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五十一章   穆思修賭氣

    正當紀歌盯著筆記本發呆的時候,有人喊她了。

    “吃飯了,沒想到一年不見,居然可以倒著看書了。”穆思修看著一直把筆記本倒著拿的紀歌,心里好笑,可是嘴上卻是不饒她。

    “唔?菜都上了?看著很不錯的樣子。”紀歌看到自己倒著拿著筆記本,臉一紅,趕快轉移話題。

    這桌子上的菜,還真有幾個是紀歌喜歡吃的,她放下筆記本,拿起了筷子,“我先吃了,我吃了還要回去。”

    “雅琴,你也吃吧。”穆思修給陸雅琴夾了她喜歡吃的菜,自己也開始吃了起來。

    紀歌吃這頓飯,完全就是塞,把食物塞到嘴里,然后就如同嚼蠟,最后咽下去,根本就沒有吃出來是什么味道。

    “慢點吃,你看雅琴吃的多優雅。”穆思修本來的意思是讓紀歌慢點吃別噎著,結果他又看到雅琴吃的很慢,就說出了上面的話。

    “陸小姐是身份尊貴的人,我只是一個俗人,當然是比不了的。好了我不吃了。”紀歌賭氣不吃了,吃 個飯本來是最讓人覺得享受的事情,可現在卻如同在受罪。

    “坐下,還有冰淇淋,你最愛吃的。”穆思修黑著臉,這個女人太不聽話了,要是和陸雅琴一樣的溫順就好了。

    為了求人,孫子都當了,紀歌只好再次坐下,冰淇淋也就上來了,她三下五除二就給吃完了。

    “這下可以走了吧?”紀歌抹了抹嘴,望著穆思修。

    “思修,紀小姐也許真的有事情,就讓她先回去吧。”又是陸雅琴在一旁說好話,其實陸雅琴早就希望紀歌滾蛋了,那穆思修看紀歌的眼神,足以讓她嫉妒了。

    “好吧,你先回去,雅琴,我公司還有事,你慢慢吃,我也先走了。”穆思修溫柔的吻了吻陸雅琴的頭發,站起來,對著紀歌說:“走吧。”

    “穆總,你不陪你夫人把飯吃完?”紀歌被穆思修拉著一路走出了酒店。

    “我公司有事,還有就是她是我未婚妻,不是我的夫人。”穆思修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生氣,他拉著紀歌的手的力度很大,捏的紀歌很痛。

    “喂,喂,穆總,穆總,你可不可以輕一點兒?我的手很痛哎!”紀歌看著自己被捏紅的手腕。

    穆思修聽到了紀歌的呼痛,松了手,卻一把抗起了紀歌朝外走去。

    推開房門看到這一幕的陸雅琴,懊惱的握緊了拳頭,長長的指甲都伸入了肉里她都不覺得痛。

    “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穆思修,穆思修,你個混蛋!”紀歌現在是頭朝下,屁股朝上,生氣的穆思修還在她的翹臀上給了一巴掌。

    穆思修沒有理會紀歌,任由她吵鬧著,一路上看的人很多,有人想上去幫忙,可是看到穆思修那一臉要殺人的模樣又都退了回去。

    就這樣穆思修把紀歌抗到了車上,扔進了車里。

    紀歌累的氣喘吁吁的,上了車好一陣兒子都沒有說話,她也不想再和穆思修說話了,這個男人陰晴不定的,實在是難得伺候,姑奶奶還不伺候了。

    沉默了一會兒,穆思修卻開口說話了:“怎么不鬧了?不是精神好的很嗎?”

    紀歌望著窗外的風景,沒有接話,連看都沒有看穆思修一眼。

    “下車!”穆思修火了。

    紀歌聽到了這句話,打開車門就下去了。

    穆思修開著車虎刺的一下就走了,留給紀歌的只有那揚起的塵土。

    “什么人!小氣,霸道,專橫,人渣。”紀歌罵著,心里卻并不舒服,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自己還穿著高跟鞋,兩年前的記憶浮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那次拍賣會,最后自己也是這樣穿著高跟鞋,一個人走著,也就是那次遇見了穆思修,讓自己沉寂的心活了起來,可是卻是被騙了。

    紀歌想給段煉打電話,可是一模,自己的包還在穆思修的車上,沒辦法。

    紀歌想攔車,可是這條路很偏僻,本來車就少,每一輛路過的車都是全速前進,根本就沒有機會攔下來。

    算了,這里離市區也不是很遠,大不了走回去,紀歌走了幾步,脫下高跟鞋,把跟給掰掉,繼續穿著走,雖然也不舒服,不過不是很累腳了。

    穆思修繞了一圈,又繞到了紀歌的身后,一直跟著她,看這個倔強的女人會不會給他打電話,他看到她想攔車,可是那些車速太快,他的心都揪起了,還好她放棄了,又看到 她把鞋子弄壞了,可是她自始至終都沒有要打電話的意思。

    這時,紀歌的電話響了,在穆思修的旁邊不停的響著,穆思修才發現那個女人居然沒有拿包下去,電話聲很執拗,一直的響,穆思修打開包,拿出電話上面是學長,他按下了接聽鍵。

    “紀歌,不是說讓你的朋友來我們公司上班的嗎?你給她說了沒有,我去你的醫院找過你,可是他們說你辭職了,你現在在哪里?”禹鴻度那清越的聲音在穆思修聽來就如同是魔鬼的聲音。

    “她不會去你哪里上班的,她已經快要結婚了 ,你以后也不要打電話給紀歌,她沒時間跟你見面。”穆思修的心里酸酸的。

    “你是誰?”突然出現的男聲,讓禹鴻度有點兒措手不及。

    “我是她男人。”穆思修說完就掛了電話,想著對方的樣子,心里美美的,我就是她男人。

    打了電話穆思修的心情好了一些,看著紀歌也走的差不多了,他把車停在了紀歌的身后,下了車又把紀歌給拽上了車。

    天氣很熱,紀歌走了很長的一段路,腳也痛,口又渴,可是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她咬牙切齒的詛咒穆思修不舉的時候,就被人給扯上了車。

    紀歌坐上了車,才發現坐車是多么舒服的一件事情,全身都舒服了,不用看就憑鼻子聞都知道拉扯自己的那個人是誰,難道他聽到自己在詛咒他不舉?嘿嘿,如果他不舉的話,陸雅琴會不會不要他了?

    紀歌坐在車上胡思亂想著,想到高興的地方,還露出了微笑。

    車子開到了名人醫院,穆思修把紀歌抱下車,來到了門診室。

    “拿些消毒的藥水和棉簽過來,你出去。”穆思修把紀歌放在病床上,親自打了一盆水,給紀歌清洗著腳,那一雙白嫩小巧的腳,腳心已經破了,有很多的水泡是被變種的鞋子給磨的,臟兮兮的還流著水,穆思修想給自己一巴掌,可是又不能讓紀歌看笑話,他就繃著個臉,給紀歌清洗傷口。

    盡管穆思修的手已經很輕了,可是有時候碰到大一點的傷口紀歌還是忍不住要“嘶”一口涼氣,剛才走著不覺得,這個時候才發現腳好痛,心里對穆思修的怨恨又上了一個新的臺階。0

    穆思修把傷口清理好了,就給紀歌上藥,正上著,電話響了,是媽媽,他放下藥,接起了電話。

    “嗯,嗯,好的,好的,雅琴不舒服了?那我馬上回來。”說完了穆思修就讓醫生進來給紀歌處理傷口,自己匆匆的離去了。

    “你好,你是紀歌紀小姐嗎?”一位圓臉的小護士可能是新來的,不認識紀歌,她手里拿著紀歌的包。

    “是的。”紀歌點了點頭。

    “這是一位先生讓我轉交給你的。”小護士把包遞給了紀歌。

    “謝謝。”紀歌也沖她笑了笑。

    “紀歌?真的是你?”從外面進來一個穿著粉色護士裝的女人。

    “黃護士長?”紀歌看到自己的熟人,特別的親切。

    “紀歌,你可是走了一年多了,怎么會在這里?你受傷了?”黃護士長剛才在走廊上看到總裁抱著一個女人,覺得有點兒像紀歌,可是自己要去送藥,這回來看到還在,就進來看看,真的是紀歌。

    “我家里出了點兒事情,黃護士長,你還好啊?”紀歌挪了挪,讓黃護士長坐到自己的身邊。

    “還是那樣把,不過那個小李就不太好了,不知道她怎么得罪了上面的人,直接被開除了,你想名人是最人性化的醫院了,這被開除的,可就不好找工作了,聽說現在當陪酒女了。”黃護士長把紀歌離開后的新聞給她講講。

    “哦。”

    “紀歌,你現在在做什么?還回醫院嗎?還有你很多的老患者都在問你,送給你的錦旗辦公室都裝不下了。”黃護士長很希望紀歌回醫院。

    “可能回不來了,我有其他的工作了,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幫忙的,給我打電話就是了。”紀歌把自己的名片遞給了黃護士長。

    “紀氏總裁?哎喲,我怎么沒有想到,姓紀的那么少,你就應該是紀家的千金,太不好意思了,我還以為你就是一般的人呢。”黃護士長看到名片上的名頭,嚇了一跳,紀歌是紀氏的總裁了,自己還問她回不回名人醫院上班,太傻了。

    “和一般人也沒多大區別,其實我還想過著普通人的生活,無憂無慮的,我現在好累,算了,不說這些了,黃護士長,我還有事,我要走了,記得有事給我打電話。”紀歌掏出電話給司機打了個電話來接她。

    “好的,好的,你現在肯定很忙,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有空了聯系。”黃護士長跟紀歌道了別。

    看著紀歌一瘸一拐的走了,她的心里感慨萬千,總裁一直都不結婚,會不會就是為了紀歌呢?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赚钱宝跑分支付宝 炒股软件有哪些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天津卖房中介赚钱吗 天天棋牌2下载手机版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22选5旋转矩阵计划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爱 排列三做号赚钱实用表 开元手机棋牌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