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四十一章   紀歌產下寶貝

    電視的新聞報道著鳳凰山旁邊的廢棄工廠被炸掉的案子,美麗的鳳凰山是B市的旅游休閑的好去處,那里依山傍水,整年的樹木蔥蘢油綠,生態環境非常的好,所以本來在旁邊修建的一座廠房,當年說是要用于冶煉,后來被B市的人強烈的抗議下,停止了修建,就成了一座廢廠,離鳳凰山有十多公里遠。

    這次的爆炸,嫌疑人用了很多的炸藥,把工廠都圍了個圈,最后引爆的時候,整個工廠全部垮塌,還埋了幾個人在里面,救活的只有兩人,其他的都被炸的面目全非,犯罪嫌疑人宋浩明卻失蹤了,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

    新聞主持人巴拉巴拉的講著,紀歌的頭卻很痛,外面的記者被月之恒的人全部給擋住了,可是還是有那不甘心的在樓下守候著。

    不知道穆思修怎么樣了,紀歌由于受到了壓迫,羊水都漏了,孩子有要臨產的癥狀,醫生不讓紀歌下地。

    “頭又痛了?來吃個蘋果。”段煉一進門就看到紀歌在抓扯著頭發,最近她頭痛的頻率越來越強了。

    “段煉,我這幾天的腦袋里就像過電影一樣,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都抓不住。”紀歌很是苦惱。

    “沒事,許是受到了驚嚇,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這孩子就這兩天就要出來了,你要有心理準備,紀媽媽說一會兒給你煲雞湯來,我這不怕你餓,給你買了彩蝶軒的點心。快吃吧。”段煉把手里精美的盒子遞給了紀歌。

    “應該是受到了驚嚇。”看著香噴噴的采蝶軒的點心,紀歌覺得自己肚子也確實餓了,她打開了盒子,分了一半給段煉,段煉也確查,懷孕了。

    兩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李秀賢拎著保溫桶來了。

    “段煉,你來的還挺快的,來你們一人喝一碗湯。”李秀賢把保溫桶打開,撲鼻的雞湯香味彌漫了整個病房。

    “紀媽媽的手藝真好,雞湯好香。”段煉嘴巴甜,最討人喜歡。

    “好香就多喝一點兒,來還有一些兒小菜。”李秀賢把帶來的飯菜都擺了出來,給兩人盛了湯,遞給了兩 個人。

    “歌兒啊,你能吃的時候就多吃一點兒,你的羊水破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說生就要生的。”李秀賢把紀歌散落的頭發拂到了耳朵后面。

    “媽,穆思修怎么樣?”雖然紀歌聽到宋浩明說,穆思修對自己好完全是因為他要孩子,可是還是忍不住的要擔心他,畢竟他為了孩子也救了她。

    “還沒有醒,傷的挺重的,醫生說要不是穆總體質好,可能都去了。”李秀賢說到這里,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她可是希望穆思修千萬可別有什么事情。

    “嗯,我也不能下地,你們有空就幫我去看看他。”紀歌喝完了湯,又盛了一碗飯。

    猛然的就感覺下面一陣兒的熱流,紀歌放下了碗,“媽,快叫醫生。”紀歌坐著就不敢動了,讓段煉扶著自己慢慢的躺了下去。

    李秀賢也嚇到了,忙乎乎的就出去喊醫生,都忘了床頭就有呼叫器。

    段煉的身子也有點兒顯懷了,她看到紀歌的樣子,也是很害怕。

    很快,醫生和護士都來了,給紀歌做了檢查,發現宮口已經開始開了,但是還沒有達到要生的 寬度,只能等。

    肚子越來越痛,紀歌痛的腦門上全是汗,東西也是吃不下了,水也是越來越多,段煉出去催促了醫生好幾次,可是檢查了還沒有到要生的寬度,只能等,紀歌又不想剖腹,想自己把孩子生下來,就只能忍受著 痛苦。

    三個小時之后,總算是達到了要求,紀歌被推進了產房。

    “段煉,紀歌呢?”月之恒天天也是忙的夠嗆,要管理部隊上的事情,家里最近的麻煩事也不少,穆思修還沒有醒,還要到醫院護理著穆思修,紀歌又要生了,段煉最近又長胖了,特別能吃,每次還要變著花樣給段煉帶吃的。

    當他拎 著一大盒吃的進了紀歌的VIP病房的時候,發現紀歌不在,段煉卻坐在沙發上發呆。

    段煉默然的轉過臉,看著月之恒,她的臉色蒼白,她看到月之恒,立刻撲了過去。

    “你們這些壞男人,臭男人,我們懷孕了,你們倒是爽了,受苦的都是我們,打你,打你,打你。”段煉捶打著月之恒,她太恐懼了,整整陪著紀歌三個多小時,親眼看著紀歌痛的咬著牙,強忍著。

    “好,好,我們壞,我們臭,寶貝,不要怕,你懷孕了我會一直陪著你,來吃點東西壓壓驚。”月之恒在段煉面前就完全沒有脾氣了,如果他手下的新的特種兵看到他們的領導還有這樣的一面,恐怕比看了驚悚片還驚悚,月之恒在部隊上那就跟閻王一樣的存在。

    看著月之恒手上的東西,段煉是心情稍微好了一點兒,剛才幾個女人那無助的感覺,讓她害怕,紀媽媽守在產房外面,段煉都不敢去,她真的被嚇到了。

    “紀歌是要生了吧?其實穆思修的愿望就是要陪著紀歌生產,他前幾天還對我顯擺,可是他現在卻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月之恒也感到很遺憾,穆思修是把紀歌當做自己的生命一樣的愛護,為了紀歌,可以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那你呢?你會這樣對你的妻子嗎?”段煉吃著水果沙拉,亮晶晶的眼睛盯著月之恒。

    “當然,你就是我未來的妻子,如果你懷孕了,我就會一直保護著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月之恒舉手發誓。

    “萬一你媽不喜歡我,你怎么辦?”想著那華玉鳳,段煉就害怕。

    “你是和我過一輩子,又不跟她過一輩子,我的幸福我自己把握,她只能建議,不能決定,段煉,我的心你還不明白?”月之恒帥氣的臉上滿滿的都是決心。

    “那我們就處一段時間看看吧。”段煉得到了月之恒的保證,有點兒心動了,可是她還是沒有告訴月之恒自己懷孕的事情,雖然已經四個月了,自己嬌小,穿寬大的衣服,還不是很看的出來,只是自己感覺到肚子已經有點兒突出了。

    “真的?你答應了?寶貝,我是不是太幸福了,這個好消息我一會兒要回去告訴我父母,讓他們也高興一下,對了寶貝,我一定會好好表現,讓你滿意,早日轉正。”月之恒抱著段煉轉了一圈,這寶貝也太瘦了,還得加強喂養。

    正在高興,月之恒的電話響了,很單調的電話聲“叮鈴鈴,叮鈴鈴。”月之恒小心的放下了段煉,掏出手機一看,臉色就變了,他對段煉說了一聲,就出去接電話了。

    跟自己還有秘密?才保證了就犯錯誤,段煉小臉一板,不高興了,過了二十多分鐘,月之恒才小心翼翼的推門進來了,一進來迎接他的就是一個枕頭,他身手矯捷的接住了枕頭,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寶貝,你怎么了?”月之恒沒覺得自己哪里惹到她了。

    “你跟我有秘密,接電話還出去接。”段煉扭過頭,不理會月之恒。

    “這不是就要進來跟你匯報的嗎,剛才打電話的是穆思修的家人,問穆思修的情況,明天他媽和他未婚妻要回國。”月之恒說完才發現遭了,怎么把未婚妻給說出來了,這邊紀歌還在命垂一線的為穆思修生孩子,那邊他的未婚妻要來,這聽著很亂。

    果然,段煉一聽未婚妻,本來剛好的臉,又跨了下來。

    “月之恒,你說說,你有沒有什么未婚妻,童養媳之類的?可別隔三差五的弄出來膈應我!”段煉把月之恒逼到了墻角。

    “沒有,絕對沒有,我可是生世清白的紅三代,我對天發誓,如果我欺騙了段煉,就讓我一輩子找不到老婆。”月之恒立刻表白。

    “那穆思修是怎么回事?”段煉心里美滋滋的,可是一想到閨蜜紀歌遇到的這事,心里又難過了。

    “其實我都沒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穆思修也沒給我多說什么,只是說紀歌懷的是他的孩子,其他怎么安排的我也不知道,如今當事人又不說話,我也沒辦法,要不先瞞著紀歌,等穆思修醒過來看他怎么說。”

    “生了,生了,一個男孩,好漂亮的男孩。”李秀賢跑進屋看著月之恒正可憐兮兮的看著段煉,又退了出來,她聽紀歌爺爺說起過,月少可是不可一世的主。

    “紀媽媽,別走,我們去看看。”段煉也顧不上再訓月之恒了,急忙拉著月之恒去看小寶寶,她想看看剛生出來的小寶貝是什么樣子。

    隔著玻璃,醫生護士正在給小不點清理身上的血污,那小小的一團粉粉的,閉著眼睛,頭發又黑又密,好漂亮的孩子。

    “好可愛,好漂亮,紀歌受那么多苦也值了。”段煉看著小生命那么可愛,想著自己的孩子以后也是這樣,頓時母愛泛濫。

    清理好了把孩子抱了出來,小家伙睡的可香了,一會兒紀歌也被推了出來,她也累的夠嗆,母子兩相互依偎著睡的特別的香甜。

    “思修,思修,我是媽媽,你醒醒呀,我和雅琴來看你了。”穆思修的媽媽一下飛機就被月之恒接到了醫院,看著兒子躺在床上,心都碎了。

    “思修哥,思修哥。”雅琴,陸雅琴,穆思修的未婚妻,生活在法國,一頭長發直直的,面容精致就是帶著不正常的蒼白,身高,體型、長相讓段煉看著都覺得有點兒眼熟。

    穆思修依然靜靜的躺著,他的大腦缺氧過久,一時半會兒還醒不過來,不過都已經八天了,醫生說他隨時都有醒來的可能,讓不能離人。

    “怎么會這樣?他怎么那么傻,為了 救一個女人,把自己的命都差點兒搭進去了。”穆思修的媽媽趙恩惠,一邊哭著一邊數落著紀歌。

    段煉想說什么,被月之恒拉住了。

    “這位是?”陸雅琴看到段煉一臉的怒氣,就問月之恒。

    “我的未婚妻,很快我們就會結婚的。”月之恒拉著段煉的手,一臉的甜蜜。

    看到陸雅琴的正面,段煉知道為什么覺得她面熟了,那臉和紀歌的臉有著五分的相似度,難道穆思修就是因為紀歌長的像陸雅琴,才找她的嗎?段煉心里對穆思修的不喜又添了一分。

    “你好,我是陸雅琴,穆思修的未婚妻。”陸雅琴優雅的笑了笑,伸出她修長柔美的手。

    “你好。”段煉沒有去握她的手,從心里她就不喜歡這個女人。

    “看樣子月少的未婚妻還有點兒害羞。”陸雅琴收回了手。

    “伯母,穆思修今天可能醒不過來,要不你們先去酒店休息一下,如果思修醒了,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月之恒給趙恩惠和陸雅琴安排著,這里雖然離不開人,可是也不需要太多的人,都聚集在這里也住不下,凌風在這里就夠了。

    “那好吧,就辛苦你們了。”陸雅琴優雅的笑著,段煉的直覺就是這個女人不簡單。

    月之恒去送趙恩惠和陸雅琴了,段煉又回到了紀歌那里,小寶貝已經開始吃奶了,每次吃奶都把紀歌疼的齜牙咧嘴的,可是卻很是幸福。

    “穆思修怎么樣了?”紀歌一邊給孩子喂著奶,還是放心不下穆思修。

    “還沒有醒,不過醫生說就這兩天可能要醒了。”段煉沒有說穆思修的未婚妻來了,她也不想人紀歌傷心。

    雖然紀歌沒有說過她喜歡穆思修,可是經常張口閉口的穆總穆總,段煉怎么會不知道她的心,這緣分是時間隔不斷的。

    段煉和李秀賢逗著小寶貝,可是小寶貝就知道睡,連看這個世界一眼的時間都沒有,睡的很是香甜。

    真是羨慕這個時候的孩子,吃了睡,睡了吃,完全都沒有煩惱。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3d3码组三最多遗漏 证券投资股票分析论文 开通今日头条号后怎么赚钱 北京快乐8总和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新浪围棋最新消息 卖焊丝赚钱吗 浙江飞鱼体彩玩法 新疆11选5走势图表一手机版 双色球复式计算 邯郸完达山奶站赚钱嘛 二分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