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十八章 宋家風波

    “啊!”一聲凄厲的尖叫聲劃破了宋氏老宅寂靜的夜空,立刻所有的燈都燃了起來,大家確認了發出尖叫聲的是宋浩明的臥室,家丁都拿著家伙圍在臥室外面,都知道今天大少爺沒回來,只有少奶奶在屋里,這大半夜的也不方便。

    “少奶奶,少奶奶,怎么了,我們可以進來嗎?”趙媽在外面拍著門。

    這時候門從里面開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被扔了出來,家丁門二話不說,就對著那個黑乎乎的東西一頓拳打腳踢,他們以為是小偷跑出來了。

    “是我,是我。”黑影抱著頭,身上流著血,刺果著身體,蜷縮在地上。

    “好像是三少爺的聲音。”有家丁聽出了端倪。

    “不可能吧,這里是大少爺的臥室,怎么會是三少爺,一定是小偷,打!”另外一個做了合理的解釋,大家又開始打了起來。

    “別打了,別打了。”到處都燈火通明的,連宋爺爺都被驚動了。

    家丁這才停了手,把地上的人翻開一看,滿臉都是血,內褲上也是血,紀歌站的遠遠的看著這一幕,她被嚇傻了宋浩明趁這個時候,緊緊的擁著她。

    “是浩軒,就是浩軒。”三房媳婦把血人擦了擦,果然是自己的兒子。

    “媽,你再不來,我就跟你見不了了。”宋浩軒說完就暈了過去。

    “快送醫院,浩明,是怎么回事?浩軒怎么會在你們的臥室里?”宋爺爺柱著拐棍,被人攙扶著,嚴厲的盯著宋浩明。

    下人七手八腳的把宋浩軒給送往醫院,三房哭的是哭天搶地的,跟著也去了醫院,只留下了宋明軍。

    “這個可能要問一問三弟本人,他大半夜的不睡覺,從窗戶外爬到我們的臥室來是有什么企圖。”宋浩明摟著瑟瑟發抖的紀歌,要不是他趕回來的及時,要不是紀歌的預感很準,那么這個時候出事的就是他們了。

    “什么?從窗外爬進來?”宋爺爺好像知道了什么。

    “難不成還這個時候我請他過來喝酒?”宋浩明真想直接把宋浩軒弄死,敢覬覦他的女人。

    “好了,這件事等浩軒回來再說,都散了,把這里清洗干凈。”宋爺爺果然是老江湖,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他制止了大家的閑言碎語,那滿地的血,他知道浩軒傷的也不輕。

    大家都散了,嚴清華才走過去,看著紀歌:“紀歌,你沒事吧?嚇死我了。”嚴清華確實被嚇到了,她看到的那個浩軒估計以后都不能再尋花問柳了,那一地的血絕對不是被打出來的。

    “媽,我沒事。”紀歌說話都還在發抖,要不是宋浩軒那眼神太露骨,她的預感也不會那么的強烈,沒想到宋浩軒的膽子那么大。

    “媽,幸虧我回來了,要不吃虧的可就是紀歌了。”宋浩明的身上也都是血,他的那一剪刀,要了宋浩軒的半條命。

    “那你下手也太重了,浩軒還沒有結婚,這以后可怎么辦?”嚴清華畢竟是女人,雖然她也很討厭三房,也討厭宋浩軒不把她放在眼里,可是看著宋浩軒的命根子沒了,她也挺害怕的。

    “那要是紀歌受了傷害,我們怎么辦?讓他們看笑話?不給他們一個沉痛的教訓,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收斂。”宋浩明可不怕他們,都是一堆米蟲,還能怎么樣,就是把宋氏給他們,他們也會在最短的時間里敗光的。

    “也是,那我們以后可要小心,你妹妹下個月就要回國了,她學的是經濟管理,到時候你帶帶她,也可以幫幫你,要不你一個人也夠累的了。”嚴清華也只能這樣了,她又看了看紀歌,長的太漂亮的女人真的是一個禍水,這下大房和三房的仇是結下了。

    說完了嚴清華也走了,這回來才幾天,都已經把宋家是鬧的雞飛狗跳的,再下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哎,嚴清華的心里對紀歌是越發的不喜了。

    “紀歌,不要怕,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宋浩明第一次覺得作為男人,還有如此大的作用,保護了自己的女人,他深感自豪。

    “嗯。”紀歌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她確實需要保護,如果是她一個人在屋里,可能連喊叫的機會都沒有了,如果宋浩軒反咬一口說自己勾引他,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今天晚上謝謝你。”紀歌被這么一嚇,瞌睡也沒有了,這一晚只能睜著眼睛等待天明了。

    “沒事,我是你的丈夫,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先去睡吧,今天晚上應該沒有什么危險了,我手上的事情還沒有完成,我要回公司了,有事給我打電話。”宋浩明把紀歌扶到了隔壁的床上,還溫馨的給她蓋上被子,才離開。

    紀歌總算知道為什么宋浩明可以在短短的時間里,把宋氏起死回生,而且還擊垮了紀氏,他付出的辛苦也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比起自己那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爹,可要強的多。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你們大房也太 欺負人了,我兒子有什么錯?憑什么廢了他?”三房太太大清早的就在門口鬧騰著,她要見紀歌。

    “少奶奶,少奶奶,你起了嗎?”趙媽在外焦急的敲著紀歌的門。

    “起來了,什么事趙媽?”紀歌穿好衣服,打開了門。

    “少奶奶,你躲躲,三房的奶奶來了,要找你麻煩。”趙媽急的直搓手。

    “我為什么要躲,做錯事的是她的兒子,她還有理了。”紀歌還在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氣,沒想到三房的太太還真的是個不消停的主。

    “可是她現在在氣頭上,萬一一會兒失手,傷了你怎么辦?”原來趙媽擔心的是紀歌的安危。

    “我還是不能躲,要不她還以為宋浩軒是被冤枉的,要對峙就對。”紀歌知道,這種事情躲是沒有用的,三房太寵溺宋浩軒,才導致他無法無天,今天如果家里的人不教訓他,以后在外面也會被人教訓的。

    “三房,有話好好說,不要鬧,清華你去把紀歌請下來。”宋爺爺的聲音一夜之間顯的蒼老了許多。

    “是,爸爸。”嚴清華應了一聲兒,然后就聽到上樓的腳步聲。

    “媽。”紀歌站在門口,看到嚴清華喊了一聲兒。

    “你怎么沒有走?”嚴清華壓低了聲音。

    “媽,受侵犯的是我,我為什么要逃?”紀歌還是那句話,嚴清華卻覺得紀歌純粹是沒事找事。

    “那你跟我下去。”嚴清華瞪了趙媽一眼,轉身就朝樓下走去。

    紀歌對著趙媽笑了笑,也就跟著嚴清華下了樓。

    “你,你這個狐貍精,你勾引我家兒子,現在還害了他,我要和你拼命。”看著紀歌出現在樓梯口,三房太太就像瘋了一樣的撲了過來。

    “來人,拉住她。”宋爺爺厲聲吩咐著。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撕了她,為我兒子報仇。”被幾個家丁拉著胳膊的三房太太,不停的叫囂。

    “浩軒是沒有治了嗎?”宋爺爺問三房太太。

    “沒有了,那個東西也不知道她扔到哪去了,錯過了最佳的手術時間,浩軒就廢了,廢了,老宋家的三房在我們這里就絕后了。”三房太太嗚嗚的哭了起來。

    “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宋爺爺扭過頭看著臉色蒼白的紀歌,紀歌的眼睛下面有著濃濃的黑眼圈。

    “昨天晚上浩明回來的很晚,剛剛洗漱了準備睡覺,就聽到窗戶那里有動靜,浩明以為是小偷,就拉我躲了起來,那人從窗戶爬了進來,就脫了衣服,黑暗中也看不清是誰,浩明想到可能是色狼,知道他不在家,就來猥褻我,非常的生氣,順手操了剪刀,本來是想自衛的,可是他們打斗起來,浩明應該是失手。再說我們真的不知道是三弟,如果早知道,我們也不會反抗的。”紀歌就半真半假的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簡述了一遍。

    “不知道,你們不知道是浩軒?我看你們就是知道是浩軒才下的毒手。”三房太太又爆發了。

    “你住嘴,你的兒子大半夜不睡覺,跑到他大嫂的房間去做什么?”宋爺爺恨著三房太太,太溺愛宋浩軒了,這下就出大事了。

    “一定是她勾引浩軒,一定是的,我家浩軒雖然沒有地位,可是也不敢對大嫂想入非非。”三房太太又哭天搶地的嚎了起來。

    “三嬸,你先不要哭,我想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嗎?”紀歌走到三房太太的面前。

    “紀歌,你站遠一點兒,有什么就問。”宋爺爺發現紀歌靠近了三房太太,立刻就覺得有點兒緊張,他怕紀歌受傷。

    “三嬸,浩明和浩軒比較,誰更有權勢?”紀歌問道。

    “當然是浩明,我們浩軒出生不好,誰讓我們是老三。”三房太太恨著紀歌。

    “論長相,浩明和浩軒也是有差距的,你覺得我會看上浩軒?”

    “你這種狐貍精,是個男人你都不會放過的。”三房嘴上可不吃虧。

    “就算我是狐貍精,我也會挑好的,像宋浩軒這樣的,要長相沒長相,要能力沒能力,除了可以出去哄幾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還可以怎樣,再說,我們紀家雖然這段時間有危機,可也不比宋家差吧,你哪來的自信?我會去勾引你家宋浩軒,要勾引也會勾引對我紀家有幫助的男人,宋浩明可比你家宋浩軒強多了。”對于這樣嘴臭的人,紀歌也不會慣著她。

    “啪、啪、啪!”門口傳來了鼓掌的聲音。

    “我的太太是有眼光的女人,說的好,說的好。”忙了一夜的宋浩明趕了回來,他就知道三房不會善罷甘休的。

    “爸,你看看,我們浩軒都這樣了,他們還在聯合起來欺負我們。”三房太太見說不過紀歌,想把宋爺爺拉進來,她知道宋爺爺也很疼愛浩軒。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事情的經過大家都知道了,老三家的,我早就給你們說 過,愛孩子也要教育,你看老二家的孩子多聽話懂事,浩軒送國外去治療,要多少錢就找浩明支,以后誰也不許再提這件事情,再提就趕出家門。”宋爺爺看著自己的幾個孫子,哎,兒孫自有兒孫福,自己也管不了許多了,也許自己真的已經老了,沒精力再維持這個家了,這個家該分了。

    “老三媳婦,你去醫院照顧浩軒,浩明你去聯系國外最好的醫院,明天就把浩軒轉出去。”宋爺爺吩咐完了,覺得自己好累。

    “浩明,你來書房一下。”宋爺爺被下人扶上了樓。

    看熱鬧的二房見沒什么可看的了,也就離開了,三房的太太心有不甘,可是想著要從宋浩明手里拿錢給兒子治病,也就暫時的忍了,嚴清華自始至終都沒敢說話。

    紀歌雖然當時嘴巴厲害,可是完事還是覺得很累,加上昨天晚上一個通宵都沒有睡覺,這個時候腦袋昏沉沉的,肚子也餓了。

    “趙媽,做點吃的送到少奶奶的房間里。”宋浩明吩咐趙媽,他就跟著爺爺進了書房。

    “浩明,過來,你坐。”宋爺爺的聲音蒼老卻已經沒有力了。

    “爺爺,對不起。”爺爺從小就教育他們兄弟之間要互相愛護幫助,昨天宋浩明也是太沖動了。

    “算了,事情都發生了,能補救多少就補救多少吧。”宋爺爺沒有再怪宋浩明。

    “嗯。”宋浩明坐到了宋爺爺的對面。

    “爺爺老了,這個家也是要分的,爺爺走了,再把你們綁在一起以后就會有更多的矛盾,浩軒那孩子心胸狹窄,一定會報復你的,你就 讓他在國外,能不回來就不回來吧。”

    “這宋氏集團,宋家占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你有百分之二十,你二叔有百分之五,三叔有百分之五,浩軒,浩朗,姣姣,你妹妹思雨一共占了百分之十,一個人有百分之二點五,我的手上有百分之三十,咳咳咳。”宋爺爺說到這里,咳嗽了起來,宋浩明端起桌子上的茶遞給爺爺。

    喝了一口茶,宋爺爺繼續說道:“我曾就說過,我的百分之三十是會給你的,前提是你要和紀歌和和美美的,紀歌是個好孩子,爺爺給你選的媳婦沒有錯,浩明,你在做生意方面確實很有能力,也能吃苦,宋氏只有交在你的手上,才可以昌盛,過幾天我找律師,把我的股權轉贈于你,以后我也就不再管理公司的事情了,你就是最大的股東,好好發展吧。我累了,你先下去吧。”宋爺爺說了很多的話,身體也有些受不了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紀歌吃得飽飽的,瞌睡也就來了,都說是吃的飽才能睡的著,這話一點兒都不假,宋浩明的臥室里的東西已經全換了,那床直接就抬出去扔了,買的新床好大,好軟,躺在上面特別的舒服,很快紀歌就睡著了。

    紀歌在宋家已經住了近一個月了,肚子也有些兒顯懷了,她都穿的非常的寬松,才躲開了大家的視線。

    裝了一個月的恩愛,爺爺難道看不見嗎,是不是該好好在宋爺爺面前再演演。

    段煉知道紀歌的這個計劃,在qq上發了個大大的吃驚的表情,段煉最近出差的頻率越來越大了,作為段氏唯一的繼承人,還是段氏的首席設計師,她不忙誰忙。

    “紀歌,我怎么總有一種你進入狼窩的感覺,你覺得宋浩明那渣男會放過你?”段煉打了一排字。

    “他答應我的,只要我幫他在宋爺爺面前做秀,他拿到了股份就和我離婚。”紀歌也迅速的回答。

    “現在你的渣男丈夫基本都不跟洛圓圓聯系,那個女人到宋氏找了他很多次,他都避而不見,我都看不懂他到底在做什么。”段煉把目前很火的視頻發給了紀歌,那就是洛圓圓去找宋浩明,宋浩明完全沒有理會她。

    “這是做戲,段煉,宋浩明肯定想把這個視頻給宋爺爺看,宋爺爺就會很快的把股權轉讓給他,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了,再不行我就要想辦法離開宋家了。”紀歌真的好擔心,被宋浩明發現自己懷孕了,那樣的話就更加麻煩。

    “也是,你的肚子可不等人,再過一個月,如果宋爺爺還是沒把股權轉讓給宋浩明,我們就要想辦法離開。”段煉也很替紀歌著急。

    兩人的聊天還沒有完事,紀歌就聽到趙媽很是急切的在樓下喊。

    “少奶奶,夫人,快,快,老爺不行了。”紀歌忙的鞋都沒有穿就開門跑下了樓,嚴清華也還穿著睡衣,下人門也亂做了一團。

    “趙媽,你去把老爺子的衣服準備好,小張,你把老爺子背出去,司機把車開到門口,紀歌,你跟我一起去醫院,小王你通知老二老三,剩下的人在家待命。”嚴清華在這個時候沒有亂,還有條不紊的把事情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于是大家都按照嚴清華吩咐的做,車上,紀歌檢查了宋爺爺的瞳孔,把了一下脈搏,瞳孔已經開始擴散,脈搏很細,心里暗道不好,很快昏迷的宋爺爺就被送到了名人醫院。

    到了急診室,醫生給宋爺爺聽了心跳,測了血壓,全身做了檢查,搖了搖頭。

    “準備后事吧。”醫生對著家屬說。

    “爺爺,爺爺。”

    “爸,爸。”一群兒子孫子都痛哭流涕的,老爺子如果死了,那他們的靠山也就沒了,以后的生活可怎么辦。

    “清華,打電話叫律師來。”幾分鐘之后,宋爺爺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哭的稀里嘩啦的子孫們,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买宝宝用品赚钱吗 推荐新影片怎么赚钱 宝妈赚钱交流的群名字 擅长体育的赚钱 赚钱77种 开店一年不赚钱 天天赚钱软件是真的吗6 梦幻单开如何赚钱点技能 小猪赚钱下载软件app 赚钱宝 1代和2代 进十三行赚钱 开店卖建材五金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