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二十一章 遇學長

    紀歌吃著慕斯沒有說話,禹鴻度也喝著咖啡陷入了沉默,兩人都默默的坐著,回憶著當年的美好。

    “紀歌,原諒我,我覺得你過的不幸福,因為你的臉從進來到現在都沒有笑過。”禹鴻度再一次開口。

    “是嗎,我沒有笑過嗎?那我就笑給你看。”紀歌說完就扯了一個笑,笑著笑著自己都不忍心裝下去了。

    “紀歌,你根本就不會撒謊,我還不了解你嗎?有什么不開心的,笑著也是一天,苦惱也是一天,有什么可以說出來,看看我是否可以幫一把。”禹鴻度看著紀歌,心里好痛,都怪自己沒有早點兒回來找她,她的不幸福和他可是有很大的關系。

    “沒什么,一切都會過去的,學長,你既然回來了,以后我們再聯系,再見了,謝謝你的慕斯蛋糕。”紀歌可不想一見到心中的男神,就忘乎所以的傾述自己的遭遇,博得他的同情,那樣會讓紀歌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說完了紀歌忍著眼淚,匆忙的逃跑了,她怕再說下去,會哭出聲兒來。

    “總裁,今天紀小姐去了宋氏集團大樓,然后去了上島咖啡館,和一個長的很帥的男人聊了一會兒天。”凌風對著穆思修仔細的匯報著紀歌的行程,說到長的很帥的男人,凌風覺得自己的頭頂上有一道刀子一樣的目光,敏感的他立刻補充了一句。

    “當然,跟總裁您比起來還是差的很遠。”那刀子般的目光才緩和了一些兒,凌風暗自擦了把汗。

    “她也真的倔強,都這樣了都不來找我,難道還要我求她?真是個笨女人,怎么會這么笨!”穆思修聽到了凌風的匯報,一拳頭砸在了辦公桌上。

    “紀小姐不笨,估計是覺得跟您不熟,不好意思來找您。”凌風畢竟是跟了穆思修多年的老人,對穆思修心里的想法吃的透透的,如果他這個時候跟著穆思修說紀歌笨,絕對會挨罵,只能夸紀歌,不停的夸,穆思修才會高興,他護犢子不是一般的護。

    “也是,我這么聰明的人,看上的人也絕對不會笨的。”看吧,看吧,我說什么?凌風心里一陣的自夸。

    “那總裁您的意思是,我們什么時候出手幫紀小姐?”凌風試探著問,一個孕婦,每天那么勞累的跑來跑去的找資源,也夠讓人心疼的。

    “再等等,紀氏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現在看著不行了,真要完全倒閉,還有一陣子,看那個丫頭什么時候來找我,凌風,不行就給各個部門施壓,讓那個笨丫頭盡快想起我。”穆思修也心疼紀歌,可是那丫頭不開口,他也沒有理由去幫她。

    “是的。”凌風接到了命令就 退了出去。

    穆思修揉了揉太陽穴,嘆了口氣,拿過堆積如山的文件看了起來,為了陪紀歌,他可是把很多的事情都放下了,可是人家病一好就沒了蹤影,讓他真想把她抓起來鎖在自己的身邊。

    “媽媽,你今天身體好些了嗎?”紀歌放下手里的保溫桶,看著憔悴的李秀賢。

    “媽媽沒事,紀歌,你也別老往醫院跑,明天你爺爺就要回來了,我都沒想好怎么說。”李秀賢緊鎖秀眉。

    “今天晚上我約了銀行的王行長,他答應看看我們公司的財務報表,說如果可以就會貸款給我們。”今天早上總算是有一位銀行的行長聯系紀歌了。

    “是嗎?可是歌兒,你都沒有接觸過公司,你又拿什么去和人家談,要不還是媽媽去吧,那個王行長可是出了名的不好辦。”李秀賢做財務總監的這些年來,哪個銀行的行長都打過交道,對那些人的脾氣都是知根知底的。

    “沒事,媽媽我看的懂財務報表,這幾天也了解了一下醫療產品的市場,雖然很倉促也很膚淺,但是我會努力的,您就好好的休息一下。”紀歌把李秀賢散落在額頭的碎發捋了捋,對自己執意不進紀氏深感愧疚,讓媽媽和爺爺那么的操勞,而自己卻什么都不會。

    “好,那你去試試,如果能成就成,實在不行,破產就破產吧!”李秀賢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反而覺得輕松了,一直怕紀氏破產,搭進去自己的青春和美好的時光,累的沒日沒夜的,可到頭來得到了什么,也許破產了,自己也就死心了,那人是等不回來的 。

    “嗯,媽媽,你把這雞湯喝了,我熬了好幾個小時呢!”紀歌盛出了雞湯,喂給媽媽吃。

    帝豪休閑會所,可是B市出了名的消金窩,還很有級別限制,不是你有錢就可以進的去的,辦一張卡都要十萬,消費一次沒個幾萬都走不了路。

    紀歌咬牙請了王行長到帝豪休閑會所談事情,帶了媽媽的秘書安娜和保鏢強子,她第一次和人談判,心里還是有點兒懸懸的。

    紀歌穿了一件白色的香奈兒的小西服,下面是白色的小包裙,修長的腿筆直,筆直的,化了一個簡單的妝,頭發干練的挽了一個髻,整個人看上去精神利落。

    走進帝豪,里面的奢侈讓紀歌咋舌,早就聽說這里豪華至極,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到這里來,現在來了還真是開了眼界了。

    屋子里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可是卻不落俗套,不是那種暴發戶的土豪金,看著是金碧輝煌,來來往往的人都是一身的名牌,一身的貴氣。

    來到了預定的包間,紀歌就看到了王行長一行人已經到了,那一排穿著黑西裝的銀行人員,整整齊齊的坐在沙發上,倒讓紀歌吃了一驚,來的挺早的。

    “您好,請問您是王行長吧,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紀歌進去了跟王行長握了握手,說好的六點,這才五點四十,這客人就到了,弄的紀歌挺尷尬的。

    “是的,你就是紀氏的千金紀歌小姐是吧,久仰久仰。”王行長也是臉上堆滿了笑容,都說王行長是最難應付的行長沒有之一,性格怪癖,可是紀歌看著圓圓的臉上堆滿了笑容的王行長,卻沒有發現他哪里怪了。

    菜是安娜早就安排好的,現在人到齊了,就陸陸續續的上菜了,很快一大張桌子都擺滿了,紀歌開了幾瓶五糧液,給銀行的人員都斟滿了,一個一個的敬著。

    剛開始的時候,那些人還都是正正經經的,可是兩瓶五糧液下了肚子,銀行的人員發揮的就很突出了。

    紀歌沒有喝酒,她面前的酒都是安娜做了手腳的,都是白開水。

    這時,王行長搖搖晃晃的走過來,手里端著兩杯酒,“紀小姐,今天謝謝你的熱情款待,來我敬你一杯。”王行長把手里的酒塞給紀歌。

    “王行長,我有,我有。”紀歌連忙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

    “不行,你喝這杯。”王行長堅持把手里的酒給紀歌,強子想上前卻被紀歌制止了。

    她端起了那杯酒,雖然她不能喝很多的酒,不過幾杯酒倒是沒有問題的。

    “紀小姐,耿直!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王行長趁機摸了摸紀歌的手。

    強忍著惡心,紀歌縮回了手,喝下了那杯酒。

    “好!”王行長鼓了個掌。

    “紀小姐,真是個爽快人。”王行長也把自己杯中酒喝完了。

    “王行長,我們紀氏的貸款你看怎么樣,財務報表我已經發給你了。”借此機會,紀歌提出了今天來的目的。

    “貸款的事其實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你們紀氏現在已經是個空架子了,再貸款你們根本就還不上,傻子才會貸款給你們,不過,只要你答應,嗝,做我的情婦,我就可以貸款給你,你這么年輕漂亮,看到你的照片我就心癢癢,如果把你養在家里,該是有多享受。”王行長湊到紀歌的耳邊,說出了他來的目的。

    紀歌聽完臉色就變了,果然沒一個好東西,原來是看上自己的姿色了。

    “王行長,我已經結婚了,如果你不愿意給我們紀氏貸款,我可以找別家。”紀歌推開了湊過來的王行長。

    強子發現紀歌的臉色變了,也立刻起來保護起紀歌,哪知道那些看著喝的醉醺醺的銀行職員,迅速的把強子圍 了起來。

    “紀小姐,我不在乎你是否結婚了,我只要你做我的地下情人,你長的那么漂亮,那么的水靈,被一個男人霸占著太浪費了,好的東西需要大家分享,好的女人也是這樣的,你的丈夫是宋浩明吧?他還給我們銀行打了招呼,不能貸款給你,可是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只要你讓我高興了,我就可以貸款給你!”王行長色瞇瞇的盯著紀歌的胸,哪里波濤洶涌,他真想伸手去摸一把。

    “你,你休想!我們不貸款了,請你們離開。”紀歌看著那么多人,明顯的自己吃虧了,如果不想辦法撤離,還要吃大虧。

    “離開?想的美,到嘴的肥羊,怎么能讓你們離開?來人把這兩個礙事的人帶出去。”王行長一聲令下,那幾個打手迅速的朝安娜和強子靠攏。

    強子被圍在中心,他對紀歌喊了一句:“小姐,你快走,我來托住他們。”拎起了板凳就朝著那些打手打去,安娜也死死的把王行長抱住,紀歌慌慌忙忙的跑出包間,去找人幫忙。

    “喂,保安,518房間里有人在鬧事,快派人過來。”紀歌跑到外面,看到有保安,就拉了保安朝518包間跑去,保安用傳呼機喊了幾個人一起來到518包間。

    當他們推門進去看到里面打的很激烈,里面是王行長的時候,立刻就軟了下來:“王行長,是誰惹您了?”

    “你們來的正好,這有人在鬧事,你們幫我把他們抓起來。”王行長指了指紀歌,那幾個保安迅速的就把紀歌給控制住了,還把紀歌的手反到后面給綁了起來。

    強子雖然功夫好,可是還是勢單力薄,被那幾個人按在了地上。

    “小姐,你還回來做什么?”強子的頭被打破了,臉上也都是傷痕。

    安娜也被王行長 踢到了一邊,衣服都撕破了。

    紀歌才深深的知道了社會有多黑暗,自己還是涉世未深,沒有經驗,看樣子今天是逃不出王行長的魔掌了。

    “跑啊,你倒是跑啊?”王行長撫摸著紀歌的臉蛋,紀歌對著他吐了一口唾沫。

    王行長抹了抹,還湊到鼻子上聞了聞。

    “美人的口水真香,我要好好的嘗嘗。你們都退下。”王行長手一揮,那些人把強子和安娜就帶了出去。

    帝豪的包間里,都準備了房間,可能是很多癡男怨女吃完了飯難免情緒激動,要開個房什么的,這里就很方便了。

    看著那些人都走完了,王行長湊到紀歌的身邊,拿出手里的酒,笑瞇瞇的看著眼前的美女。

    王行長端起的那杯酒湊到紀歌的嘴邊,眼看著就要進了紀歌的嘴里。

    這時,518包間的門“砰”的一聲兒被踢開了,王行長的手停在了半空,緊接著當胸的一腳,把王行長踢出了幾米開外。

    一件帶著青草味的西服蓋在了紀歌的身上,凌風走過去又給了王行長幾腳,踹的王行長找不到東南西北,嘴里還在不停的罵著:“你tms是誰?敢打老子,也不去打聽打聽,我王會成是哪條道上的,信不信我讓你們死的很難看?”

    紀歌被一個溫暖的懷抱抱著,她不敢相信,會有人來救了她,她都已經做好了咬舌自盡的打算了,嘴角一股鮮血流了出來。

    “老子打的就是你,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凌風對著王行長又是一頓暴打。

    “把他的犯罪工具給沒收了。”穆思修冷冷的看著王行長,當他發現紀歌的嘴角有血流出的時候,慌了神,抱著紀歌邁開大步朝外跑去。

    紀歌還聽到王行長在身后的哀嚎聲,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覺得嘴里好痛。

    “紀歌,紀歌,你這妮子,我才兩個月不在,你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樣子了?”段煉按尖銳的聲音硬生生把昏迷中的紀歌給吵醒了。

    “團—按”紀歌想喊段煉,可是發出的聲音卻怪怪的。

    “嗯?”說不出話,紀歌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意思?什么叫資金解決了?難道是爺爺想到辦法了?

    段煉這才想起熬了豬舌湯,沒有理會紀歌的眼神,盛了一碗,吹了吹,吹到了滿意的溫度,才又返回紀歌的身邊,完全不理會紀歌的白眼。

    “來喝完了我就告訴你是 怎么回事。”段煉一勺一勺的喂紀歌,這時候,紀歌除了喝湯就只能喝湯了。

    紀歌聽話的喝完了豬舌湯,她不知道是什么湯,為了知道結果她就乖乖的喝了。

    “嗯,乖。”段煉放下喝空了的碗,這才又坐到紀歌的身邊,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帥氣的照了照鏡子,把紀歌急的直跳腳。

    “唔,唔,唔。”紀歌提醒著段煉。

    “哎喲,看我這記性,差點兒忘了,我今天公司還有事,我要先走一步了。”段煉看到門口站的人,一拍腦袋低著頭就朝外走。

    紀歌瞪著她的背影,這,這什么閨蜜?她看到門口站著的穆思修,穆思修穿著深灰色的手工西服,好看的下巴上長出了短短的胡須,看著更加的有味道了,他的手里提著一個大大的塑料袋子,紀歌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那個救紀氏的人,除了他還會有誰?

    沸騰文學網 www.esueje.live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北京赛车开奖规律 灵剑之浴火重生赚钱 智能赚钱项目 现在多少吨吊车赚钱 qq三国30布赚钱吗 v8实拍是赚钱软件吗 做眉毛非常赚钱 在曲靖种什么最赚钱 哪个直播平台可以弹吉他赚钱 在微信上卖电视剧电影赚钱吗 杜云生如何打造赚钱机器 阿里度能赚钱么 哪国银行业最赚钱