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十四章 和宋浩明談判

    “恭喜你,紀歌小姐,你懷孕了。”大夫終于把后面最重要的那幾個字說了出來。

    紀歌和段煉都驚呆了,她們互相看著,大夫也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們。

    “不要?不會不要吧?這孩子都兩個多月了,看著很健康。”大夫看著面前的這一女,這是男的還是女的,難道是孩子的爹?

    “你們年輕人,不要以為年輕就可以任性,打了胎以后再想懷可不容易了,好好商量一下。”大夫氣的把門給關上了。

    半天段煉才反應過來,什么好好商量一下,那孩子跟自己可沒一點兒關系,自己可沒那個功能。

    “哎,我說,那孩子不是我的。”段煉對著門近似于咆哮。

    “好了,我們回去吧,我的心好亂。”紀歌拉住了段煉。

    “紀歌,你就別不開心了,來,多吃一點兒。”段煉把烏雞湯給紀歌盛了一碗。

    “我吃不下,段煉,你說我該怎么辦?”紀歌把那一碗湯給喝完了,舔了一下嘴唇。

    “我說?我說你又不聽,這孩子你真的要留下嗎?給那個宋渣男生?”段煉不停的給紀歌夾著菜,紀歌不停的吃著,段煉咋舌,這還是吃不下的節奏,要是吃的下,那這點的一桌子菜還不夠吧?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不知道還無所謂,可是現在知道了,就覺得他就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已經是無法割舍了。”紀歌撫摸著肚子。

    “可是那宋渣男要是知道你懷孕了,你還能離婚嗎?”段煉氣的自己也吃了一大口的菜,兩個吃貨在一起,沒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有,就多吃幾頓。

    “他就是要讓我懷孕,讓孩子去給他爭家產,我不會讓他得逞的,我一定要讓他盡快的和我離婚。”想著宋浩明齷蹉的想法,紀歌就惡心,以前宋浩明不回來,她也過的輕松自在,可是現在宋浩明想利用她,她就更加的覺得宋浩明確實不是個東西。

    “哎,我只能從精神上支持你,如果有什么要幫忙的,給我打電話,對付渣男,我一定戰斗到最后。”打定了主意,兩人都心情好了許多,一桌子菜陸陸續續的都進了兩人的肚子里,吃的酒足飯飽的。

    知道自己懷孕了,紀歌對飲食方面就特別的小心,她對李秀賢也說了自己懷孕的事情,把自己的決定也告訴了媽媽,李秀賢也尊重自己女兒的意見,畢竟那孩子也是女兒的,也是自己的外孫,如果要打掉確實是太傷身體了,再說也舍不得。

    紀歌和媽媽達成了共識,得到了媽媽的支持,心情也好了許多,她決定認真的和宋浩明談談,準備離婚。

    “喂,宋浩明,你有時間嗎?我想約你出來談談。”紀歌找了一個周末,約宋浩明出來談談離婚的事宜。

    “有什么事?在什么地方?”宋浩明懶洋洋的聲音,好像剛睡醒。

    “就在朗琴咖啡館吧,今天下午四點,我在那里等你。”紀歌說完就掛了電話,她覺得和宋浩明還是真的沒什么可說的,除了那糾纏著兩人關系的一紙婚書。

    穿著棉麻的白色連衣裙,白色的帆布鞋,一頭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腦后,讓紀歌整個人看起來干凈清爽。

    點了一杯咖啡,拿了一本雜志,坐在卡座上,聽著悠揚的薩克斯,讓人的心靈都得到了休息。

    很準時,四點的時候宋浩明推門進了咖啡館,此時咖啡館的人不多,他一眼就看到了猶如仙子一樣的紀歌,心里一動,邁著輕快的步子來到了紀歌的對面,坐了下來。

    “紀歌,還是回家吧,你這樣一直住在家里也不是個辦法,我們畢竟是夫妻。”宋浩明這次可是說的真心話,他確實有點兒想紀歌了。

    “宋浩明,你最近工作上的事很忙,我也很忙,很多的事情就這樣擱置了,今天我們就好好的談談。”紀歌呷了一口咖啡,她喜歡這個味道,苦中有著令人著迷的香味。

    “好,那我們就來談談,你什么回家?”宋浩明眼睛灼灼的盯著紀歌,宋浩明長的還是很好看的,要不當年媽媽也不會同意那一莊扭曲的婚事。

    “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回去了,那里的東西你覺得不滿意的就扔了吧,宋浩明,我們來談談離婚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要宋氏的,我凈身出戶。”紀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當年父親虧就虧在去算計宋浩明,結果卻被宋浩明給算計了,宋浩明的東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離婚?哈哈哈哈,我沒有聽錯吧?紀歌,你想離婚,你們紀氏雖然有穆思修注入的資金,可是你以為就不會破產了嗎?在醫療器械市場,競爭是很激烈的,如果沒有我的幫助,紀氏也不會折騰多久。”宋浩明看著紀歌,就好像是聽了一個大大的笑話。

    許久,紀歌都沒有出聲,她只是小口小口的抿著咖啡,宋浩明以為紀歌妥協了,臉上也就放松了,他不允許一個女人對他提出離婚,他都還沒有碰紀歌,這么美的女人白白的送給別人,他不甘心。

    “紀歌,我們還是好好的過日子,我們宋家的太太就只有你,至于什么洛圓圓,她只是我現在逢場作戲的對象,她永遠都不可能覬覦你的位置。以前我是瞎了眼,沒有發現你的好,男人在外面有應酬,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我的心里只有你一個。”宋浩明說出了一大串的甜言蜜語,他都驚訝于他堂堂的宋總,還要哄女人了。

    “宋浩明,紀氏倒不倒閉已經不重要了,如果倒閉了那也是紀氏的命,和我們的婚姻沒有任何關系,我們不適合,已經試過了,真的是不適合。”紀歌從包里拿出打印好的離婚協議,放到桌子上攤開,遞給宋浩明。

    “你看看,還有沒有什么補充的,如果沒什么,就請你簽字。”紀歌把準備好的筆也遞給了宋浩明。

    “浩明,好巧,你怎么在這里?”一陣兒香風襲來,熏的紀歌的頭有點兒發暈。

    “圓圓,你怎么來了?”宋浩明看著洛圓圓,臉上有點兒不喜,這對面的這個都讓自己焦頭爛額的,洛圓圓來添什么亂。

    “我和姐姐路過這里,看到你我們就進來了。”洛圓圓拉著洛紫清,兩人千年不變的一紅一紫,紀歌很想告訴洛圓圓,她不適合紫色,紫色是氣質高雅的人穿的,她這種胸大無腦的人糟蹋了這顏色。

    “紀歌?你們在談什么?離婚協議?浩明,你不要逼紀歌,我知道你愛我,可是我真的不要求名分。”洛圓圓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眼里卻洋溢著喜悅,連洛紫清都被渲染了,看向紀歌的眼里都是憐憫。

    “圓圓,紫清,你們先去隔壁逛逛街,來刷我的卡。”宋浩明的心里卻想支開洛氏姐妹,他想好好的勸勸紀歌,爺爺可是只認紀歌,其他的人都不行。

    “好的,那浩明,不要逼紀歌哦,姐姐我們走。”洛圓圓接過宋浩明的卡,歡天喜地的走了,她以為很快的她就會成為宋太太了。

    “紀歌,你也看到了,是她來纏著我,我根本就不愛她。”宋浩明看著洛圓圓走了,就急急給紀歌解釋。

    “那你剛才為什么不說?宋浩明,我雖然單純,可是我不傻,你既然愛洛圓圓,就把她扶正吧,她也跟了你那么多年,聽說又懷孕了,這次的應該是你的孩子。”紀歌苦口婆心的勸著宋浩明。

    “那這樣,紀歌,要想離婚也不是不可以,你先幫我把爺爺的股權拿到手,我就同意離婚,如果你不幫我,那我們就這樣耗著。”宋浩明提出了他齷齪的想法。

    “好,我幫你在一個月之內拿到股權,你就和我離婚。”紀歌知道宋浩明那種人,為了達到目的 不擇手段,如果不答應他,他一定不會答應離婚的,那時間長了肚子大了,就更加的離不了了。

    宋浩明聽到紀歌愿意幫他,心里舒了一口氣,先把紀歌穩住,等把股權拿到手,到時候還不是自己說了算,到時候不離婚,紀歌也沒有辦法。

    想到這里宋浩明的臉上也特別的晴朗,他也給了紀歌一張卡,紀歌不要,他硬要塞給她,說是對她幫忙的酬謝,紀歌見他說的如此的生分,以為宋浩明真的會和自己離婚,也就接受了。

    酒店的房間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糾纏著,抵死纏綿,女人的聲音一浪高似一浪,聽的男人很是興奮,要的也更加的賣力了,許久之后,兩人都累的虛脫了才松開。

    男人點了一根煙,在迷蒙的煙霧里,他緊緊的盯著天花板,好像要把天花板給盯穿。

    “浩明,你真是太棒了。”洛圓圓露著雪白的柔軟,像一條蛇一樣的纏在宋浩明的身上。

    宋浩明吻了吻洛圓圓湊上來的紅唇,臉上卻沒有笑容。

    “浩明,你怎么了?”洛圓圓依偎在宋浩明的懷里,一雙小手還在不停的在宋浩明**的胸膛上畫著圈圈。

    “圓圓,你又懷孕了?”宋浩明想著紀歌的話,再看著柔媚的洛圓圓,心里有個疑問。

    “沒有啦,我是騙紀歌的。”洛圓圓心虛的低下了眼瞼,宋浩明不讓她懷孕,每次都采取了措施。

    “嗯,圓圓,你現在不能懷孕,之前你采用的人工授精懷了孩子,你就沒想 過,不是我們宋家的孩子,怎么可能進的了宋家的門?那都是要經過親子鑒定的,你太傻了。”宋浩明把手里的煙滅了,抱著洛圓圓,雖然上次懷孕的事情洛圓圓做了解釋,在醫院也確實查到了洛圓圓人工授精的記錄,可是對洛圓圓的這種擅自做主的行為,宋浩明從心里的排斥的,不讓她懷孕是因為時機不成熟,可是洛圓圓太心急了。

    “知道,浩明,我都聽你的。”洛圓圓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肚皮,心里也暗自落淚,想要一個孩子怎么就這么難,還好上次懷孕的事情把宋浩明騙過 去了,如果宋浩明知道自己背著他還有其他男人,肯定會對自己不利的。

    “聽話就好,以后不能自己做決定了,我會安排好一切的。”宋浩明拍了拍洛圓圓的背,對于洛圓圓的身體,他還是很著迷的,雖然嘗試了幾個嫩模,都沒有洛圓圓放得開,給宋浩明帶來無盡的愉悅。

    “紀歌,紀歌。”紀歌在辦公桌前發呆,對面的人喊了好幾聲她都沒有聽到。

    直到那人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紀歌才猛然醒悟。

    “黃護士長?有什么事情?”紀歌見到總算來了個人,心里也好受了不少。

    “上次來找你麻煩的兩個人,又來了,這次我看的很清楚,是小李帶他們來的。”黃護士長跟紀歌的關系還不錯,看著那兩個女人,心里就反感。

    “來就來吧,醫院怎么大,諒她們也不敢做什么。”紀歌沒把洛氏姐妹放在眼里,只是最近自己的人品不好,掛號的人都不掛她的號,她已經好幾天沒有一個病人了,落的一個人發呆的下場了。

    “反正你小心一點兒,穆總聽說還沒有回來,我在外 給你盯著,有什么事喊我一聲。”說完了黃護士就出去了。

    黃護士前腳剛走,洛氏姐妹后腳就進來了,這次兩人都穿的黑,好像是參加葬禮的樣子。

    “有什么事?是舊病犯了還是又添了心病?”紀歌聽到二人進來,頭都沒有抬。

    “紀歌,你的心為什么就那么狠?你為什么要告訴浩明我懷孕了?”洛圓圓說話都有氣無力的,被洛紫清扶著,搖搖欲墜的感覺。

    “你懷孕對于宋浩明來說不是好事情嗎?你就可以早日讓他和我離婚,你也可以早日做宋太太呀,你不覺得應該感謝我嗎?”紀歌放下手里的病歷,看著臉色蒼白的洛圓圓。

    “你不要以為你長的狐媚,就可以去勾引男人,你們紀家也沒好下場,不是也快破產了嗎?”洛紫清扶著妹妹,這才幾個月,妹妹都已經沒了兩個孩子了。

    “你要弄清楚,宋浩明是我結婚證上的丈夫,勾引應該是你妹妹!”紀歌也不是吃素的,這小三都欺負到醫院來了,當她是死的嗎?

    “宋浩明和我是青梅竹馬,我們一直是相愛的,要不是因為你父親威脅他,他怎么可能娶你?結婚這三年,他碰過你嗎?從新婚夜他就是在 我那里過的。”洛圓圓雖然剛剛做了人流手術,可是那一肚子的氣還沒有發泄,她要找紀歌發泄發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洛小姐,你剛剛做了人流手術,如果一個男人愛你,怎么可能會讓你受這樣的罪?你在他的眼里不過是泄欲的工具,他可曾許諾什么時候離婚,什么時候娶你?哼哼,還自以為是。”本來紀歌是不想提醒洛圓圓的,可是這 姐妹兩人也欺人太甚了。

    “妹妹,別信她的,她就是要氣我們,她還勾引穆總,把穆總迷的團團轉的,連見我都不肯了,她就是一個狐貍精。”洛紫清咬著牙,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海歸的,有錢又帥氣的男人,本來以為是自己的囊中之物,結果現在人家根本就不見她,當初自己自告奮勇的給穆思修做向導,就是想接近他,雖然聽說他的取向不正確,可是洛紫清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有信心的,面對紀歌,她卻敗的一塌涂地。

    “你們不服氣也可以去勾引啊,如果沒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請出去,我還要迎接下一個病人呢。”紀歌覺得洛氏姐妹是沒腦子的吧?被男人耍的團團轉的,還自我感覺那么美好。

    “紀大夫,你今天沒有病人。”護士小李不知道什么時候躲在門口一直偷聽著。

    “沒有病人我也要休息了。”紀歌沒好氣的搶白了小李,這護士還真的是內線。

    “紀歌,我們走著瞧,我是不會放過你的。”洛圓圓狠狠的瞪著紀歌,巴不得把紀歌的皮給剝下來。

    “那就有勞你費心了,人流的女人也要跟坐月子一樣,不能見風,溫馨提示,你快點回去坐月子吧,這一個月你可不能侍寢了,又給了外面的女人多少的機會。”紀歌諷刺著洛圓圓。

    洛圓圓的臉氣的發白,可是也無話可說,這人流之后真的要坐月子嗎?不行,她可不能讓宋浩明被其他女人搶走了。

    “穆總,穆總你慢一點兒。”和穆總一架飛機回來的鄒市長實在是搞不懂,剛才在飛機上還談的好好的,這一下了飛機,穆思修就如同火燒屁股似得走的飛快。

    “鄒市長,我們穆總還有很多事要處理,我送您回去。”凌風攔著鄒市長,把鄒市長帶到卡宴車旁邊,打開車門把鄒市長的東西都放了進去,把鄒市長送回了家。

    穆思修的心早就飛到了名人醫院,這次去的太久了,他的傻丫頭不知道怎么樣了,聽說她已經發現自己懷孕了,還以為是宋浩明的,這可怎么告訴她呢?對于這難題,穆思修可是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到一個萬全之策。

    “穆總好,穆總好。”一路上都有人給穆思修問好。穆思修把文件,外套,都遞給了身邊的秘書,自己則穿著襯衣 和西褲就上了電梯,來到了三樓。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赚钱快多的软件是真的吗 海南环岛赛开奖软件下载 棋牌比赛规则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历史 远行星号0.72如何赚钱 腾讯斗地主官方下载 360彩票排列五走势图 0元提现赚钱软件 手机棋牌游戏中心 福建十一选五直三多少注 博易彩票平台怎么样 温州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