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十三章 洛圓圓的挑釁

    “我們當然有病!”洛圓圓接了話,想想又不對,想改口,又沒什么合適的理由。

    “早上沒吃藥就出門了?”紀歌又問了一句。

    “嗯,沒吃。”洛圓圓覺得哪里不對,還是沒什么反駁的話。

    “哪里不舒服?”紀歌再次問。

    “是這樣的,我懷孕了,這次可是浩明的孩子,你可別得意,你宋太太的位置沒有多久了。”洛圓圓扶著自己平坦的腹部。

    “那就恭喜你了!”紀歌還是面無表情,她有沒有孩子跟自己有毛的關系,宋浩明她稀罕就拿去好了,又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

    “紀歌,你也別太傷心了,這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女人你要是太矜持了,男人是不會喜歡的,你看你長的也不差,可是為什么就沒有男人喜歡?”洛圓圓想要刺激紀歌,想要讓紀歌知難而退。

    “我很傷心。”紀歌 嘆了一口氣。

    “呵呵,紀歌,你為什么要霸占著浩明,他又不喜歡你,你上次陷害我,他也只是生了幾天的氣就過去了,我承認我是想靠著懷孕進宋家,當然也不乏用了一些不太好的手段,不過誰讓浩明愛我呢。”洛圓圓說著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好像那里就是皇太子一樣。

    “圓圓,浩明當然是最愛你的,紀歌,你就放手吧,強扭的瓜不甜的。”洛紫清也在一旁加油添醋的。

    “我很傷心的是你們找錯對象了,宋浩明你們要是喜歡,就去爭取,既然他愛你,那你就讓他盡快和我離婚,我也懶得拖著。”紀歌把洛圓圓的病歷扔在了桌子上。

    “不要激動,紀歌,宋浩明是為什么不和你離婚你難道不知道嗎?就是因為他的爺爺,你只要讓他爺爺相信你們是恩愛的,就會把手里的股權交過給浩明,浩明拿到了股權,就會和你離婚的。”洛圓圓終于說出了此次來找紀歌的目的。

    “這個我辦不到,我不想騙老人,如果老人喜歡你,也會把股權給宋浩明的,如果沒什么事請出去,我還要看病人呢!”紀歌下了逐客令。

    “紀歌,你別給臉不要臉,你勾搭著穆思修,還不放手宋浩明,你是 有多不要臉?天下的男人你都不放過嗎?”洛紫清也氣紅了眼,要不是這里是穆思修的地盤,她真想廢了紀歌。

    紀歌看著眼前的這姐妹兩人,長的都還不錯,打扮的也很時尚,家里也 挺有錢的,可是為什么就非要為了男人要死要活的?

    “你們有本事就留住屬于自己的男人,而不是來找我,多花些心思讓你們的男人注意你們吧,他們的眼里如果全是你,又怎么容的下其他的人?”紀歌覺得好累,不與傻瓜論長短,這是段煉經常說自己的話,現在自己是體諒段煉的心了。

    “護士長,把這兩個病人送出去。”紀歌喊著門口的黃護士長。

    “紀歌,紀歌,你說清楚,什么傻瓜,誰是傻瓜。”黃護士進來拉洛圓圓和洛紫清出去的時候,兩人還對紀歌不依不饒的。

    “這兩個人是怎么知道我在名人醫院的?”紀歌在名人醫院做大夫,宋浩明都不知道,她一抬頭,看到一閃而過的小李。

    下班了,紀歌來到車庫,打開車門,發現自己的車胎癟了,她環顧了一下周圍,其他的車都是好好的,唯獨她的車被人放了氣。

    冷笑了一下,紀歌走出了醫院,準備打的回家,一輛藍色的保時捷停在了她的身邊。

    “紀歌,要去哪里?我送你。”禹鴻度搖下車窗,露出他陽光帥氣的臉。

    “學長?你怎么在這里?來看病嗎?”紀歌看到禹鴻度,心還是會砰砰的跳個不停。

    “我在附近辦事,辦完事就看到了你。”禹鴻度可不會告訴她,為了打聽她的消息,自己在這里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哦,那就麻煩你送我回家,我家的地址沒有變,你還記得嗎?”紀歌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記得,當然記得。”禹鴻度點點頭,紀歌的家他們以前約會結束,他都會送她回家,那里他以為會是他經常去的地方,哪里知道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

    “嘿嘿。”紀歌笑了笑,她都說不清楚自己的情緒,是激動,還是感動。

    “我的肚子有點兒餓了,要不要我請你吃飯,吃了飯我再送你回去?”紀歌上了車,禹鴻度提了個建議。

    “今天呀,那好吧。”潛意識里紀歌還是想和禹鴻度相處,雖然曾經最純凈的愛情都已經隨風消逝了,可是那卻是自己最美好的記憶。

    “還是去我們最喜歡去的那家館子怎么樣?”禹鴻度聽到紀歌答應了,心里很是雀躍,可是還是要裝作很淡定,淡定的樣子。

    “好,就去那家。”曾經的夢,曾經的情感,曾經的共同愛好,都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兩人一起走進小店的時候,老板娘臉上的詫異就如同是見到了外星人。

    “你們兩個真的結婚了?我就說你們兩人那么般配,一定會成為夫妻的。”老板娘拉住了紀歌的手,一臉的激動。

    “咳咳,張姐,你們家的小店生意可真好。”七、八年過去了,沒想到老板的紅玉小店還沒有換人。

    “哎,我們就是離這學校近,很多的學生都喜歡到我們的小店來吃飯,我們盡量做到價廉物美,都是靠你們這樣的學生支撐著我們的小店,兩位還是和以前一樣?”老板娘的記憶真好,還記得紀歌和禹鴻度喜歡吃的菜式。

    “好就一樣。”正好也懶得點菜了。

    “好嘞,你們坐一下,馬上就來。”老板娘幫紀歌和禹鴻度找到臨窗的位置,就去廚房忙去了。

    不一會兒,辣子雞丁,爆炒雞雜,涼拌鯽魚,一個素菜湯就端上來了,紀歌喜歡吃辣的,禹鴻度也喜歡吃辣的,每次兩人都會很吻合的點一樣的菜。

    其實禹鴻度的心里苦,他在家里是從來都不吃辣椒的,就是打聽到紀歌愛吃辣椒,他在家里訓練了好久,才勉強跟的上紀歌的口味,然后他就裝做和紀歌的口味一樣。

    兩人吃的大汗淋漓,感覺到非常的爽快,每個毛孔都張開呼吸著外面的空氣。

    “老板娘,你們家的菜真的很好吃,買單吧。”紀歌招手,老板娘很快的就過來了。

    “今天不收你們的錢,看到你們 如此的和美,我們心里也高興,這頓就當是我請你們的。”老板娘擺著手,說什么都不收紀歌他們的錢。

    最后臨走了,老板娘還送了他們一對可愛的小娃娃。

    “這個你拿回去。”禹鴻度把手里的老婆婆泥娃娃送給紀歌。

    “這是你的。”紀歌又還給他。

    “你是女孩子拿著娃娃沒什么的,我一個大男人,你讓我拿著這個?”禹鴻度又把泥娃娃塞到了紀歌手里。

    紀歌想想也是,就沒有再推辭,再說這兩個泥娃娃做的真的很好,看著憨態可掬,非常的討人喜歡。

    車子開到離紀歌家不遠的地方,卻打不著火了,禹鴻度忙活了半天也打不著。

    “學長,離我家沒多遠了,我自己走回去吧。”紀歌看到車子出了問題,就不好意思再麻煩禹鴻度了。

    “那我送你,這車就等它在這里,一路上我們還可以看看風景。”禹鴻度也放棄了修理汽車。

    兩人就并排的朝著紀歌的家里走去。

    紀歌家也在半山腰,別墅不是很大,可也不小,那要看跟誰比。

    紀歌穿著簡單的體恤,牛仔褲,帆布鞋,一頭長發扎成了一個馬尾辮,看著就跟高中生無二,讓禹鴻度差點兒以為回到了紀歌上高中的時候,那時候,他們是多么的幸福。

    “紀歌,聽說你也去了法國,為什么沒有來找我?”禹鴻度開啟了話題。

    “那時候太忙了,沒有時間。”紀歌不敢看禹鴻度的眼睛,那時候知道禹鴻度在法國訂了婚,她哭 過,還曾經想到了自殺,她去法國也的確是想去找禹鴻度的,可是后來為什么沒有,她忘記了。

    “聽說你是在佛羅倫薩,我在巴黎,我找過你,可是卻沒有找到。”禹鴻度想著自己被家里人騙到法國訂婚,他想給紀歌解釋,可是卻怎么都找不到她,他那時真的想把法國翻個遍,可是家里人卻不答應。

    紀歌沒有再說話,禹鴻度的話讓她的心里起了波動,本來已經死了的心,感覺又有點兒復活的悸動。

    “我沒有結婚。”短暫的沉默之后,禹鴻度的這句話無疑是給平靜的水面扔了一枚炸彈。

    “怎么可能?”紀歌瞪大了眼睛,她一直以為禹鴻度早早的訂了婚,一定早就結婚生子了。

    “因為我不愛她,我的心里有一個小天使。”禹鴻度的眼睛灼灼的盯著紀歌,紀歌可以看到禹鴻度的眼里有自己的影子。

    “可是我結婚了。”紀歌想撲到禹鴻度的懷里,可是理智告訴她要清醒,自己是有丈夫的人。

    “可是你并不幸福,你的老公在外有很多的緋聞,翻開報紙,那些頭條基本上都會有他的影子。”禹鴻度說的是真話。

    “幸福對于我來說,五年前就已經失去了,再后來跟誰結婚都是一樣的。”紀歌的眼神暗了下來,學長是那么的優秀,以前學長的家里就看不上自己,現在也就不要再妄想了。

    “不一樣,我用我的生命和家里的人爭取的這個機會,你為什么不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呢?我們重新開始,紀歌,你就是我的小天使,我愛你,我對你的愛從來都沒有變過。”禹鴻度拉住了紀歌的手,就像很多年以前,兩個手拉著手的少男少女,無憂無慮的走在大街上,出眾的容貌賺足了回頭率。

    兩人深情的對視著,紀歌的腦海里卻像著了魔一樣出現了穆思修的臉,那臉冷冰冰的,很是不高興。

    紀歌搖了搖頭,想把穆思修摔開,可是那臉就像生了根一樣在她的面前晃動。

    為什么這個時候不是出現的宋浩明的臉,卻出現的是穆思修的臉?完了,難道自己喜歡上了穆思修?

    “學長,你讓我靜一靜,最近發生事情太多了,我的腦袋很亂,我要回去捋一捋。”紀歌掙脫了禹鴻度的大手,紅著臉朝著家里跑去。

    禹鴻度呆呆是站在原地,抬起的手還有著紀歌的體溫,他看到她臉紅了,還是和少女時代一樣的害羞,那時候,禹鴻度最多就拉了拉她的小手,連吻都沒有接過。

    禹鴻度回到了停車的地方,上了車打燃了火,揚長離去,他都發現自己變年輕了,連這樣的追妹技巧都用上了。

    紀歌回到家里,媽媽和爺爺都還沒有回來,看樣子今天晚上有應酬。

    紀歌給強子打了電話,讓他找人去把車修一下,吩咐完了。她上了樓,一頭就倒在了床上,她的男神回來了,還向她表白了,她應該很高興才是,可惡的穆思修,卻不知趣的出現在腦海里。

    “阿嚏,阿嚏。”遠在法國的穆思修連著打了幾個噴嚏,他摸了摸鼻子,難道是有人想他了。看了看行程都已經出來了十多天了,要盡快把這邊的事情結束了,該回去了。

    “紀歌,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想睡覺,就跟豬一樣哎,走我們去游泳。”段煉忙完了事情,總算有幾天的假期,她也沒有男朋友,就只能約紀歌了。

    “游泳啊,我不想去。”紀歌懶懶的躺在床上,她覺得最近自己變的很懶,完全就不想動。

    “十五分鐘馬上出門,不能跟我找任何的借口,立刻,馬上!”段煉那尖銳的聲音,讓紀歌不得不妥協。

    兩人來到了游泳池,看著清亮亮的水,還有那在水里嬉戲的人,紀歌也覺得心里癢癢的,好久都沒有游泳了。

    進了更衣室,紀歌的衣服還沒有脫,就又聽到段煉的尖叫聲。

    “紀歌,紀歌今天不能游泳了,我的大姨媽來了,怎么會突然就來了呢?”段煉又忙著把衣服穿了回去。

    大姨媽,段煉來了大姨媽就不能游泳了,紀歌也就默默的把衣服穿回去,正穿著,紀歌也發出了比段煉還高音的尖叫。

    “怎么了紀歌,你好的不學就學我的壞的,我就這一點兒缺點了。”段煉抱著被嚇壞的小心臟,驚恐的看著紀歌。

    紀歌的臉色都發白了,她避開其他人的眼神,拉過段煉,悄悄的告訴段煉:“段煉,我有很久都沒有來大姨媽了。”

    “啊?怎么會這樣,是不是身體有什么病呀?”段煉知道宋浩明基本不碰紀歌,懷孕的概率很小。

    “不知道呀,要不正好今天沒事,你陪我到醫院檢查一下,不能去我們醫院,萬一有熟人就不好了。”紀歌想了起來,二個多月前,自己曾經被宋浩明給吃了,而那次由于太緊張了,她忘了吃避孕藥。

    “好,反正也不能游泳了,我就陪你去。”段煉立刻就收拾好了,拉著紀歌就出門了。

    等待的過程是很讓人忐忑的,紀歌知道也瞞不住了,就把那天的事情給段煉講了一遍,段煉的心都操爛了。

    “你是傻的嗎?為什么不吃藥,難道你還要給宋渣男生孩子?”

    “我也沒有經驗不是嗎?那天太恐怖了,我都把這事給忘了。”紀歌好脾氣的認著錯。

    “我真是服了你了,如果懷孕了,宋浩明肯定會要孩子,如果你們離婚,他肯定不會讓孩子跟著你,他那種渣男,你還要跟他生孩子。”段煉提起宋浩明就來氣。

    “可是不管怎樣,孩子是無辜的,我舍不得,再說也不一定是懷孕了,萬一只是閉經了呢?”其實紀歌給自己把了把脈,應該就是喜脈,可是她還是報著幻想,萬一自己沒把準呢?

    “我覺得懷孕的可能很大,紀歌你知不知道,你的臉都圓了,身子也胖了許多,你還很貪吃,貪睡,這些兒應該就是妊娠反應。”段煉回憶這段時間紀歌的表現,扶額想撞墻了。

    “如果懷孕了你怎么辦?”段煉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生下來。”紀歌想也沒有想。

    “不行,這個孩子不能要,趁著宋浩明不知道,把孩子打掉。”段煉一臉的果斷。

    “可是,這是我的第一個孩子,我舍不得,孩子他爸是渣男,孩子是我的。”紀歌護著自己的肚子。

    正當兩人在爭執的時候,檢驗室的門口開了。

    “紀歌,紀歌,誰是紀歌?”里面的人再喊。

    “我,我,我就是紀歌。”紀歌連忙就站在了門口,看著里面的大夫手里拿著的化驗單。

    “你就是紀歌?你的尿檢一切都很正常,身體比較健康。”大夫說到這里歇了口氣,紀歌和段煉的脖子都伸長了。

    “最后的結果,我們檢驗出來,你……”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直播 制造火纸赚钱吧 今天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10分钟 体彩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彩三地七码组六最大遗漏 微信如何分享文章赚钱吗 贵州十一选五的结果 平码公式规律算法 印尼股票指数 湖南幸运赛车app 北京快三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