛盯著媽媽,看著媽媽笑,他也笑,雖然他也不知道媽媽在笑什么。

    趕完了穆思修要求的企劃書,紀歌又去找穆思修,還是和上次一樣,她一起就有人帶著她坐著總裁專用的電梯,來到了穆思修的辦公室。

    這次穆思修可是什么都沒有做,就坐在那里等著紀歌。

    看到那瘦弱的身影進了門,把東西放在了辦公桌上,就在離自己遠遠的地方站著等。

    “做完了?”穆思修翹著二郎腿,懶散的把企劃書那起來翻了翻,其實內容什么的都無所謂,就是想讓紀歌多跑幾趟,來看看他。

    “做完了,這次完全是按照您的意思修改的。”紀歌這次可是學聰明了,什么好聽說什么,總之就是順著穆思修的意思,讓他盡快的答應供應原材料。

    “哦,那好吧,我們會盡快的給紀氏提供原材料,不過這次的一切事項紀氏由你專門負責,這樣我才放心把東西提供給你們,我們隨時都要取得聯系。”穆思修把企劃書扔在了辦公桌上。

    “那您的意思就是通過了,那什么時候把原材料送到我們紀氏?”紀氏聽穆思修的意思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明天就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下個月月之恒結婚,你要做我的女伴。”穆思修把腳放下去,走到紀歌的身邊,他就喜歡聞她身上的味道。

    “你沒病吧?”紀歌脫口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說什么?”穆思修注意聞紀歌的體香,沒有聽清楚她說什么。

    “我說您不是有未婚妻嗎?帶我做什么?你未婚妻怎么辦?她會生氣的。”紀歌把身子扭開了一點兒,穆思修挨她太近,她覺得很壓抑。

    “這個不用你管,你只管做我的女伴就可以了。”穆思修摸著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長的注視著紀歌。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我是單身一個,你覺得開心就好,就好。”紀歌笑著應酬著穆思修。

    “好吧,你的腳好了沒有?”紀歌沒想到穆思修還會記得她的腳。

    “好了,謝謝穆總您的關心。”雖然紀歌對穆思修是恨的咬牙切齒的,可是還得應付著他,這位爺,萬一不高興了,那可就麻煩了,紀氏的生死還系在他的手里。

    “好了就好,你回去吧。”這次穆思修沒有再留紀歌了,因為他一會兒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說仔細一點兒就是他本來是在開會的,可是聽說紀歌到了他讓會議暫停了,自己來等著紀歌。

    一聽說讓自己走,紀歌高興的一溜煙就消失在了穆思修的視線里。

    “伯母,聽說紀氏全都是靠著紀歌用身體來勾引的思修,才拿到了這個項目,思修是被她迷惑了,不過我相信他。”陸雅琴在趙恩慧的懷里哭的抽抽噎噎的,還不忘了體貼穆思修。

    “真是苦了你了,這個紀歌,真是個狐貍精,宋浩明就栽在她的手上,現在又來勾引我們思修,我可不能輕饒了她。”趙恩慧安慰著陸雅琴。

    “伯母,你說時間長了,思修會不會就被她迷惑了去,都訂婚四年了,思修也沒說娶我,連我的身子都沒有碰過,伯母,我好怕。”

    “不怕,不怕,我的兒子我清楚,思修就算是有點對她有意思,那也是圖個新鮮,他是不會忘記你對他的救命之恩的,如果沒有你,他可能都沒了,那里還有穆氏現在的風光,而你也為此不能生育,落下了一身的病。”趙恩慧給陸雅琴吃了個定心丸。

    只有陸雅琴的心里才清楚,她當時是怎么救的穆思修。

    “這樣,我來想辦法,讓思修和你圓房,這樣他嘗到了甜頭,就會天天纏著你,就會想要擁有你的。”兒子一直都過著苦行僧一樣的生活,趙恩慧也是很著急,人家很多人都當奶奶了,可是穆思修還沒有結婚,都三十歲的 人了,不能為了事業連家庭都不要了。

    “謝謝伯母。”陸雅琴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一臉的嬌羞,趙恩慧更加的覺得這個媳婦真的是很好。

    “媽,我今天晚上要回來,嗯好,就這樣。”穆思修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是讓回家吃飯,反正今天也沒什么事,穆思修就答應了,他正好也有一些事情想回去跟母親好好談談。

    聽到兒子要回來,趙恩慧就叮囑陸雅琴做好準備,今天晚上把房圓了,安排好了一切,穆思修就回到了家,桌子上已經擺滿了美味佳肴,還倒滿了葡萄酒。

    “思修,你回來了,快洗手吃飯了,今天的飯菜可都是雅琴做的,她可辛苦了,你今天晚上要多跟她喝幾杯。”趙恩慧看到兒子,就好像看到了懷孕的陸雅琴。

    “雅琴,辛苦了。”穆思修對陸雅琴一直都是溫柔的,可是卻是疏遠的。

    “客氣了,思修,為你洗手煲湯是我愿意的。”陸雅琴含情脈脈的看著穆思修,穆思修長的真好看,她從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歡上了他,可是他的心里卻裝著另外一個人。

    “干杯。”穆思修端起了酒杯,敬了陸雅琴和趙恩慧一杯,兩人都只抿了一小口,穆思修卻一大口喝了進去。

    雅琴和趙恩慧對了一下眼神,又給穆思修倒了一杯酒。

    連著喝了三杯酒,穆思修覺得自己有點兒熱,吃了些菜,喝了點湯,卻是越來越熱,他發現自己不對勁。

    “雅琴,你把思修扶回房間,他可能醉了。”趙恩慧指使著陸雅琴,陸雅琴滿心歡喜的扶著歪歪倒倒的穆思修上樓去了。

    “好熱,我的頭好暈。”穆思修扶著額,頭太暈了。

    回到穆思修的臥室,穆思修把衣服扯開了,露出了健壯的胸膛,陸雅琴咽了一口口水。

    “好熱,雅琴,你給我過來。”穆思修的一句話,陸雅琴立刻就來到了穆思修的身邊,她用身體摩擦著穆思修的胳膊。

    “雅琴,你不能這樣,你這樣是在惹火。”穆思修指是想讓雅琴給自己倒杯涼水,可是那柔軟的身體卻讓他有種沖動。

    “思修,你要了我吧,反正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可以要我的,我也是愿意的,來吧,來吧。”陸雅琴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又去脫穆思修的衣服。

    穆思修的身體已經滾燙了,他的意志力也在一點一點額的消退,他想要,他也憋了很久了,可是他不能要陸雅琴,他想要的只有那個人。

    陸雅琴赤果著身體,貼著穆思修,今天晚上,她要把他拿下。

    穆思修奮力的推開了陸雅琴,拿起衣服跌跌撞撞的出了門,來到車庫開了車一溜煙的走了,留下陸雅琴一個人呆呆的在臥室的大床上坐著。

    看著鏡子里那曼妙的身姿,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為什么穆思修卻從來都不正眼看自己?

    “啊!”陸雅琴把茶幾上的東西都掃到了地上,紀歌,你個賤人,是用什么妖媚之術騙到了思修的心,我恨你,恨你!

    紀歌才把工作做完,洗了個澡,準備早點兒睡覺,趕了幾個晚上的企劃書,今晚可算是清凈了,躺在床上,她就會不知不覺的想起穆思修那張臉,自從第一次見到了穆思修,就注定是不太平的,到現在也是,是不是兩人八字不合。

    “穆總,紀歌在 她房間,要不要我喊她下來?”李秀賢聽說穆思修來找女兒,還以為是工作上的事情。

    “不用,我上去和她面談,這個事情很重要,李總監,不要讓人上來打擾。”穆思修說完就朝著樓上走去。

    紀歌聽到下面說話,還沒來得及起床換衣服,穆思修都已經推門進來了。

    風一樣的男人,看到紀歌坐在床上,他反手把門鎖了,幾步就來到了床前,在紀歌的錯愕中,直接把紀歌按到在床上,吻著紀歌,雙手卻把紀歌身上的睡衣幾下子就撕扯了。

    紀歌想反抗,可是手腳都已經被按住了,嘴巴也被堵住了,從嘴里發出的“哼哼哼”的聲音,倒像是因為舒服了在呻吟。

    穆思修腰一沉,把自己完全的進入了紀歌,他的身體很燙,需要釋放,他就在這里釋放了一次又一次,第一次是為了解藥,后面的幾次純粹就是需要,他想念這具身體太久太久了,一直也沒有機會,沒有借口親近,這下可好了,可以借著那藥,發揮發揮。

    紀歌癱軟在床上,累是沒有力氣了,穆思修還趴在她身上,吻著她。

    休息了一會兒,紀歌甩手就給了穆思修一個耳光。

    “不要臉!”

    “噓!你媽以為我們在談事情,你想讓他們上來看看我們到底在做什么?”穆思修沒有理會自己臉上的紅印,對著紀歌的花蕾又舔上了。

    紀歌欲哭無淚,這就是民間常說的無賴吧?

    “滾,你給我滾。”紀歌壓低了聲音。

    “好,今天就放過你,不過我今天是被人下了藥,那個人想跟我睡,可是我不愿意,想到你都跟我睡過了,所以我就來找你了。”穆思修本來的意思是,其他人我都不愛睡,我就只喜歡跟你睡。可是他卻沒有表達清楚,讓紀歌理解成反正都占了你的便宜,再占一次也無所謂。

    紀歌聽到穆思修的話,對著他的唇就咬了下去。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超市理财能赚钱吗 御剑问天怎么赚钱 dnf神器灵魂合什么赚钱 梦幻西游龙头节活动赚钱吗 vv直播赚钱 有什么坐在家里能赚钱的方法 互联网都靠什么赚钱6 万智对决iso如何赚钱 你还在为如何赚钱发愁吗 爱流量是通过什么方法赚钱的 怎么能微商赚钱 银川 门窗行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