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三十五章 月之恒帶段煉回家

    段煉坐在空調房里,今天覺得特別的冷,雖然已經是夏末秋至,應該還不是很冷,可是已經打了好幾個噴嚏了,她把身上的空調衫脫了,去把自己的羊毛圍巾披在了肩膀上,才感覺有了點溫暖。

    拿著鉛筆,對著畫紙發了半天的呆了,一點兒靈感都沒有。

    二十多天過去了,還挺想那傻小子的,不知道他會不會都把自己忘了。

    忘了就忘了,段煉不想在感情上有所束縛,她怕,雖然她沒有談過戀愛,可是從小就是單親家庭,后來的閨蜜的婚姻也不幸福,她怕遇人不淑,她受不了那個貌合神離的婚姻。

    可是那傻小子的俊臉,就要在眼前晃動,整的段煉都想把他的臉畫下來。

    段煉的手無意識的在畫紙上畫著,腦袋里卻都是月之恒的臉。

    “段總,段總,你畫的是誰啊,真帥,看著挺眼熟的。”助理王艷已經進來站了半天了。

    “嗯?哦,亂畫的,亂畫的。”段煉忙著把手里的畫紙揉成一團扔到了自己身邊的紙簍里。

    “段總你是怎么了,最近都有點兒神不守舍的,是生病了嗎?”王艷把手里的文件遞給段煉。

    “沒事,沒事,王姐,你幫我買一點兒鴨脖子來,要辣的,特別辣的那種。”段煉低頭看文件,覺得嘴巴沒有味道,特別想吃點辣的東西。

    “好的,我馬上去買,段總,你要記得那酸奶喝了,美容養顏的。”王艷看了看清晨放在辦公桌上的酸奶,都還沒有動過。

    “酸奶?什么時候放的,我怎么沒看到?”段煉抬起頭看到桌子上確實有一盒酸奶,拿過來就喝了起來。

    王艷笑著搖了搖頭,最近小段總是怎么了,剛才那畫像就跟那天晚上救段總的人一樣,難道小段總也思春了?

    下了班,段煉收拾好了,想著今天吃什么呢?約紀歌,可是紀歌懷孕了,不能吃火鍋,回老宅?看著貌合神離的父母,她就害怕,雖然現在為了段煉,父母勉強的在一起,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兩人沒感情,還是自己去吃火鍋好了。

    打定了主意,段煉哼著歌來到了地下車庫,剛走到了自己的路虎旁邊,她就感覺到身后有人,而且還一把就把她給抱住了。

    “啊,非禮。”非禮兩個字都還沒有喊出來,就被那人摟在懷里,把非禮兩個字吞到了嘴里。

    “啪”回過神的段煉,給了月之恒一個耳光,可是月之恒并沒有被嚇到,也沒有停下動作,他反而更深一步的掠奪起段煉的甜蜜。

    段煉也被吻的渾身癱軟,那一個耳光就跟給月之恒拍拍臉上的灰塵一樣。

    末了,月之恒才放開段煉,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角。

    “小妖精,總算是被我找到了,看你往哪里逃。”月之恒抱著段煉。

    “你是誰呀,你放開,要不我報警了啊。”段煉擦了擦嘴,月之恒看著段煉紅紅的嘴唇,滿意的笑了。

    “好啊,我就是警察,小妖精,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月之恒戲謔的看著段煉,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肱二頭肌。

    “你離我遠點,遠點,你聽不懂話啊。”段煉使勁的掙扎著,可是在猶如鐵塔一樣的月之恒面前,她的力氣就如同雞蛋和巨石的差距。

    “不放手,放了你就跑了,我到哪里去找你?”月之恒抱著段煉,耍著賴,今天就要把她抱回家,給媽媽看看。

    “你找我做什么?告訴你,我們都是成年人,一夜情什么的都很普通的,我不要你負責,我們以后就各走各的,你不要再來找我了。”雖然月之恒的出現讓紀歌的心里狂跳不已,可是她嘴巴上還是不肯認輸。

    “你是不用我對你負責,可是你要對我負責,我可是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就這樣不明不白的給了你,難道你不應該負責嗎?你可是段氏的老總,你這樣不負責,就不怕影響到你們段氏的生意嗎?”月之恒把頭埋在了段煉的頸窩里,嗅著屬于她的芬芳。

    “哪有男人要負責的,再說了,你是不是第一次我怎么知道。”聽到月之恒還是第一次,段煉心里有一點竊喜。

    “我的身體在醫院可是有記錄的,我是軍人,每年都要檢查的,我拿給你看。”月之恒見段煉不信自己,有點兒急了。

    “好了好了,我信,我信,那你不還要感謝我幫你破了第一次,所以謝就不用了,我們兩清。”段煉想逃跑,可是月之恒那粗壯的手臂,哪里掙的開。

    “今天你哪里都不準去了,我要帶你去見一個人。”月之恒不顧段煉的嘮叨,把她塞進自己的悍馬里,系上安全帶,開著車朝著老宅飛馳而去。

    “媽,媽,我回來了。”月之恒一直拉著段煉的手,就怕一松手她就跑了。

    華玉鳳聽到兒子的聲音,特別的高興,看著兒子拉著一個不男不女的人進了屋,心里一咯噔,兒子這是要做什么?

    “媽,這就是我給你說的那個人。”月之恒把段煉拉到了媽媽的面前。

    段煉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招惹誰也不能招惹月之恒,沒經過她的同意,直接帶著她見家長了。

    “這是……?”華玉鳳指著段煉,不知道該說是姑娘還是小伙子。

    “段煉,我未婚妻。”月之恒說出一句話,兩個女人都不好了。

    “不,不,不,阿姨我跟他不認識。”段煉急忙擺手。

    “就是,之恒,人家跟你都不認識。”華玉鳳看著兒子,這兒子是哪里不對了?

    “睡都睡了還不認識,對了,我叫月之恒,這下你認識了。”月之恒想著人家的確不認識自己,那晚上就做了哪件最重要的事情,連對方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

    段煉扶額,華玉鳳也扶額,這男人的思維真的跟女人不一樣,這就叫認識了,那么就說明之前是不認識的。

    “媽,你覺得怎么樣合適我們就結婚。”月之恒又加了一記猛藥,把兩個女人雷的是外焦里嫩的。

    “阿姨,你別聽他亂說,他也許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我不是來結婚的,啊呸,我是被他逼來的,我沒有想結婚的意思。”段煉的整個思維也被月之恒給擾亂了。

    “等一下,讓我捋捋。”華玉鳳也一頭的霧水。

    兒子說這個女人跟他睡過了,難道就是兒子說的那個女子,可是人家不認識他,那就說明這個女孩子很隨便,兒子是當兵當傻了,為了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就要結婚,這月氏可不是隨便找個女人就可以結婚的。

    “兒子,結婚是一件大事,我們要跟你爸爸商量,還有你哥哥姐姐,等他們回來了,我們大家商量一下,然后還要去段小姐家提親,段小姐,你說是吧?”華玉鳳把臉轉到了段煉這邊。

    “不用,不用,我不結婚,阿姨,你們就不要再商量什么了,盡快給您兒子找個對象吧,我要走了,阿姨,再見了。”已經被嚇壞的段煉,想逃,她已經看出來華玉鳳根本就不喜歡自己,那什么商量之類的話都是托詞,這樣的婆婆一看就是很精明的那種,她怕。

    “那好吧,段煉我送你。”月之恒被他媽給穩住了,這樣聽話的兒子段煉也怕,那婆媳之間的關系本來就不好處,遇到特別聽話的兒子,那媳婦只有吃苦的,就和自己的媽媽一樣。

    “不用,不用,你陪著阿姨就好,我走了。”段煉用的就是逃,逃跑了。

    “我家這里沒有的士,你沒有車,怎么走?”月之恒拉著段煉,這女人太瘦了,瘦的他一把都可以握住。

    聽到月之恒的話,段煉放棄了客套,沒有的士是很麻煩的事情。

    上了車,月之恒對段煉說:“你想吃什么?我請你。”

    “我現在什么都吃不下。”段煉現在哪里還有胃口。

    “不行,天都有點兒黑了,必須要吃東西,你看你多瘦,你喜歡吃什么?”月之恒講了一堆的道理。

    “火鍋。”段煉被他的執著給嚇到了,只好說出了想吃的東西。

    “火鍋?好吧,你說去哪家。”月之恒從小到大都沒有吃過火鍋,聽到了還覺得很驚喜。

    “這個怎么吃?”看著一桌子的生菜生肉,月之恒茫然了。

    難不成要現做?桌子中間的那口鍋里,全是辣椒和花椒。

    “你沒吃過火鍋?”本來段煉的心情不好,卻被月之恒的這句話給逗樂了。

    “沒有,我從小在部隊長大,部隊沒有這個,回來也沒吃過這個。”月之恒撓了撓頭。

    “這樣,把你喜歡吃的東西,放到鍋里涮一涮,熟了就可以吃了。”段煉給月之恒做了個示范。

    月之恒很聰明,看到段煉做了一次就會了,他也夾起了肉在鍋里涮,嘗了一口,味道還不錯,不過好辣。

    月之恒被辣的不停的喝水。

    “段煉,你吃這么辣,不喝水嗎?”月之恒又喝了一口水,看著一個勁吃卻一口水都沒有喝的段煉。

    “不辣呀?你怕辣?”段煉本來就想捉弄月之恒,故意點了個變態辣。

    “我本來可以吃一點兒辣椒的,可是你這個太辣了。”月之恒已經吃不下了,辣的他渾身都在冒火,只能不停的喝水。

    “我就喜歡吃這么辣的,你的口味跟不上我,還想娶我。”段煉總算是找到一個難題,想讓月之恒退縮。

    “沒事,我練練,以后我也吃這么辣的。”說完月之恒又開始吃了起來,當軍人的就是有毅力,月之恒之后雖然嘴巴都辣腫了,好歹也陪著段煉把飯吃完了。

    “月之恒,你非要娶我?”段煉擦了擦嘴上的油,盯著月之恒紅腫的嘴唇,看著還挺性感的。

    “是呀,你是我的第一個女人,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所以我們必須要在一起。”月之恒一本正經的說。

    “月之恒,你奧特了,現在這樣的事情很平常,很平常。”段煉開導著他。

    “其他的人可以,我不行,你已經在 這里了,不能再出去。”月之恒拍了拍他的心口。

    段煉無語的看著月之恒,就像看一個出土文物一樣,現在哪里還有如此死腦筋的人,很多人都是吃了就想逃避,這還有趕著上著要負責的人,雖然長的也很帥,還很有安全感,可是他的那個媽,段煉想到這里搖了搖頭。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呢,我和你媽同時掉到水里,你先救誰?”段煉想為難月之恒。

    “當然是一起救,我一邊夾一個,用腿哦都可以上岸。”月之恒頗為自豪。

    “那只準救一個呢?”段煉繼續問道。

    “你會游泳嗎?”月之恒考慮了一下,問道。

    “我和你媽都不會的情況下。”段煉繼續強調關鍵詞。

    “救你!”月之恒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那你媽怎么辦?”段煉又問。

    月之恒想了想,這個問題怎么如此的復雜,好像救誰都不對,不救也不對。

    “算了,從現在起我教你游泳,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了。”月之恒想了一個辦法,覺得是兩全其美。

    “那這樣說,如果我和你媽吵架了,你幫誰?”段煉再次無語,只能換一種方式。

    “那要看誰對誰錯,我們軍人只講道理,不會偏袒任何一個人。”月之恒嚴肅的說。

    “好吧,我也困了,我要回去了。”段煉徹底被月之恒給打敗了,他回答的好像也對,這樣的話還算是很公平的了。

    段煉發現自己被自己的給繞進去了,已經跟月之恒談到了談婚論嫁的事情上了,不行,打住,這樣把自己嫁出去,段煉可是不愿意的。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开个分享群能赚钱吗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宁夏十一选五下载 新绝代双骄卖什么药赚钱快 福彩3d和值走势图综合版 九乐棋牌安装包下载 福彩中心开机号. 蓝洞棋牌游戏下载 澳洲幸运10计划开奖结果 下载买山东十一选五 主角玩游戏赚钱小说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